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答应

第二百二十五章 答应

  锦蕊回到安华院。

  杜云萝正在东稍间里歇午觉,锦灵不敢打搅她,坐在中屋里绣帕子。

  锦蕊搬了把杌子在锦灵身边坐下,压着声儿道:“你眼睛下面都发青了,夜里没歇好?”

  锦灵手上针线不停,轻轻应了一声。

  “一辈子的事儿,换了我,我也睡不着,”锦蕊笑道,“不如你明日回去看看你娘吧,不然往下又是中元,又是三姑娘出阁,等府里空闲下来,都要月末了。”

  锦灵抿了抿唇,良久应道:“好。”

  锦蕊见此,也就不再多说了。

  该说的话她都已经说了,句句真情实意,没有半点掺假。

  她虽然是和锦灵比高下,但也是真的觉得云栖合适,要是换一个明显不适合锦灵的,她铁定跟着杜云萝一块摇头。

  隔日一早,锦灵就领了对牌出府去了,直到申正一刻才回府。

  杜云萝在书房里写字,不知不觉间外头天色就暗了下来。

  锦蕊赶紧起身,往窗外看了眼,笑道:“姑娘,起风了,估摸着一会儿要下雨了。”

  “下雨才好,这天气实在太热了。”杜云萝也笑了。

  锦灵回西厢房略微收拾了一番,这才来寻杜云萝。

  杜云萝见她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便让锦蕊守着中屋,莫要让旁人听见她们说话。

  锦灵低着头搅着手中帕子,道:“姑娘,奴婢回家跟奴婢的娘商量过了,若云栖不是一时起意,奴婢就应了。”

  杜云萝深深看了锦灵两眼。

  她知道锦灵要说的定是云栖的事情,可她没料到,锦灵这么快就拿定主意了。

  “锦灵,”杜云萝柔声问她,“你可考虑清楚了?婚事不是儿戏,你要想明白才好,你是怎么看云栖的?”

  锦灵微怔,抬眸匆匆瞄了杜云萝一眼,又赶紧垂下头去。

  从前日姑娘与她提起来,锦灵满脑子想的都是云栖为何就看上她了,这事体对她娘和弟弟是不是好,又会对姑娘产生什么影响,她从没有想到过她是不是满意云栖。

  这会儿叫杜云萝问起来,锦灵答不上来了。

  她只见过云栖三回。

  头一回是云栖来给杜云萝送马,彼此打了一个照面,仅此而已;

  第二次……

  第二次是她不愿意去想的,那日云栖救了她。

  再之后就是从邵家回来的时候,云栖向杜云萝禀马德海的事体。

  真论起来,她对云栖感激有之,惶恐也有之。

  那人从水深火热里救了她,也见过她最狼狈的样子。

  她当时怕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又是遇到了那种事,云栖明明都知道的,却说要娶她。

  锦灵有些不懂云栖的想法了。

  外头天色越发暗了,遥遥传来轰隆隆的雷声,跟打在了心上一样,让锦灵忍不住背后直冒冷汗。

  那天也是这样的天色。

  她换了云栖妹妹的褙子,一前一后出了胡同,云层越压越低,风雨突然袭来,将他们淋了个透湿。

  云栖回去取蓑衣,她就站在路边,风雨之中,不像初夏,反倒是像极了深秋。

  锦灵瑟瑟发抖,然后她看到了快跑而来的云栖,他就这么出现在街口,没有一点迟疑地朝她而来,就如同他出现在小院里救她于危难中一样。

  深吸了一口气,锦灵道:“奴婢不讨厌他,他人很好。”

  杜云萝闻言,浅浅笑了。

  锦灵还从未对谁动过心思,突然把问题摆在台面上,她一时半会儿哪能生出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感觉来,不讨厌就算是个好答案了。

  “我知道了,我会跟世子说的。”

  锦灵轻轻点头,见屋里越发暗了,便把油灯点了起来。

  大雨足足落了半个多时辰,闷热一扫而空。

  晚饭时,杜云萝自是在清晖园里用的,锦灵与锦蕊一道关起门来,在西厢房里随意用了一些。

  锦灵抿着筷子出神,她满脑子里都是段氏交代她的话。

  段氏说,太太和姑娘对他们一家有大恩,锦灵该事事为姑娘考量。

  云栖是世子爷跟前当差的,世子爷亲自跟姑娘提了,锦灵犹犹豫豫不肯应,岂不是让姑娘为难了吗?

  世子爷头一回开口,姑娘就为了她回绝了,伤了姑娘和世子爷的感情,这可怎么是好!

  别说云栖有本事,人也好,不嫌弃锦灵这般带着一老一小两个拖油瓶的,就算云栖是个平庸之辈,锦灵也该为了姑娘而应下。

  段氏的话一个字一个字落在锦灵心上,她便是想寻出反驳的话来,也是一个词都想不到。

  她想,段氏说的是对的,锦蕊说的也是对的,为了娘和弟弟,为了姑娘,也算是为了自己,这亲事都该应的。

  那便应下吧。

  总归就是过日子,她不讨厌云栖,云栖又是个出色的人,那以后处着处着也一定能处好的。

  锦灵自顾自想着,闷头把饭吃完。

  锦蕊收拾了桌子,低声问她:“你真的想明白了?等姑娘回了世子,就万万不能反悔了。”

  锦灵支着下巴,道:“不反悔……”

  锦蕊净了手,挖了块香膏抹了,一边按着手指,一边在锦灵身边坐下,道:“既然应了,你可有想过什么时候嫁过去?”

  锦灵瞪大了眼睛,良久摇了摇头。

  锦蕊道:“我们姑娘十一月里就及笄了,石夫人不是说侯府里挺着急的吗?那我估摸着,等来年开春或者夏天,姑娘就嫁过去了。

  陪嫁丫鬟跟过去,为的就是替姑娘在婆家站稳脚跟的,要各府各院里拉拢人,又要弄明白里外关系,你若那个时候就嫁人,姑娘身边岂不是生生就少了一个得用的人手了?

  要是姑娘一直留着你,这一耽搁又是半年一年的,若姑娘有了身孕,越发抽不出空来安排你的婚事,那就又要往后拖了。”

  锦灵皱起了眉头,她知道锦蕊说得一点都不假。

  府里府外这么多人家,她平日里听也听得多了,陪嫁丫鬟跟着主子过去,一两个月里,抬举开脸的有,嫁出去的几乎没有,若是哪家有那么一个,人人都会在背地里猜那丫鬟是不是做了什么叫主子厌恶的事情才被匆匆打发了。

  锦灵自己是恨不能多伺候杜云萝两年,可……(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