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先锋

第二百二十六章 先锋

  可云栖那儿呢?

  云栖毕竟有个妹妹,年纪只比她小一点而已,这两年也要张罗着说婆家备嫁妆,这些事情总不能还让云栖一个男人去操持吧?

  她若是把婚期一拖再拖,会不会又成了段氏说的那样,让杜云萝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了?

  锦灵偏过头看向锦蕊,道:“那就是说,我早些嫁过去好一些?赶在姑娘出阁之前,那姑娘屋里还能再提一个人上来,教上三个月半年的,带过去也能得用。”

  “还有一点,”锦蕊附耳过去,直言不讳,“望梅园里赏梅时,我们姑娘和四姑娘的雪褂子都赃了,你记得吧?虽然姑娘没在我们跟前细说过,但浅禾听四姑娘抱怨过,说乡君、就是世子的姐姐不好相与。

  我就想着,侯府四房,里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关系,我们一点儿都不知道,等姑娘嫁过去了,不就是两眼一抹黑吗?

  你若在姑娘出阁前就到了侯府,即便不在内院主子跟前走动,也能认得不少人,打听不少事,再不济,你性子好,得个好人缘,也是替我们姑娘打先锋。”

  锦灵眼前一亮。

  锦蕊见她如此,就知道自己把锦灵说动了。

  她们两人作为杜云萝的大丫鬟,往后是出入体面,还是叫人笑话,靠的可不仅仅是自个儿,最重要的是杜云萝能不能在侯府里站稳脚跟。

  现今,因为世子的母亲周氏身子欠妥,侯府里的中馈是捏在二房太太手上的,待杜云萝进门,不说立刻交权,过两年,这中馈大权肯定是要收回来的。

  等世子承爵了,杜云萝就是侯夫人,哪有叫婶娘打理后院事体的道理?

  就好像杜府里头,事事都以苗氏为先,可若长房太太杨氏回京,杨氏就能名正言顺地接过去,除非杨氏不肯管。

  因着这一层,锦蕊觉得,事先弄明白侯府里头的状况是极有必要的,毕竟,穆连慧不好相与,练氏又是穆连慧的母亲,杜云萝稀里糊涂进了侯府,万一叫人糊弄了、吃得连骨头都不吐出来,她这个当丫鬟的还怎么办?

  为了杜云萝,为了锦灵,也为了她自己,锦蕊觉得让锦灵早些嫁进去打探“敌情”是再靠谱没有的了。

  锦灵轻轻咬了咬下唇,道:“你让我琢磨琢磨。”

  锦蕊连连点头:“琢磨完了就跟姑娘交个底,我们当丫鬟的嫁人,不像主子一般讲究,但也要准备准备的,时间不多,别耽搁久了。”

  锦灵应了一声。

  锦蕊见时辰差不多了,便提着灯笼去清晖园里,等着迎杜云萝回来。

  毕竟是一生的大事,饶是锦灵知道利弊得失,也还是多想了两日。

  这一回,她没有回家问段氏,因为她知道段氏的答案,只要对姑娘有利的事情,段氏一万个赞同。

  慢慢的,对于锦蕊的那番话,锦灵品出些味道来了。

  她嫁给云栖,不单单是她成亲,也是她在替杜云萝干活,虽然不是亲自在姑娘跟前伺候衣食起居,但也是顶顶重要的事情。

  要做好这事体,一要忠心,二要为人亲和,锦灵自问做得到,也做得好,既如此,她又为何不做呢?

  锦灵总算拿定了主意,因着是中元节,府里忙着祭祖,她也就没有跟杜云萝提。

  傍晚时,杜云澜拉着杜云荻去放灯。

  夏安馨怕热不想去,杜云琅也就作罢了。

  杜云瑛出阁在即,没有出门的机会,杜云萝又是个极其不愿意凑热闹的,杜云诺干脆歇了心思。

  等过了中元,锦灵便与杜云萝提了提,她没有说是去打先锋的,只说不想姑娘因为她,平白少一个得用的陪嫁丫鬟。

  杜云萝没说话,指尖在桌面上轻轻点了点。

  她知道锦灵年纪不算小了,从前没有好人选的时候,再拖上几年无妨,可既然定了人了,早些完婚也是好事。

  杜云萝朝锦灵点了点头。

  入了书房,杜云萝提笔给穆连潇回了一封信,让杜云荻转交给穆连潇。

  杜云荻捏着信封来回看了看,道:“这回不怕我偷看了啊?”

  杜云萝脸不红心不跳,嘴上道:“哥哥岂是那种会偷看的人呀,我不信的。”

  “……”

  分明上回装出一副怕他偷看的样子,这回又这般说话,如此没脸没皮,杜云荻也无奈了。

  信很快就到了穆连潇手中。

  云栖晓得是杜云萝的信,急得心痒痒的,可他不敢催穆连潇,只能伸着脖子站在一旁候着。

  穆连潇拆开了信,取出其中信纸。

  纸上笔迹娟秀,落落大方,与模仿他的笔迹时全然不同,这叫穆连潇觉得新奇不已。

  以目光沿着笔锋细细勾勒了几个字,穆连潇这才耐下心思来看信。

  信上就说了锦灵的事体,说只要云栖是真心实意的,她就答应这门亲事,往后云栖若敢辜负锦灵,她可不会因为云栖是穆连潇的小厮就手下留情。

  想到杜云萝定提着笔,一本正经地写下这封信,穆连潇不由勾了唇角,抬头与云栖道:“要你别辜负了锦灵。”

  “哎?”云栖一时没领会,瞪大眼睛怔了怔,待想转过来了,整个人惊喜万分,“爷!这么说,杜姑娘是答应了?她肯把锦灵姑娘嫁给奴才了?”

  云栖的喜悦是如此直白,就好像突然之间,拥有了整个天与地一般,这份喜悦感染了穆连潇,让他也不由笑出了声。

  穆连潇指了指信纸,又道:“云萝的意思是早些把婚事办了,你什么时候上门去提亲?”

  云栖喜出望外,他原本以为杜姑娘肯松口就是好消息了,哪知道竟然这么快就能定下来,能早些把如花似玉的锦灵娶进门,简直太叫人欢喜了。

  “奴才、奴才明儿个就去请了媒婆。”云栖道。

  穆连潇哭笑不得:“你好歹寻个黄道吉日。”

  云栖眨了眨眼睛,猛一阵点头:“爷说得是,奴才寻个好日子,就去请媒婆。”

  “瞧把你得意的,”穆连潇挥了挥手,“赶紧干活去。”

  云栖笑咧着嘴出去了。

  穆连潇低头看着杜云萝的信,眸色渐渐深沉。

  他跟杜云萝定亲一年多了,婚期都没定下,云栖倒好,一溜烟跑到他前头去了。

  可恶,实在可恶!

  他也要学一学圣上,下个月中秋不给云栖封赏银了,全留下来,等他媳妇进门后,都赏给他媳妇去。(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