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出路

第二百二十二章 出路

  锦灵垂手站在灯下,等着杜云萝吩咐。

  杜云萝抬眸看她,开门见山,道:“世子下午递了信给我,说是云栖很喜欢你,问我有没有给你定人家。”

  锦灵漆黑的眸子倏然一紧,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一脸的难以置信。

  锦灵没有说话,杜云萝也不催她,只是认真看着她。

  不得不说,锦灵的模样当真是没得挑,杜府上上下下这么多丫鬟并在一块,都找不出几个跟锦灵这般拔尖的,而且锦灵不仅是长得好,她做事勤快,性子温和,人缘极好。

  越看,杜云萝越喜欢锦灵,她忍不住低低哼了声,云栖这个机灵鬼可真会挑,一挑就挑到个好的。

  锦灵怔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嗫声道:“姑娘,您说云栖?”

  杜云萝颔首,让锦灵上前两步,拉着她的手道:“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不用因为云栖是世子身边的就犹犹豫豫的。”

  锦灵张了张嘴,道:“奴婢不知道,奴婢想陪着姑娘。”

  杜云萝轻轻笑了,梨涡浅浅:“陪着我?你怎么陪着我呀?就连沈长根家的,那也是嫁了人再进内院里当差的,可没有哪个丫鬟不嫁人伺候主子到三四十岁的。”

  锦灵苦着脸,抿了抿唇。

  “到底是大事,你也不用急匆匆告诉我答案,回去多想想,再跟你娘一道琢磨琢磨,”杜云萝伸出手,把锦灵散下来的额发别到了脑后,道,“你若觉得云栖好,就往下商议,你若觉得他不好,就当没提过这事,往后你随我去了侯府里,云栖敢因此为难你,我会收拾他。锦灵儿,我以前说过的,我会听你们的想法,断不会随手一指就把你们嫁了,你是如此,锦蕊儿也是如此。”

  锦灵咬住了下唇。

  中屋里,锦蕊捧着铜盆,一动不动站了许久,这才抬声道:“姑娘,奴婢端了水来,您是这会儿梳洗还是再等会儿?”

  夜色渐浓,今夜是锦灵守夜,她伺候了杜云萝歇下,拿着灯座走回梢间里,就见锦蕊站在窗边。

  “还不去睡吗?”锦灵问她。

  锦蕊转过身来,在锦灵守夜的榻子上坐下,朝锦灵招了招手。

  锦灵便轻手轻脚过去,把灯座放在一旁,弄暗了些,道:“怎么了?”

  “姑娘刚才跟你说的,我都听见了。”锦蕊低声道。

  锦灵偏过头去,沉默片刻又转了回来,认真看着锦蕊:“你听见了呀?那你怎么想?”

  “我啊……”锦蕊往内室方向瞟了一眼,声音压得越发低了,“那个云栖,是不是上回帮了你的那个?我觉得挺好的。”

  “哎?”锦灵睁大了眼睛,她没有想到,锦蕊竟然会说好。

  锦蕊似是没注意到锦灵的惊讶,她微低着头,道:“你自个儿说,我们做丫鬟的,往后能有几条路?

  当通房做姨娘,别说世子和姑娘不肯,我是肯定不愿意的,我知道,你也不愿意;

  要嫁人,配给了家生子,姑娘是会尽心给我们挑个好的,可到底什么样的算好?

  锦灵,单看人,前回赵家的的那个大侄儿是挺好的,他老子掌着铺子,他自个儿能做事又实在,还有一个伯父在回事处当管事,他们一家在咱们府上也是极体面的,可姑娘不同意,为的就是那家有个赌胚,有个不实诚的伯娘,万一他老娘还是个不好相与的,那你可怎么办呀?

  你是孤家寡人,又或者家里吃穿不愁的也就罢了,可你有个娘,还有个弟弟,那可都是花销。找个家里能让你拿捏的,十有**不是体面人,光靠你那点月俸养两家人,累死你了;找个体面有银子的,你拿捏不住,怎么拿钱贴补娘家?

  也就那个云栖了,姑娘说他没有老子没有娘,就一个小了几岁的妹妹,你想,等他妹妹嫁出去了,家里不就是你说了算?

  就算嫁了人之后不在姑娘屋里做事了,那还有云栖呢,他在世子爷跟前当差,月俸赏银多着呢,偏他又没有什么旁的开销,你还能多做些针线,攒下来的银子,大可拿回去给你娘,还能多攒些给你弟弟娶媳妇。

  他要是不肯把银子给你,不让你养你娘和弟弟,不用姑娘收拾他,世子爷为了姑娘的体面都要抽他的。

  再说得远些,云栖是世子爷身边的,往后路子也比旁人宽些,若是将来能讨个恩典……

  对了,这事儿我是正好听来的,外头谁都不知道,我告诉你,你别说出去。

  就我们四爷的伴读常安,跟着四爷一道念书,也很刻苦的,老爷看了他的文章,说他有些想法,只是还嫩了点,又说他将来要还是爱读书,又能多长进些,就给个恩典放了他的人,让他下场去试试,便是举人进士不敢想,真能得个秀才,那也是鲤鱼跃龙门了。

  我是家生子,代代给府上当奴才的,若能脱身出去,就算不是我,是我弟弟、儿子、孙子,我都高兴;你家是太太新买的,你自己说,我们姑娘好是好,你愿意儿子女儿一直在府里当差,没个尽头吗?”

  锦灵垂下了眼帘,心情格外沉重。

  锦灵是知道的,锦蕊性子直,管教起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们时都是雷厉风行的,锦蕊很少长篇大论,更不用说是跟她长篇大论了。

  可锦蕊这番话说得是有道理的,句句都说到了锦灵的心坎上。

  她记着太太和姑娘的大恩,伺候姑娘一辈子她是心甘情愿的,至于儿孙的事情,她没考虑过,她考虑的永远都是她的娘和弟弟。

  一个坏了眼睛,一个是病秧子,她要是拿捏不住家里的银子,娘和弟弟的吃用要怎么办?

  就跟锦蕊说的,遇上一个强势的婆母,知道她拿银子补贴娘家,这日子还能过得安稳?

  锦灵的手指按了按眉心:“我想想看。”

  “是要好好想想,姑娘说得也是,你该回去问问你娘,她想事情,总比你我周全。”锦蕊说完,也没有久待,回西厢房去了。

  这一夜,锦灵睡得极其不踏实,而锦蕊,一觉睡到了天明。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