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茶凉

第二百一十七章 茶凉

  景国公这只老狐狸的谋划和打算,到了今时今日,大部分人都看明白了。

  人都是为自己打算的,这话半点不假。

  老公爷防着廖姨娘一手,其实也无可厚非,只是,太过了些。

  事已经做成了,该厚道的时候就厚道,像现在这般卸磨杀驴,实在有些难看。

  只看老公爷夫人对安冉县主的态度,就知道他们已经不在乎廖姨娘会不会做些极端的事情了,在他们眼中,已经有了完全一招好棋,廖姨娘除了乖乖听话没有别的路走了。

  人走茶凉,走的是小公爷夫人,凉的却是廖姨娘的茶。

  如此一来,众人看向跪在灵前的小公爷夫人亲生的一儿一女时,目光就有些微妙了。

  廖姨娘又跪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整个人一歪,倒下了。

  灵堂里一阵手忙脚乱,又是请大夫又是掐人中。

  花厅里,老公爷夫人气得几乎仰倒,廖姨娘这是在寻事,不消到明日,谁都知道灵堂里跪倒了一个姨娘,又差点跪得安冉县主小产。

  可这事谁能想到?

  若知道安冉县主有了身孕,老公爷夫人断不会如此行事。

  千金难买早知道,这会儿后悔,也来不及了。

  只能暂且忍下。

  等杜云诺和廖氏回到杜府时,两个人都累得够呛。

  杜云诺不是藏不住心思的人,可她心里不踏实,躺在榻子上歪到了月上柳梢,到底耐不住,带着浅禾到了安华院。

  杜云萝没料到她这么晚了还会过来,请了杜云诺坐下,让锦灵上了茶后就退出去。

  “四姐姐,国公府里什么个状况?”杜云萝先开口问了。

  杜云诺抿了两口热茶。

  六月就算是夜里也是闷热的,可热茶下肚,杜云诺不觉得热,反倒是有些踏实了。

  她把今日景国公府里的事情一一说了。

  杜云萝沉默听完,也是久久说不出话来。

  “从前谁能想到,老公爷夫人竟是这样的脾气。”杜云诺叹息。

  杜云萝道:“从前是有所顾忌,现在么,局势已定,也就不耐烦装什么好祖父好祖母了。”

  从填房人选定下开始,老公爷就失去耐心了,所以他能寻了由头迅速把安冉县主的婚事定下,再不用摆出事事为安冉考虑周祥的态度了。

  老公爷都变了,何况老公爷夫人。

  “县主的身孕……”杜云萝顿了顿,道,“霍子明很看重?那也是好事。县主在伯府里过得好,廖姨娘好歹能喘口气。”

  姐妹两人东拉西扯地说了一番,眼看着时候不早了,杜云诺才起身回了安丰院。

  翌日一早,恩荣伯两夫妻出现在了景国公府,虽然很快就离开了,但那么多人瞧见了,自然就有消息传出来。

  看来,对于安冉在国公府里受的委屈,恩荣伯两夫妻是很不满意的。

  伯府里看重这个孩子,老公爷夫人就算能推说自个儿不知道安冉有孕,可她昨日的态度是绝对交代不过去的。

  那哪里是一个祖母对待孙女?

  都是体面人家,府中丫鬟婆子身子不适时,也没有这般苛责谩骂的。

  景国公府一时处在风口浪尖,要不是正在办白事,指不定宫里都要出几句话。

  等到小公爷夫人出殡入葬,这才好些。

  新夫人要在百日内进门,原本景国公府想选个最近的日子,可碍着这回事体,不得不拖到临近百日满时。

  这期间,杜云茹让身边的陪房妈妈回了一趟杜府。

  甄氏细细问了,知道那李八娘已经叫邵大太太送回李家去了,便满意地点了点头。

  又说到了邵二姑娘,这两日中暍了,****歪在屋里,叫邵大太太使人看住了,不许她到处走动,也就没法到杜云茹跟前转悠。

  再等到七月初邵元洲回府时,有姑爷在身边,这大半个月总归是清净的。

  甄氏听完,心里有了底,让水月拿了些碎银赏了。

  转眼到了六月末,各院里都摆了冰盆,却还是难扫夏日暑气。

  杜云萝吃了冰碗才稍稍凉快些。

  锦蕊见她魂不守舍,问道:“姑娘可是担心锦灵?”

  杜云萝点头。

  自打上回出事之后,锦灵这是头一回独自一人出府去。

  那等事情不能说出去,锦灵也就不好邀谁同行壮胆,锦蕊倒是清楚,可两个大丫鬟没有一起出门的道理,锦灵只能独自去了。

  锦蕊宽慰杜云萝道:“姑娘放宽心,哪里会回回遇见歹人?”

  杜云萝含糊应了一声。

  马德海的事体她没有跟锦蕊提,免得锦蕊跟着提心吊胆起来,那马德海再能耐,也不可能把守伸到杜府里头来,锦蕊一个家生子,平素都不单独出府走动,根本遇不上的。

  反倒是锦灵……

  这丫头还说要把褙子给云栖的妹妹送回去……

  如此等到了下午,锦灵才兴冲冲回来,她没往西厢房去,径直就来寻杜云萝了。

  杜云萝见她神色正常,提着的心也就放下了,问道:“家里一切都好吧?”

  “托姑娘的福,都好的。”锦灵笑着说完,又往前走了两步,弯腰低声与杜云萝道,“奴婢送褙子去时听云栖的妹妹说的,云栖昨日里出京去了,说的是去迎世子,大抵明日一早世子就能抵京了。”

  杜云萝闻言,眸子晶亮一片。

  穆连潇走了两个多月,可算是要回来了。

  虽说见不着面,但同在京城,如此一想,还是让人雀跃的。

  水芙苑里,苗氏忙个不停。

  七月又是七夕,又是中元,她事事要打理,根本脱不开身,最叫她记在心上的就是杜云瑛的婚事。

  忙归忙,盼归盼,苗氏是恨不能杜云瑛早些风光大嫁,可真的到了跟前了,心里就酸溜溜的舍不得起来。

  再舍不得,姑娘都要送出门去的。

  苗氏打发了来回话的媳妇子们,饮了一盏热茶,与泉茵道:“使人去问问云瑛和云萝,今年雕花瓜要用什么蔬果,也好早些准备。”

  泉茵应了声,刚要走,又叫苗氏叫住了。

  “云瑛雕的花瓜根本不能看,罢了,由着她炸巧果去吧,只问云萝就好。”苗氏叹气道。

  泉茵让一个小丫鬟走了一趟安华院。

  杜云萝听完,没有开口。

  倒不是她没想好雕什么,她已经有了想法了,穆连潇策马的飒爽英姿若能在手中雕刻出来……(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