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气闷

第二百一十八章 气闷

  若这花瓜是直接送到穆连潇手上的,杜云萝倒是不担心,总归她这点儿心思,穆连潇一清二楚。

  可花瓜是要先呈到长辈跟前的……

  去年七夕,杜云萝根本没有细想,直到想起那龙舟擂鼓的花瓜是先叫吴老太君与周氏看的时候,花瓜都已经送出去了,断不可能追回来。

  今年是低调些雕菩萨像、花草,还是依着本心就雕穆连潇?

  要是再雕穆连潇,不晓得吴老太君和周氏会怎么想。

  杜云萝皱着眉头,指尖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桌面,颇有几分苦恼。

  来传话的小丫鬟恭谨道:“五姑娘,离七夕还有几日,不如您先琢磨琢磨?”

  杜云萝原想点头,转念一想,犹豫迟疑可不像她的性子了,夏日炎炎的,琢磨来琢磨去,越发乱心神。

  真要笑话,吴老太君和周氏也笑话了她一年了,她再装着也没用。

  思及此处,杜云萝道:“不琢磨了,你跟二伯娘说,跟去年一样就好。”

  小丫鬟应了一声,告退了。

  初六一早,苗氏就使人把花瓜送来了。

  杜云萝捏着刻刀比划了两下,刚准备下手,外头传来通传声,是杜云诺来了。

  杜云诺额头上泌了一层薄汗,进了西梢间就歪在榻子上,不住摇着团扇:“这天也忒热了。”

  “那四姐姐还特地来我这儿?”杜云萝睨了她一眼。

  杜云诺抬眸看了眼花瓜,还未有大致轮廓,她就算想猜也猜不出来,干脆也就不问了,反正等雕完了就知道了。

  “今儿个你们各个都是大忙人,只我一人无事做,还是来你这儿躲懒好。”杜云诺说完,自嘲笑了笑。

  杜云瑛在炸巧果,杜云萝雕花瓜,姐妹之中,也只有她是真的无所事事。

  廖氏一大早就带着杜云澜回娘家去了,廖家一个姑娘今日及笄,廖氏作为姑母,自然是要去观礼的。

  杜云诺在廖氏和杜云澜跟前还得几句喜欢和体面,廖家那里却不喜她,从前她跟着廖氏去拜年时,对方不冷不热的态度让杜云诺很不自在。

  廖氏也很清楚,她甚至觉得娘家如此是拂了她的颜面,杜云诺是她带回去的,是她的庶女,她自个儿都肯带着庶女出门走动,娘家如此,显然是叫她不高兴的。

  再不高兴,娘家也是娘家,又不是闹得红了脸了,廖氏也不至于为了杜云诺与娘家起冲突。

  杜云诺心里明明白白,后来就干脆称病不去廖家,一回两回的,廖氏倒觉得如此正好,念着杜云诺懂事,每回从廖家回来,多少都会给杜云诺添些东西。

  胭脂花露、首饰头面、新做的衣裳,不一定是值钱的东西,但起码也是一种表示。

  这事体杜云萝亦是知道的。

  平素这个时候,杜云诺定是和她姨娘粘在一块的,怎么今日……

  杜云萝心思一动,问道:“你姨娘让你雕花瓜了?还是催你去厨房里炸巧果了?”

  杜云诺白了她一眼,哼道:“知道就好,还偏偏要问出来。”

  杜云萝忍俊不禁,杜云诺手艺不差,也不是不爱捣鼓这些,而是她捣鼓了也没用。

  巧果胜不过杜云瑛,花瓜比不过夏安馨,今年夏安馨是不雕了,却还有杜云萝,姐妹们准备好了就往未来的婆家送去,偏杜云诺没有说亲,以至于她根本不想动手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杜云萝手下不停,没一会儿,大致形状就出来了。

  再往下就是细致活,杜云萝仔细又小心,见她如此,杜云诺也不出声了,闭着眼睛小憩。

  杜云萝的脑海里都是穆连潇策马时的模样。

  高头大马上,手持马球杆的穆连潇英气逼人。

  她似乎又看到了那日马场上飞扬的尘土,以及高高飞起直奔球门而去的马球,少年在马上笑容爽朗,汗水从额头滑落,剔透而闪亮。

  杜云萝不知不觉勾起了唇角,穆连潇已经回京了,明日里看见这花瓜时,他会是什么神情?

  杜云诺睁开眼睛的时候,杜云萝刚刚放下刻刀。

  她趿着鞋子走到桌边,看清那花瓜,一时瞪大了眼睛,半晌喃喃道:“你真要送这个过去?”

  “真的。”杜云萝答道。

  杜云诺撇嘴:“乡君看见了,会怎么说?”

  “呵……”杜云萝轻轻笑了,穆连慧能怎么说,自是在吴老太君跟前拐弯抹角地说她的不是了,可那又如何?

  就算她今日雕了一尊观音像送去,穆连慧也能寻出一番说辞来。

  锦灵把花瓜拿去用冰块镇着,杜云萝净了手,锦蕊挖了香膏替她抹了。

  杜云诺在安华院里用了午饭,直到二门上传了消息说廖氏回府了,她才不疾不徐回了安丰院。

  一迈进安丰院,杜云诺就觉得气氛不对,正好秀玉端着水盆从屋里出来,她赶紧上前去,拉着秀玉道:“姐姐,这是……”

  秀玉苦着脸朝屋里努了努嘴,压着声道:“廖家老太太为了廖姨娘的事情生气,咱们太太劝了两句,反倒被训了一通,太太气得连午饭都没吃好。”

  杜云诺闻言,一个头两个大。

  早知如此,她不如在安华院里一直躲到用晚饭,事后顶多叫廖氏说上两句,也好过这会儿进去直面廖氏的火气。

  可她已经回来了,就没有转头再走的道理了。

  按捺下心中不安,杜云诺让秀玉帮着通传了一声,这才撩了帘子进去。

  廖氏换了身衣服,歪在北窗下的凉榻上,杜云诺坐到她身边,一下一下摇着手中团扇。

  感觉到阵阵凉风,廖氏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又闭上了。

  一时谁也没说话。

  杜云诺稍稍松了一口气,若一直这么平静,她就算把手摇酸了,也是好的。

  正想着了,廖氏突然长长叹了一口气,吓了杜云诺一跳。

  “云诺,我待你好不好?”廖氏冷不丁问了一句。

  杜云诺赶忙点头:“母亲待我极好。”

  这话倒也不算违心。

  作为庶女,廖氏待杜云诺确实算好的了,教养不怠,衣食不愁,心情差极了的时候骂上一通是有的,打倒是从未打过,再说了,廖氏气坏了连苗氏都敢骂,杜云诺觉得自己挨的那两通也不算什么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