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白事

第二百一十四章 白事

  廖氏让秀玉从箱笼里翻出了一套素色衣裳,在身前比了比,低低叹了一口气。

  她和廖姨娘是亲姐妹。

  就因为是亲姐妹,小时候为了在长辈跟前争宠,两人处得并不好。

  面和心不合,那是一点都没说错的,平日里都没少给对方下绊子,一来二去地斗了那么多年,斗到各自嫁人,也没把怨气消了。

  廖姨娘入了国公府,虽是妾室,但得宠的一双儿女给了她足够的底气,对着廖氏也没少炫耀,廖氏每次去看她,回来后都要啐上几口,说廖姨娘还没被扶正,这般趾高气扬的,哪天摔个大跟斗都不晓得。

  直到廖姨娘真的要摔跟斗了,廖氏看着整个人都奄了的姐姐,心也跟着痛起来了。

  她们是亲姐妹啊。

  若是廖姨娘能扶正,能掌了国公府,成了真正的公夫人,那廖氏的地位也会跟着水涨船高,等廖姨娘的儿子承继世子位,杜云澜有这么一个表兄弟,出入都体面多了。

  可这梦破碎了……

  廖氏恨不能甩自己一个大耳刮子,她怎么就这么榆木脑袋呢,她就该掏了香油钱每年每时都去寺里供奉替廖姨娘多磕几个头求菩萨保佑的,她为什么就想不开非要在背后咒廖姨娘呢。

  好了,廖姨娘一辈子都是廖姨娘。

  这日子过得可真糟心,看着小公爷夫人一日不如一日,新夫人眼瞅着就要嫁进来了,廖姨娘认命了,廖氏也只能跟着认命了。

  眼下,国公府的消息传来了,小公爷夫人没了。

  廖姨娘捶胸顿足,她当初就算不肯让廖姨娘如意,也该给小公爷夫人点长明灯呀,若小公爷夫人不死,哪里有新夫人会进门,老公爷夫人不管中馈,后宅里的事情,不还是廖姨娘一手遮天吗?

  没有名分,好歹有权有势。

  这回,除了这些年攒下来的老底,就真的要什么都不剩了。

  景国公府搭了灵堂。

  苗氏按规矩备了白事礼,廖氏要去上香悼念。

  杜云诺原是不想去的。

  依廖氏的说法,小公爷夫人也不算杜云诺的嫡亲长辈,小姑娘家家的,何必去沾晦气。

  夏老太太却不同意,说平时去国公府时从不拉下杜云诺,一办白事就没影了,传出去叫人指指点点的。

  廖氏没话说了,只能答应,又细细吩咐她:“今日客人多,我与你姨母也说不上几句话,咱们就按规矩办事。县主肯定也在,你劝她几句,莫要为了那些事体和她祖父、父亲争执,她如今不比从前了,不能那么任性。”

  杜云诺轻咬上唇,想起安冉县主出阁那日她们说过的话,幽幽叹道:“母亲放心,县主不是糊涂人,都到这会儿了,审时度势还是懂的。”

  这姑娘虽不是廖氏亲生的,好歹也养了这么多年,从未折磨打压过,廖氏叫她这一叹叹得心里沉甸甸的,堵得发慌,只好握紧了她的手:“好在县主是嫁了人了,不用为此耽搁几年,我听说恩荣伯府待她还不错,那就行了。”

  杜云诺点点头,只从这一点说,安冉县主的日子还能过,起码能看到路在哪儿。

  景国公府大丧,来上香的人极多。

  不仅是姻亲和平时相熟走动多的人家,各个公候伯府的都少不得来露个脸。

  杜云诺本分跟着廖氏,安冉县主一身孝衣跪在灵堂里,面上寻不到悲伤和眼泪,连装装样子哀嚎几声都没有,她就这么跪着,面无表情。

  廖姨娘气闷得心肝疼,却还不得不给安冉县主使眼色,求她好歹“哎呦哎呦”两声,多少给老公爷、小公爷一个交代,偏偏安冉县主视若无睹。

  杜云诺看得清楚,垂下眼帘想,亏她还以为安冉县主会审时度势,结果……

  县主能忍,却不屑抹眼泪做戏。

  廖姨娘身子虚,跪了半日实在挨不住了。

  老公爷没想把她逼狠了,又讲究个颜面,松了口让廖氏陪廖姨娘回屋子里去躺会儿。

  廖姨娘走了,安冉县主起身要跟上去,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小公爷身边的人给拦了回来。

  就像火星落入了干柴,安冉县主不依了,白着脸说自个儿跪不住了、腰要断了,揪了杜云诺过来,靠着她直喘气。

  儿媳妇的灵堂,老公爷夫妻原本是不来的,等知道安冉闹起来了,老公爷夫人这才赶过来唱白脸,敲着拐杖呵斥安冉不懂事。

  来上香的人家都留意了这方动静。

  杜云诺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可她很快就想明白了。

  她是跟着廖氏来的,在所有人眼里,她是廖姨娘一边的,就算她帮着老公爷夫人劝安冉县主,人家也不会领情,她要照顾的是县主,只要县主不闹得过分了,她就帮着护着。

  杜云诺去握安冉县主的手,五指刚碰到,她就一个激灵,县主的手冰冷冰冷的,不像是六月天里,反倒是寒冬一般。

  “县主……”杜云诺赶紧扶住了安冉。

  安冉低声道:“我是真的挨不住,好难受……浑身都痛……”

  “说的什么话!”老公爷夫人岂会相信安冉,“你才多大?这么会儿就熬不住,像话吗?”

  老公爷夫人絮絮训着。

  杜云诺握着那只全是冷汗的手,急道:“县主怕是真的不舒坦了,快些请个大夫来。”

  她连连唤了三声,却没有一人听她的。

  安冉县主压在她身上的力道越来越大,杜云诺急坏了,扭头看见县主身边的丫鬟怯怯探头探脑的,她忙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找你们姑爷!快去!”

  小丫鬟跌跌拌拌地去了。

  老公爷夫人气得不行,指着两人道:“越发得劲了!老身还站得稳,她这个左摇右摆的样子是给谁看的?那里头躺的是她嫡母,真的是纵得一点规矩都没有了!”

  杜云诺可不管别人说什么,她身量比安冉县主小多了,又没有人搭把手,咬牙都挺不住,两人往后一仰摔在地上。

  安冉县主整个人都压在杜云诺身上了,痛得她呲牙咧嘴的,好不容易把县主扶住了,两人都坐在地上,要把县主拽起来是不行了的。

  好在,杜云诺看见了霍子明快步来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