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偏心

第二百二十三章 偏心

  锦蕊这天不当差,收拾了包袱回去看她老子娘。

  她家住在前街,左邻右舍多是杜家的下仆,花嬷嬷的家与她家一个街口、一个街尾。

  有媳妇子瞧见了她,赶忙唤道:“蕊姑娘回来了呀?”

  “蕊姑娘这根银簪可真好看,是府里五姑娘赏的吧?就知道蕊姑娘体面嘞。”

  “蕊姑娘……”

  “这是我们家二丫,蕊姑娘您看看,能不能送进府里去主子跟前做事?”

  锦蕊每走几步都有人凑上来与她说话,她心里不耐烦得要命,要不是顾忌着老子娘还在这条街上住着,她都要开口讽上两句了。

  对那些笑着与她打招呼的,锦蕊回了个笑容,至于那些转着弯想在她地方谋些好处的,她压根就不理会了。

  锦蕊脚步快,没一会儿就走到了街尾。

  街口处,花嬷嬷一手捧着一把瓜子,一手捏着一颗往嘴里送,咔擦咬开吸了瓜子肉,翻了个白眼把瓜子皮吐得远远的,转头跟她的小闺女道:“瞧见没有?这架势,啧啧,这都像个通房、姨娘回来省亲了。”

  小闺女一脸茫然,她才五六岁,哪里知道通房、姨娘是个什么样子。

  花嬷嬷的男人从屋里出来,气道:“我说你这张嘴啊,这话能跟妮子讲?有你这么当娘的?”

  花嬷嬷啐了一口:“你能耐了啊!我就知道,你们男人最喜欢那种妖精,走路的时候腰扭得跟蛇精似的。”

  “哎,我说你这张嘴能不能有点儿边啊,整天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人家好好一姑娘,你非说得那么难听。”花嬷嬷的男人连连摇头,目光落在他婆娘那堪比水桶粗的腰身上,她自个儿胖,看谁腰细都骂人家妖精,这都什么事。

  话音未落,眼瞅着花嬷嬷要跳起来,她男人赶紧抱起小闺女往门外走:“我带妮子去铺子里了,你也早点回府里去。”

  花嬷嬷的男人躲了出来,刚走两步,正好遇见锦蕊的爹薛四,他笑道:“薛四啊,你家蕊丫头刚回来。”

  薛四连声道:“就听说她回来了,我正往家里赶。”

  花嬷嬷的男人目送薛四离开,心里打了个鼓,亏得他婆娘骂锦蕊的话没传到薛四两夫妻耳朵里,不然……

  薛四这老实人可能会忍下,薛四家的可是厉害人物,保不准提着菜刀就杀到他们家来了。

  锦蕊推门进去,薛四家的从一桶脏衣服里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娘,我来洗吧。”锦蕊一面说,一面撸起袖子。

  “哎呦我的蕊姐儿哦,”薛四家的半步不肯挪,“你这双手是伺候姑娘的,哪里敢让你洗衣服,把手洗粗了,还怎么给姑娘洗头洗面啊?”

  道理似是这么个道理,可从薛四家的嘴里说出来,就带了几分讥讽味道,听得锦蕊很不舒服。

  不过,她熟知薛四家的的脾气,也懒得跟她扯皮。

  屋里的薛瓶儿听见说话声,笑着迎了出来:“姐回来了呀。”

  锦蕊扬了扬手中包袱:“给你带了些好东西。”

  薛瓶儿乐了,挽着锦蕊就往屋里走,两人刚进屋里把包袱打开,薛四家的就跟了进来。

  包袱里有两盒胭脂,一瓶花露,两件半新不旧的褙子并一条石榴裙。

  “回头你自个儿改改,能穿的。”锦蕊道。

  薛瓶儿眯着眼睛笑。

  薛四家的凑过来一看:“蕊姐儿,娘跟你说了多少回了,瓶儿一个月能出几趟门?你每回都给她胭脂,她用得过来吗?还都是这些好货色,你下回还是给我银子,我去街上货郎那儿给瓶儿买,她用用那种就够了。余下来的钱省着些,你弟弟娶媳妇的银子都没着落呢。”

  锦蕊撇嘴,她要是把银子给了薛四家的,薛瓶儿一年到头就别想买任何东西,都成了她弟弟嘴里的吃食了。

  薛四家的抱怨了一通,可拿到锦蕊给她的钱袋子的时候,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她家蕊姐儿虽然爱花钱买那些有的没的,但好歹也能赚不是,花些就花些吧,大头给了她就成了。

  颠了颠重量,薛四家的眉头一皱,她怎么觉得轻了点……

  打开钱袋子倒出来一看,薛四家的咋舌:“怎么感觉比上回少了许多?”

  “娘,你也说了是上回,上回有端午,有二爷大婚,赏了不少,这一个多月有什么?就七夕的时候姑娘赏了点。”锦蕊道。

  薛四家的听了在理:“那再小半个月,三姑娘出阁,又有赏钱了吧?下个月还有中秋,再往下是四姑娘及笄,能攒不少。”

  锦蕊一听这些就头痛,亏得薛四回来了,这才救她于唠叨。

  在家里用了午饭,锦蕊跟薛瓶儿凑在一块说了会子话,正准备回府去,却叫薛四家的唤住了。

  薛四家的把她拉到一旁,低声道:“蕊姐儿,我老早就听人说了,说姑娘更喜欢锦灵,是不是真的?”

  锦蕊睨了薛四家的一眼:“哪个又在乱嚼舌根?整日里编排东编排西的,姑娘的心思是这些人能猜度的?呵,有本事当着我的面来编排,我撕烂她的嘴!”

  “你只管跟我说是还是不是。”

  锦蕊翻了个白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那就是真的了?”薛四家的咬牙道,“你说说你,咱们老薛家也是府里的旧人了,你伺候姑娘的时间也比锦灵长,你怎么就输给了一个外来人呢?叫人看笑话呐?”

  “看笑话?谁敢啊!”锦蕊说着说着就心烦了,道,“姑娘跟前就我跟锦灵,姑娘的心又不是秤砣能一碗水端平,又不是偏心到没边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薛四家的不依了:“话不是这么讲的!往后姑娘那儿有什么好事都落到她头上,你还剩什么?”

  “行了行了,”锦蕊附耳过去,低声与薛四家的道,“我给您交个底吧,世子爷身边的小厮看上锦灵了,这事儿估摸着要成的……”

  锦蕊说了一半,薛四家的就跳起来了,指着锦蕊道:“说你傻你还真的就是傻!那是谁啊,世子爷身边的人,这事儿要是成了,锦灵就压在你头上了,你还翻什么身?”(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