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病重

第二百三十一章 病重

  中秋之前,苗氏的病好了大半,总算不是整日里歪在床上,能在水芙苑里走动走动了。

  夏安馨为了中秋家宴的事体,向苗氏讨教了几句。

  苗氏细细教了,又过问了宴席的情况。

  泉茵见苗氏病中也不得安心,不禁暗暗埋怨了夏安馨一番。

  廖氏没来插手中馈,她和姜家商议来商议去的,可算是把婚期给敲定了,定在了十一月初七,乐得廖氏整日里都堆着笑容,恨不能眼睛一闭一张,就到了娶媳妇的那天。

  夏安馨却为此犯愁了。

  杜云澜大婚与杜云萝及笄的日子实在有些近,两样都是大事体,撞在一块,上上下下都要手忙脚乱了。

  好在还有苗氏顶着,有个主心骨,夏安馨还不至于没底。

  中秋佳节,府里自是热闹非凡。

  等散了宴,杜云萝扶着甄氏,与杜怀礼一道回清晖园。

  月色皎洁,撒下一地银光,园里的金桂开花了,秋风中香气四溢。

  甄氏笑盈盈与杜云萝说话,突然间脚下一顿,抬手揉了揉眼睛。

  “母亲?”杜云萝抬头看甄氏。

  甄氏皱着眉头道:“眼皮子跳个不停,心神不宁哩。”

  杜云萝安慰道:“母亲,许是叫这夜风吹的。”

  甄氏点了点头,没有再提。

  隔了三日,桐城那里突然快马送了信来,甄氏打开信一看,险些当即就哭出声来。

  杜云萝凑过头去一看,心里也咯噔一声。

  信上说,甄老太爷中秋夜里吃多了酒,不小心滑了一跤昏过去了,请了几个大夫来看,都说怕是要不好了的,叫家里多做准备。

  杜云萝怔住了。

  她猛然就想起去年见到甄老太爷时的情景,外祖父是那般亲切,与她说着逗鸟的趣事,又是真心实意待她,因着甄文谦闹出来的事体,外祖父气得都病倒了。

  病床前,甄老太爷说过,他知道杜云萝受委屈了,虽然现在不能如何,但他总有一日会给杜云萝一个交待。

  想起那番话,就叫杜云萝忍不住要掉眼泪。

  她只是外孙女,与甄老太爷相处的时间满打满算也没有一个月,而甄文谦是嫡长孙,是甄老太爷看着长大的,亲疏有别,甄老太爷却还是向着她说话。

  她知道甄老太爷老了,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可她没有想到竟会是这么快。

  尤其是,前世里,甄老太爷还活了好几年的,但杜云萝不知道那时桐城里有没有来过这么一封信。

  若甄老太爷的病情是今生才有的,那他还能不能活下去?

  甄氏捏着信来来回回看了三遍,蹭得站起来,脚步跌跌撞撞地往莲福苑去。

  杜云萝赶紧跟上。

  夏老太太正和几个婆子一道打马吊,见甄氏和杜云萝红着眼睛进来,不禁唬了一跳:“这是怎么了?云萝快来祖母身边坐下,有什么事儿,只管与祖父说。”

  杜云萝搂着夏老太太,咽呜道:“祖母,我外祖父不好了,大夫说怕是不行了的。”

  夏老太太面上一白,上了年纪的人,对生死最为感慨,也最是敬畏。

  知道了情况,夏老太太叹息着摇了摇头,道:“怀礼媳妇,你赶紧收拾收拾,让怀礼告个假,一道回桐城去。若是这一关能熬过去,自是皆大欢喜,若真是熬不过了,好歹最后也要去看一眼的。”

  甄氏垂泪点头。

  杜公甫从外头回来,一听说他那个同样喜欢逗鸟的亲家公不好了,拄着拐杖愣了良久,道:“云茹大着肚子出不了门,就带着云萝,半途去书院接云荻,赶紧回去。”

  甄氏睁大了泪眼,她知道夏老太太定是会让她和杜云萝回去的,可她没想到,杜公甫会肯让她去接杜云荻。

  杜公甫一瘸一拐走到罗汉床边坐下,道:“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让他念书,可不是单单要他金榜题名,最要紧的是做人。”

  甄氏垂眸,这句话是训导杜云荻的,也是训导他们每一个晚辈的。

  回桐城的事儿定下了,甄氏就忙着点人手收拾行李,时间匆忙,也不用备什么礼物,倒是苗氏听说了,让沈长根家的开了库房,取了不少珍贵药材送来,说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药,但多带些,总归是有备无患。

  翌日一早,马车就从杜府驶出,往桐城而去。

  这一趟走得比去年时快了许多,半途上根本不敢耽搁,速度一快,马车少不得颠簸,好在杜云萝心里记挂着甄老太爷,并没有晕车。

  到了历山书院,杜云荻一脸莫名,要说是去给侯老太太贺寿的,又未免太早了些。

  待听说是甄老太爷不好了,杜云荻愕然不已,让四水简单收了两件衣服,就赶紧上了马车。

  饶是这一路快马加鞭,甄氏心里都惴惴不安。

  从前想着京城和桐城不远,坐着马车八九日就能到达,可真的出了十万火急的事情,别说是八九日,连一日都嫌长。

  这么一想,甄氏倒是庆幸两个姑娘都嫁在京里,有什么事儿她一顶轿子,不用一个时辰就能赶到了。

  日盼夜盼入了桐城,到了甄府。

  门房上一听是姑太太、姑老爷一家回来了,赶忙进去通传。

  杜云萝扶着甄氏下了马车,一路往筵喜堂去,想到门口没有挂白灯笼,多少松了一口气,不管甄老太爷能不能救回来,好歹这最后一面是赶上了的。

  半途上遇见迎出来的王氏,王氏拉着甄氏的手道:“六娘是一收到信就赶回来了?”

  见了娘家人,甄氏眼眶通红,急切问道:“二嫂,父亲到底如何了?”

  王氏叹了一口气,一面走,一面道:“三天前醒是醒了,但……”

  听见醒了,甄氏面上一喜,这个“但”字又让她的喜悦瞬间消散,嘴唇嗫嗫,死死拽紧了王氏的手。

  王氏道:“大夫说是偏枯,只能养着。”

  甄氏脚下一软,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去,亏得王氏和杜云萝一左一右扶住了。

  偏枯之症,并不是醒过来了就没危险了,尤其是刚刚病发,一个不注意,随时会没命,就算拖住了,也就是养着,能不能坐起身来,能不能下地走动,都是未知的。

  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一月两月也就罢了,时间久了……

  甄氏都不敢往下想。(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