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道谢

第二百一十三章 道谢

  云栖记得很清楚,那时,锦灵那双大眼睛没有一点儿光芒。【风云小说阅读网】

  她是彻底没吓坏了,蜷缩着身子躲在墙角,除了瑟瑟发抖,她不会哭,也不会叫,更不会跑了。

  锦灵的衣衫不整,云栖晓得规矩,根本不敢仔细瞧她,背过身去脱了外衣背手递过去。

  却没有人接。

  云栖想着锦灵定是回不过神来,便耐着心思慢慢跟她说话,问她认不认识自己,说自个儿是世子爷身边当差的,说他们两个见过的,又问杜姑娘安好。

  许是锦灵就这么认出云栖来了,等云栖递得手臂都发酸了,身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锦灵爬起来把外衣接过去了。

  待确定锦灵收拾好了,云栖才转过身去。

  锦灵哆嗦着,想说什么,嘴唇嗫着,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云栖好好打量了锦灵一番。

  前回在杜府里他就留意到锦灵了,这么漂亮的姑娘,谁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的。

  现在的锦灵看起来很狼狈,虽然似乎没有外伤,但整个人都失魂落魄一样,没有前回的精气神。

  好看还是好看,却少了些什么……

  真是可怜兮兮的。

  云栖不能放着锦灵不管,这可是杜云萝身边的丫鬟,他要是怠慢了人家,等穆连潇知道了,够他喝一壶了的。

  再说了,他又不是个石头心肠的。

  这两日,为了马德海的事体,云栖没少奔跑,空下来的时候都会想,锦灵不晓得怎么样了,会不会还吓得说不出话来。

  等知道地痞是马德海找来的,云栖气得想去揍马德海一通。

  这要多狠的心,才能对个姑娘家出这种招数啊,要不是他赶上了把人救下来,好好一个姑娘不就毁了。

  果真是个断子绝孙的,心思险恶。

  看着坐在桌边,面色廖白的锦灵,云栖越发后悔了。

  他这不是往人伤口上撒盐嘛!

  真的就不该当着锦灵的面提的。

  杜云萝捧了锦灵的脸,让她仔细看着自己,柔声道:“莫怕,知道了仇家在哪儿,咱们就只管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会儿收拾不了马德海,等世子回来,定是有主意的。”

  锦灵咬着唇,含糊应了声。

  感觉到锦灵的身子依旧在发抖,杜云萝心疼不已。

  马德海会对锦灵出手,不仅仅因为她是杜家的丫鬟,是杜云萝的丫鬟,而是锦灵就是一切事情的开端。

  锦灵没有嫁去赵掌柜家里,赵掌柜家的提起锦灵时能有什么好话?

  马德海知道有这么一个丫鬟,又认得了,才会下此狠手。

  真真是可恶至极。

  杜云萝又安抚了锦灵几句,她今生没有让锦灵进赵家的火坑,是盼着她能一生平顺美满,可险些,又要因赵家被毁,真是让人气得咬牙。

  深吸了一口气,杜云萝与云栖道:“亏得你仔细,否则敌暗我明,我们连叫谁算计了都不知道。”

  云栖恭谨道:“姑娘,这是奴才分内的事。”

  杜云萝问道:“这些日子有世子的消息吗?”

  见话题要被转开了,云栖也松了口气,赶紧道:“有的,世子爷传了信回来,说是若无意外,月底前能到京城。”

  杜云萝眼前一亮。

  她前几日还在想呢,若穆连潇迟迟不回京,等下个月初七,岂不是看不到她雕的花瓜了。

  虽还没有想好雕什么,却是一定要给他看的。

  杜云萝满意了,掏了碎银子递过去,轻声道:“给你家里的。”

  云栖一怔,见杜云萝快速瞟了垂头不语的锦灵一眼,他便明白了,上回锦灵穿了他妹妹的褙子,这是姑娘让他给妹妹做两身新衣服,又怕说透了又勾得锦灵难过,这才简单提了一句,云栖赶紧接了下来。

  事情说完了,云栖便告退了。

  雅间的门被带上,吱呀一声,锦灵一下子回过神来,腾的站起身,匆忙追了出去。

  云栖听见身后脚步声,转头一看是锦灵跟上来了,他不由怔了怔:“是杜姑娘还有什么吩咐吗?”

  锦灵迅速摇了摇头,咬着唇,深吸了一口气:“上次我太怕了,没有好好道谢。谢谢你救了我,谢谢莺姑娘借我褙子,我已经洗干净了,下回我出府时给莺姑娘送去。”

  云栖的眼中惊讶一闪而过,余下的是清浅笑容。

  他看得出锦灵很怕,就算是今时今日,她依旧很怕。

  可她却惦记着要跟他道谢,还把那件旧褙子给洗干净了要送回来……

  云栖想说杜云萝给的赏银足够妹妹再做好些衣服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若如此能让锦灵散开心结,即便只是一点点,那也是好的。

  云栖重重点了点头:“认得路吗?”

  锦灵睁大了眼睛,继而摇了摇头。

  云栖笑了,他就说呢,锦灵当时混混沌沌的,怎么可能记得他家在哪儿,他道:“这里前头街口有家当铺,从那里往西走,进柳树胡同一路走到底,门前有口井的就是我家。”

  锦灵细细记下,道:“知道了。”

  锦灵回雅间里去了,云栖抬手挠了挠头,他要赶紧回去跟妹妹说一声,免得那喳喳呼呼的小丫头吓着锦灵了。

  杜云萝捧着茶盏吃茶。

  锦灵替她添了茶水,道:“奴婢跟云栖道谢去了,奴婢想,该有的礼数总要有的。”

  杜云萝笑着朝锦灵颔首。

  面对痛苦,比起就此遗忘永埋心底,杜云萝觉得,还是能慢慢把它彻底看开了更好。

  虽然很难,但要是能做到,对以后的生活是一件好事。

  锦灵能想着去道谢,而不是讳莫如深,这其实挺好的。

  等甄氏从金饰铺子出来,杜云萝点的鱼片粥也装好了。

  “你父亲总说这儿的鱼片粥好吃,家里做起来就是缺点儿味道,今日正好带回去,等他回来热一热就能吃。”甄氏笑盈盈的,略坐了会儿,母女两人便回府了。

  不知不觉间,六月过半,天一日比一日热起来。

  莲福苑里,夏老太太已经用上了冰盆,一面抱怨着天气,一面看杜云萝姐妹和夏安馨一道打叶子牌。

  苗氏快步进来,脸上没有笑容,见夏老太太疑惑地看着她,她赶紧道:“景国公府传了消息,小公爷夫人没了。”

  啪——

  杜云诺手中的叶子牌尽数落在了桌上。

  小公爷夫人没了,新夫人要进门了,廖姨娘还是廖姨娘,而廖氏……

  廖氏只怕又要心烦了……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