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二十一章 谨慎

第二百二十一章 谨慎

  七月初十,杜云荻回到了家中。

  甄氏在清晖园里翘首盼着,直到看到儿子的身影,这才露了笑颜。

  杜云荻上前两步,扑通跪下磕了头,额头发红,叫甄氏心疼不已。

  “你这孩子,怎么说都不听。”甄氏说完,仔细比划了下杜云荻的身量,发现他又长高了。

  杜云荻瞅了一眼门边的杜云萝,笑了:“母亲,我们还是进屋里说话吧,外头热,云萝一会儿又要哼唧哼唧地瞪我了。”

  边上丫鬟婆子笑声一片,甄氏忍俊不禁,捶了杜云荻一下:“怎么说你妹妹的。”

  杜云萝朝杜云荻扮了个鬼脸。

  等到了东稍间里坐下,甄氏少不得问起邵元洲。

  杜云荻道:“我与姐夫一道回京的,想来这会儿姐夫已经到家了,他说等明日里来给您请安。”

  甄氏笑盈盈的:“请什么安呀,他好不容易回家来,多陪陪云茹才是要紧事。”

  话是如此说的,翌日邵元洲登门来,甄氏还是笑得合不拢嘴。

  杜云茹没有来,她挺着大肚子,又是炎热夏日里,等月底杜云瑛出阁时她必须要来,这个时候能省就省,邵大太太可舍不得她出门了。

  依邵大太太的话说,女婿登门拜见岳家长辈,不肖杜云茹陪着去,邵元洲难道还会寻不到杜家大门?

  这话甄氏颇为认同,她满意邵元洲这个女婿,自然不会为难他,也不用女儿夹在中间周旋。

  等礼数周全了,杜云荻送了邵元洲出府,杜云萝歪在甄氏歇午觉的榻子上休息,而甄氏则被苗氏请去了水芙苑,又是中元又是杜云瑛出阁,苗氏一个人实在忙不转,而夏安馨还是个新手,还需要指导一段时日才能挑大梁。

  杜云萝迷迷糊糊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头传来问安声,有人撩了帘子进来,她睁眼一看是杜云荻回来了,便继续歪着没有起身。

  杜云荻拉了把椅子在榻子边坐下,叹道:“你这哪里还有姑娘家的样子。”

  知道杜云荻是在打趣她,杜云萝弯着眼直笑:“戏文里的贵妃醉酒,可比我厉害多了。”

  杜云荻哭笑不得,从袖中掏出个东西来遮在了杜云萝的脸上:“你也知道那是贵妃。”

  杜云萝被挡住了视线,伸手把脸上的东西一抓,这才看清那是一封信,上头的字苍劲有力,正是穆连潇的笔迹。

  “哥哥哪儿得来的?”杜云萝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送姐夫回去的路上遇见世子,他让我给你的。”杜云荻说完,见杜云萝捏着信封来来回回翻看,却不拆开,不由问道,“你不看?”

  杜云萝转了转眼珠子,将信按在胸口,故意摆出一副唯恐杜云荻来抢的架势:“不叫你看。”

  杜云荻一看就乐了:“我才不屑看嘞。”

  “哥哥指不定看了两眼就告诉母亲了。”杜云萝嬉笑道。

  “你你你!”杜云荻连连摇头,“我好心给你带信,你却如此小人之心,你那点儿心思谁不知道?还要靠我去母亲跟前告状?”

  兄妹两人正说着话,守门的丫鬟抬声道:“四爷,老太爷请您过去。”

  杜云荻一听愣住了,杜公甫寻他,他不好耽搁,起身就要走。

  杜云萝捧着信封笑得直不起腰,双眼月牙弯弯,还朝他挥了挥手。

  “小人得志!”杜云荻伸手在杜云萝的额头上轻轻一弹,转身走了。

  杜云萝笑够了,这才赶紧把信封打开,取出信来。

  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一笔一划都叫人安心亦动心,杜云萝甚至能想象出他站在桌边提笔写信的样子。

  穆连潇说他一切都好,说他极喜欢她七夕送去的花瓜,又说岭西那里的风土人情,絮絮说了不少。

  杜云萝含笑看着,直到最后的一段出乎了她的意料。

  穆连潇说,云栖想娶锦灵,这事儿原本他该当面与杜云萝说的,只是不知何时两人才能见面,只好先在信里提一提了。

  信上,穆连潇替云栖说了几句好话,说他家里只有一个妹妹,勤快能干,待人也仔细周全。

  杜云萝抿唇,她当然知道云栖是个好的,穆连潇身边那几个小厮里头,就属云栖最耿直忠心。

  可这丁是丁、卯是卯,不能混作一谈。

  她都还没嫁进定远侯府呢,穆连潇身边的小厮竟然肖想起她的丫鬟来了。

  尤其是穆连潇,这是仗着她的那点儿心意,大言不惭开口讨要,真真可恶。

  对,就是可恶!杜云萝撅着嘴想。

  她又把信上这最后一段给看了一遍,然后气鼓鼓地把信收回了信封里。

  事关锦灵,杜云萝极其谨慎,前生她害得锦灵红颜薄命,今生定要好好安排她的将来,不能稀里糊涂地把她送出门去,等到最后后悔不已。

  就算云栖很好……

  杜云萝不得不承认,云栖确实极好,要模样有模样,要功夫有功夫,论照顾人的本事,云栖爹娘早亡,他不仅照顾好了自己,还拉扯大了妹妹。

  锦灵若是嫁给云栖,就是自个儿当家了,上头没有恶婆婆,也没有指手画脚恨不能万事都插一脚的伯娘。

  只这一样,就让杜云萝放心不少,毕竟,锦灵前世在婆母跟前吃了太多亏了,她又是个受了委屈都埋在心里的人,从未跟杜云萝诉苦过。

  其实,就算诉苦了,以杜云萝当时的境况,她是不会不管锦灵,但自问也很难处置妥当,赵家是老仆,那一大家子又不是捏在杜云萝手上的,通过杜怀平和苗氏去拿捏那一家子,到底是隔靴搔痒。

  可要是云栖……

  云栖是穆连潇身边伺候的,单凭这一点,他就断不敢对锦灵不好,叫杜云萝发现锦灵受了委屈,云栖就甭想当差了。

  杜云萝想着想着,心里那点儿火气也就散了。

  她想,她应该要问问锦灵,锦灵与云栖打过交道,是好是坏,该由这丫头自个儿说了算。

  她是答应过锦灵的,绝不会不顾锦灵的意愿就如何如何。

  毕竟,婚姻一事,两情相悦才是最好的,她能有一桩逞心如意的婚事,锦灵也该有的,以后,锦蕊也一样。

  夜里,杜云萝回了安华院后,就把锦灵叫到跟前。(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