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三十章 打听

第二百三十章 打听

  翌日一早,云栖去了方家。

  方升的爹是个把总,是穆元安从小兵里一步步提拔上来的,十年前死在边关,留下孤儿寡母。

  朝廷给了抚恤,定远侯府也添了银子,让他们在京城里安了家,十年间,方升娶了媳妇,生了儿子小六儿,方升的娘过世,穆家都帮衬了些。

  云栖依着穆连潇的吩咐,隔些日子也会去方家看看。

  这一次去,方家宅子已经换了主人了。

  云栖只好询问左邻右舍。

  邻居们认得云栖,便说方升的媳妇把房子卖了,带着小六儿回老家去了,说是要让方升落叶归根。

  云栖又问了一些情况,越问,心里越不踏实。

  回府后,云栖便去了穆连潇的书房。

  穆连潇见云栖神色凝重,下意识抬手按了按眉心,问道:“小六儿的娘怎么说的?”

  云栖道:“小六儿的娘回老家去了,奴才已经使人去方升老家寻访,隔些日子应当会有消息。”

  穆连潇微微颔首,睨了云栖一眼:“既如此,你慌什么?还有什么消息,一并禀了。”

  云栖深呼吸了一口,道:“奴才问了方家邻居,虽然说不上方升的伤情,但有人记得时间。

  方升是初九中午从家里出去的,当天夜里没回来,小六儿的娘不知情,还问了左右邻居有没有人看见方升。

  直到初十夜里,方升才回来,当时整个人就不好了,胸前染了不少血,小六儿的娘一个人拖不动他,叫人帮忙才挪回屋里。

  因着这一茬,就有人记住了。”

  穆连潇垂在身侧的手一点点攥了起来。

  四月初九,圣上仪驾从京城出发去了围场,而马德海看到有人弄松了雪衣的马掌,正是初十那日。

  时间上对得上,可为什么?

  且不说方升为何能潜进围场,他和杜云萝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她?

  云栖看出了穆连潇的疑惑,道:“爷,会不会是方升为了他爹的事体记恨咱们府上呀?当时大姑娘也在围场,要不是下手之人叫雪衣踹了一脚,说不定连大姑娘的马都要遭殃。”

  穆连潇的眸色深深,问云栖道:“你时不时去方家,你觉得方升心里有恨吗?”

  云栖一怔,良久摇了摇头:“奴才反而是觉得他很感激侯府。”

  “此事不宜急着下定论,等去方升老家打听的人回来再说。”穆连潇吩咐完,见云栖要退出去,又补了一句,“也别疏忽了别的可能,该打听的还是打听。”

  云栖应了,他知道,穆连潇心中依旧不信方升会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其实,他也是不信的。

  杜府安华院。

  赵嬷嬷亲自领着百娘到了杜云萝跟前。

  百娘规矩行礼:“奴婢百娘,见过五姑娘。”

  杜云萝看着面前这个说不上眼生但也绝对不眼熟的丫鬟,诧异道:“三姐姐院子里的?”

  见百娘点头,杜云萝又仔细瞧了两眼,总觉得这张脸似是在哪儿见过,又似是与现在有些不同……

  许是从前见过?

  杜云萝苦思冥想,就是想不出个答案来,尤其是百娘这个名字,她根本没有什么印象。

  杜云萝身边的丫鬟都是甄氏和赵嬷嬷挑的,这一回也不例外,杜云萝不会为此纠结太久,便把人收下了。

  锦蕊带着百娘去安排住处,杜云萝偏过头问赵嬷嬷:“妈妈,她若不来我这儿,会去哪儿?”

  赵嬷嬷道:“暂且留在水芙苑里等缺,沈长根家的倒是说过,等过两年让她去春华院里当差。”

  春华院?夏安馨跟前?

  这么一说,杜云萝倒是想起来了。

  她的确在春华院里见过这个丫鬟,她长高了些,五官也长开了,与现在看起来就有点儿不同了,那时她的名字叫慧珠。

  那时夏安馨刚生下儿子,夏老太太和苗氏讲究规矩,让她在由耳房改的产室里做月子,慧珠跑前跑后伺候着。

  有一日,突然就出了状况了。

  杜云琅吃了酒在正屋里歇着,慧珠和夏安馨的陪嫁丫鬟采莲闹了起来。

  采莲说慧珠想趁着杜云琅醉酒行不轨之事,叫她撞破了,慧珠却说是采莲贼喊捉贼,她回正屋里替夏安馨取东西,采莲被她撞见,反咬她一口。

  这一吵,把苗氏都吵来了。

  杜云琅醉酒后睡着了,根本不清楚情况,自是不会胡乱一指。

  而采莲和慧珠的这一番争执,以慧珠撞柱子收场。

  采莲叫那血淋淋的场面惊住了,整个人跟丢了魂一样,没几天就叫苗氏送去了庄子上。

  后来有一回,锦蕊撞见过一个小丫鬟烧纸,一面烧一面哭,说她亲眼看见慧珠进正屋的,然后里头就闹起来了,显然是采莲先在屋里头的,当时她肯开口说一句,兴许慧珠就不用以死明志了,可她害怕,采莲是夏家陪嫁过来的,万一夏安馨保下了采莲,她以后还怎么在春华院里做事。

  锦蕊听得一清二楚,事后还告诉了杜云萝。

  杜云萝那时与娘家的关系磕磕绊绊的,那两个丫鬟一死一疯,她若还旧事重提,夏老太太和夏安馨的脸都要搁不住了,因而这事儿就埋在了心里。

  如今回忆起来,杜云萝多少有点儿感慨。

  百娘这丫鬟性子烈了些,但总比个泥面人要好,最要紧的是,她不会有那等乌七八糟的心思。

  只这一点,就让人安心多了。

  至于被诬陷时以死明志,这是走投无路时的选择,轻易不该那般,百娘的心性还需要锦灵和锦蕊多点拨点拨。

  赵嬷嬷见杜云萝若有所思,道:“姑娘,这百娘可有什么不妥当的?”

  “也没有,”杜云萝抬头朝赵嬷嬷笑了笑,“我就是琢磨着,给她改个什么名字。”

  赵嬷嬷闻言也笑了。

  百娘的名字被改作了锦岚,跟着两个大丫鬟学做事。

  花嬷嬷一脸惊讶,道:“我们都猜是院子里哪个二等要扬眉吐气了,却是便宜了这个其貌不扬的,太太送了这么个人过来,不就是说院子里的丫鬟们都不得用吗?”

  水嬷嬷有一下没一下摇着手中蒲扇,没有搭腔,心里道,可不就是一个个都不得用吗?整日里摩擦嘴皮子,也不见有哪个认真做事。这可是五姑娘的院子,是老太太、太太的明珠,真当是独门独院的,太太就不管了吗?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