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二十章 好看

第二百二十章 好看

  双手触及那红色锦盒的时候,穆连潇忍不住想,杜云萝这回会雕什么样的花瓜。

  云栖垂手站在一旁,伸着脖子去看,而后他看到穆连潇怔住了,但很快,他家世子就咧着嘴笑了,笑得格外开怀。

  云栖的心跟猫抓一样,杜姑娘到底雕了什么,能让世子爷高兴成这样?他好奇坏了,可偏偏碍于角度,他看不到那花瓜。

  见穆连潇的注意力全在花瓜上,云栖蹑手蹑脚地挪了两步,待看清花瓜时,他心里“哎呦”一声,这不就是世子爷嘛!

  目光看看真人,又看看花瓜,云栖不得不说,像,像极了!世子爷打马球时就是这个样子的,杜家姑娘这手可真巧,记得可真仔细!

  要不是这两****跟着穆连潇跑进跑出,几乎寸步不离,云栖都以为穆连潇悄悄去见了杜云萝,让人家对着他的脸雕的呢。

  穆连潇不知道云栖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他拉开椅子在桌边坐下,低头看着手中的花瓜。

  与去年大刀阔斧的龙舟不同,今年这匹马多费了些刀工。

  看起来颇像那么一回事,但穆连潇这个常年与马打交道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杜云萝雕错了,马匹以这个姿势跃起时,腿部和腹部的线条并不是杜云萝的刻刀下所呈现出来的样子的。

  不过,马上的人倒是一点错都没有,容貌神色身形姿态,一处处、一寸寸,和穆连潇本人一模一样。

  可见杜云萝当时只顾着看他了,一双杏眸里满满都是他,哪里会去注意那马儿的线条到底是怎么样的。

  错误的马匹,正确的人,这样的组合让穆连潇说不出的愉悦。

  穆连潇勾着唇角,笑意越发深了,要是杜云萝在身边,他会一五一十告诉她哪里刻错了,杜云萝又羞又恼的样子一定很可爱。

  可爱到让人恨不能多逗逗她。

  见穆连潇心情极好,云栖凑过去,壮着胆子道:“爷,奴才有一事想求爷。”

  “什么事?”穆连潇随口问道。

  云栖涨红了脸,道:“奴才想知道杜姑娘身边的锦灵姑娘有没有许人了,要是没许人,爷,奴才、奴才能不能……”

  穆连潇正喝水,闻言差点一口喷出来,瞪大眼睛道:“你说什么?你想让我开口帮你去讨?”

  云栖猛一阵点头。

  “你什么时候见过锦灵?我怎么不知道?”穆连潇诧异。

  云栖道:“就前回帮爷给杜姑娘送马时认识了,后来还见过两回。”

  穆连潇笑也不是,气也不是,指着云栖道:“就见了三回,你就琢磨着要把人家娶回家了?你倒是说说,你看上人家什么了?”

  云栖埋头,心里直想:爷您连杜姑娘长得是圆是方都不晓得的时候就已经定了婚了呢,后来见了一面,不就记挂上了,到现在喜欢得跟什么似的,我这好歹还先见了三回了……

  这些话,云栖只敢腹诽,断不敢出口,说出一个字,穆连潇的脸挂不住了,不肯去跟杜云萝提了可怎么办。

  云栖挠了挠头:“锦灵姑娘好看。”

  穆连潇笑骂道:“你确定让我这么跟云萝去说?”

  虽然他也认为这是一句大实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云栖喜欢锦灵长得漂亮,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这话……

  云栖肖想人家丫鬟就算了,还给这种登徒子一样的理由,就算是他去开口,杜云萝都铁定是要恼的,还会顺带迁怒他。

  云栖自己也知道,嘿嘿笑着赶紧摇头,厚着脸皮道:“爷,奴才打听过了,锦灵姑娘有个熬坏了眼睛的娘,有个药罐子弟弟,锦灵姑娘很孝顺,除了月俸,她给杜府里的针线房帮忙赚些零花,全给了她的娘和弟弟,她做事仔细,人缘也好,杜府上下都很喜欢她……”

  “你打听得够清楚的。”穆连潇道。

  云栖垂头,恭谨万分:“求爷成全。”

  穆连潇笑了:“你求我没用啊,那是云萝的丫鬟,别说现在,等她嫁过来了,我说话也不算。”

  云栖苦着一张脸,道:“爷,奴才是真喜欢锦灵姑娘,您就帮奴才跟杜姑娘提一提,要是锦灵姑娘也肯,那、那就皆大欢喜啊。”

  “皆大欢喜?”

  云栖咽了口唾沫,不怕死道:“奴才要是娶了锦灵姑娘,奴才就让她在姑娘耳边多说些爷的好话,准保管用。”

  穆连潇从桌上的攒盘里捏了一颗小胡桃丢到云栖的额头上:“我还要靠你拐着弯在云萝跟前替我说话?”

  云栖摸了摸额头,穆连潇没使劲,痛是不痛的:“奴才说错话了,爷和杜姑娘心意相通,不肖奴才多事。”

  穆连潇瞪了他一眼,不过“心意相通”这四个字听得还是挺顺耳的,他把花瓜小心翼翼收起来,道:“这事儿我知道了,下回我帮你问问。”

  云栖乐开了花,原地转了两圈,复又想起来要紧事,赶紧道:“爷,您跟杜姑娘说,奴才知道锦灵姑娘家里的状况,奴才就一个妹妹,没爹没娘的,会把锦灵姑娘的娘当亲娘,也会把她弟弟当亲弟弟的,奴才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

  穆连潇笑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你要娶人家,还不照顾人家家里人,不说云萝,我先抽你一顿。”

  云栖重重点头:“奴才省得的省得的。”

  事情应下了,穆连潇这才顾得上问一句:“你后来怎么见到锦灵的?见到云萝没有?”

  云栖的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把马德海、赵家的那些事体原原本本告诉了穆连潇。

  穆连潇面上笑容全无,沉声道:“你前几日怎么不跟我说?”

  云栖垂头,道:“爷马不停蹄地回京,又****奉诏进宫,奴才这才……

  爷,奴才打听过了,那马德海这几日都没有休息,中元那日请了假,说是要回燕子山村去,奴才琢磨着在宫外动手比在宫里妥当多了。”

  穆连潇抿唇。

  云栖说得极有道理。

  既然马德海恨上了杜家人,那要利诱他说出弄松雪衣马掌的人是不可能的,只有靠威逼。

  马德海在宫里没了踪影,难免引来查访之人,若是出宫后没有回宫,收拾起来方便许多。(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