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收获

第二百一十二章 收获

  锦灵低头咬住了下唇,手指缠在帕子上,心突突不停得跳。

  想到云栖,就由不得她忽略那一日的恐惧和委屈。

  因着她父亲早亡,母亲独自拉扯他们姐弟,锦灵从小到大也吃过不少苦,在进杜府之前,她也叫人打过骂过,可那些与那日傍晚的经历根本不一样。

  那两个地痞扭曲的笑容和淫言秽语让她恨不能整个人撞死了拉倒,那实在是太可怕的经历了。

  要不是云栖相救,她一定不活了。

  “姑娘……”婆子见锦灵整个人怔怔的,唤了一声。

  锦灵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问道:“他说了他叫什么吗?”

  婆子摇了摇头,片刻后眼睛一亮,道:“就是前回给我们五姑娘送马来的那个哥儿,我见过他的,不会认错。”

  锦灵抿唇,那就是云栖了。

  云栖既然说是要事,锦灵也就没有耽搁,转身进了雅间里头,凑到杜云萝耳边,低低禀了。

  杜云萝闻言,有些奇怪又有些担忧,好端端的,云栖寻她做什么?还是说,去了岭西的穆连潇有什么状况不成?

  甄氏把女儿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她对穆连潇的印象是极好的,想来他身边的小厮也不是没事寻事之人,甄氏也算放心,道:“你父亲喜欢对面茶楼的鱼片粥。”

  杜云萝颔首,应道:“那我先过去看看。”

  锦灵扶着杜云萝出了金饰铺子,又到对面的茶楼要了间雅间,刚坐下,云栖就上来了。

  云栖规矩请了安。

  杜云萝问他:“有什么要紧事?”

  云栖低着头的猛得抬起来,匆匆看了锦灵一眼,又垂了下去。

  锦灵叫他看得莫名其妙的,莫非云栖要跟杜云萝说的事情是她不能听的?这怎么可能?便是穆连潇有话带给杜云萝,云栖能知道的,她自然也能知道了。

  云栖见锦灵不动,杜云萝也没让锦灵出去,暗暗叹了一口气,道:“世子爷去岭西之前,吩咐奴才盯着马德海,奴才有了些收获。”

  杜云萝眸子一紧。

  有些“收获”,那就是说,马德海真的有问题?

  那天围场里他看到了有人朝雪衣下手而没有说,并不仅仅是明哲保身?

  云栖又道:“马德海今年四十有二,正好是二十年前进宫的,他是京郊燕子山村人,跟以前姑娘府上一位铺子掌柜的媳妇是青梅竹马。”

  杜云萝的眉心皱了起来。

  四十二岁,进宫二十年,也就是说,马德海净身的时候都已经是二十二岁了,这在内侍里头属于年纪偏长的。

  “是哪个媳妇子?”杜云萝追问。

  云栖摸了摸鼻尖:“以前管着成衣铺子,她男人姓赵,赵掌柜有一个哥哥是府上回事处的。”

  杜云萝愕然,一旁的锦灵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的意思是……”杜云萝试探着问了一句,云栖既然把赵掌柜的媳妇都搬出来了,可见赵家事情的始末他也摸了不少底了。

  “奴才去燕子山村打听过,马德海的老子娘死得早,和赵掌柜的媳妇一直不清不楚的,可他没钱,那媳妇子的爹娘不同意,后来就拉扯了些关系,把人嫁给了赵掌柜,马德海为此伤心透了,就进宫去了。清明时马德海回村里给他老子娘上坟,据说是碰见了赵掌柜的媳妇,大抵是为了这个,对姑娘存了坏心了。”云栖解释道。

  叫云栖这么一说,杜云萝也就明白了。

  当初赵家的想把锦灵说给她的大侄儿,事没成就传了风言风语,杜云萝原本就厌恶赵家的,寻了个由头让苗氏敲打了赵家的。

  前世锦灵死得太惨,可赵家的只要自知高攀不上,乖乖收敛些,杜云萝也不至于对整个赵家出手。

  偏偏,赵家的的那个小侄儿惹事,爱赌不说,还联合个无赖讹银子,最后大水冲了龙王庙,讹到了苗大太太头上。

  苗大太太岂是个省油的,闹腾得苗氏心肝肺都疼了,还能留着赵家这一大家子?

  管你是什么几代老仆,都要收拾了。

  那赌胚丢了性命,赵管事两兄弟被赶去了庄子上,其实也就是个过渡,最后肯定是都打发了,不过苗氏做事讲究体面,还给了些遣散的银子。

  真论道理,是那小侄儿谋财,又险些害命,可落到了赵家那两妯娌嘴巴里……

  杜云萝不用听都知道,赵家的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至于赵掌柜家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刻薄又不要脸,前世没少折腾锦灵。

  赵掌柜家的肯定是把自家的灾难和小儿子的死怪罪到了杜家和杜云萝头上,她的大儿子样样好,杜云萝竟然不让锦灵嫁过去,这就是罪过!

  要是锦灵和她大儿子的婚事成了,哪里会有后头的事体?

  杜云萝清楚,赵掌柜家的定然是这么想的。

  马德海能因为这个女人心灰意冷到净身入宫,听了她几句话,又眼看她落魄了,为此恨上杜云萝也就不奇怪了。

  如此一来,围场里他的视而不见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对雪衣动手的人的身份,可从马德海嘴里挖出来了?”杜云萝问。

  “奴才怕打草惊蛇,还未和马德海接触,等着世子爷回来定夺,”云栖说到这里顿了顿,又抬头匆忙看了锦灵一眼,垂眸道,“那天锦灵姑娘的事,其实也跟马德海有关。”

  锦灵的身子晃了晃,要不是扶住了桌角,险险要摔倒。

  杜云萝示意锦灵坐下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转头问云栖:“怎么回事?”

  “奴才是从那两个地痞嘴里挖出来的,说是有人让他们朝锦灵姑娘下手的,说那人四五十岁,说话腔调怪异,一看就是个内侍,身上还有一股马粪味,出手还大方,给了他们银子让他们行事。”云栖说着说着,就见锦灵的脸色越来越白,他的声音也不由得轻了下去。

  这番话说得可真艰难,早知如此,刚才就算硬着头皮也该让杜姑娘把锦灵姑娘请出去。

  现在好了,一个水灵灵的姑娘变得可怜兮兮的,叫人怪不忍心的。

  这么一想,云栖又想起那天他救下锦灵的时候……(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