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病情

第二百三十二章 病情

  杜云萝跟着王氏和甄氏迈进了筵喜堂。【风云小说阅读网】

  她记得,前回来时,筵喜堂里笑语不断,丫鬟婆子们脸上都喜气洋洋的,可这一回,人人都不见笑容,低头做着事情。

  迈进正屋,梢间的罗汉床上,侯老太太神色疲惫。

  甄氏三步并作两步扑到侯老太太跟前,握着老太太的手,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侯老太太拍着甄氏的脊背,张口要说话,却成了几声咳嗽。

  王氏的女儿甄文琪赶紧端了茶水过来,伺候侯老太太饮下。

  杜云萝垂手站在一旁,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外祖母。

  与去年相比,外祖母看起来苍老多了,她原本保养得极好,连夏老太太都羡慕她康健的身子骨,可这会儿一瞧,甄老太爷的病情在这半个月里给了老太太极大的打击,一下子似是老了十岁。

  罗汉床里头叠了床被褥,看来内室留给了甄老太爷养病,侯老太太一直歇在梢间里。

  侯老太太哑声道:“先进去看看老太爷吧。”

  甄氏含泪点头,牵着杜云萝进了内室。

  绕过福禄寿插屏,拔步床上的青竹幔帐被撩起挂在铜勾上,甄老太爷平平躺着,露在被子外的手瘦得皮包骨头。

  甄子珉站起身来,冲她们微微颔首,走到床边俯下身子,贴着甄老太爷道:“父亲,六娘和云萝来看您了。”

  甄氏上前去,一把握住甄老太爷的手,杜云萝亦跟了过去。

  她看清了甄老太爷的状况,老人面色发黄且阴沉,杜云萝的心几乎沉到了底,她前世活了那么久,见过无数老迈病故的人,他们的面色都是如此,不仅是黄,而且暗,透着一股死气。

  前回她离开桐城时,甄老太爷也病歪歪躺在这里,可当时他的状态远比现在好得多,谁知一年光景,竟然……

  甄老太爷半睁着眼睛,眼珠子浑浊,张嘴发出“啊、啊”的声音。

  甄氏回头看向甄子珉,问道:“二哥,父亲说不出话吗?”

  甄子珉声音晦涩,道:“偏枯之症,说不出来。”

  甄氏抹了把眼泪,凑过去与甄老太爷又说了几句,老太爷眼中流出泪水,嘴巴一张一合,只是他的话,谁也听不懂。

  见此,甄氏哭得越发凶了。

  杜云萝陪着掉眼泪,又劝了甄氏几句。

  外头一阵脚步声,梢间里传来杜怀礼与杜云荻的声音,很快,两人便进来了。

  杜云萝把床前的位子让了出来,而后仔细打量着内室里。

  后窗开着,秋风凉爽,吹散了室内的药味和病人的酸臭味道,可这不是长久之计。

  春秋还好,到了冬天,甄老太爷病中体弱,还开窗散味道,只怕他身体吃不住的,可若不散,屋里头的味道能有几人受得了?

  伺候的丫鬟婆子,侍疾的儿子孙子,生出些厌烦心思来,那……

  可要说甄老太爷铁定没有命了,谁也不敢如此断言,偏枯之症,没了命的有,养回来之后照样能走能吃的也有。

  甄老太爷瞧着是凶险万分,可兴许能熬过去呢?

  甄氏哭了一场,叫杜怀礼几人给劝住了,杜云萝扶着她到梢间里坐下,王氏命人打了水来给甄氏和杜云萝净面。

  甄氏哭过了,说话有些一抽一抽的:“父亲他,怎么突然之间……”

  侯老太太唉声摇头。

  王氏道:“老太爷爱吃酒,中秋那日贪杯,看月色好,又要去园子里赏月,这才……说起来也怪我们晚辈不仔细,若多劝着老太爷一些,不贪杯,不去逛园子,也就不会出这种事情了。”

  甄氏又问:“怎么今儿没见到大哥大嫂?”

  王氏红着眼睛道:“老太爷摔了之后,桐城里的有些名气的大夫都说不好,大伯接受不了,也不甘心,说要去寻名医,这些日子把附近城镇的大夫都请了个遍,却……

  大伯不肯放弃,还要继续寻,我们怕他路上出些状况,就让谦哥儿和渊哥儿跟着,彼此有个照应。

  大嫂这半个月里外操持,扛不住也病了,婷姐儿在跟前伺候。”

  甄氏听得心酸不已,甄老太爷一出事,这个家里整个儿就乱套了,幸亏王氏还挺得住,这后院里的大小事体才不至于都趴下了。

  侯老太太叹道:“都是孝顺孩子,就看老太爷能不能挨过去,多享几年儿孙福了。”

  王氏赶忙宽慰道:“您想啊,老太爷逗鸟听曲,最是爱享乐的人了,还未享过四世同堂的福,定是舍不得走的。”

  丫鬟婆子们也赶紧帮忙劝着。

  知道陈氏病着,甄氏少不得过去探望。

  去年甄文谦闹出来的那一出,让甄氏和陈氏之间添了尴尬,可事到如今,不是计较那些的时候,加之甄文谦也不在府里,杜云萝便随着甄氏一道去了。

  陈氏脸色廖白歪在床上,甄文婷下巴削尖,也没什么精神。

  说起甄子琒去寻医,陈氏簌簌落泪:“你大哥是心里愧疚,那日是他陪着老太爷是逛园子的,结果他自个儿酒劲上来了,一屁股摔到地上,丫鬟婆子们都拉他去了,老太爷心急着要上前看他,一个不小心就……

  哎,这世上要有后悔药,他把整个家赔进去都要寻了来。”

  “这也不能怪大哥。”甄氏道。

  人吃多了酒,遇事时反应就会慢很多,甄子琒的酒量如何,甄氏是晓得的,不用二两就能醉酒不起,那日多饮了两杯,后劲上来时站不稳也是常情。

  丫鬟婆子们都照顾甄子琒去了,要不然,即便甄老太爷脚下打滑,也该有下人出手扶住的。

  只能说,事情都正好撞在一块了。

  陈氏道:“我们不怪他,可他自己怪自己哩,整日里就知道去寻大夫,有时两三天才回来,胡子邋遢的,我都不敢认他,又不能不让他去寻。”

  甄氏抿唇,一时不知该怎么劝。

  倒是一旁的甄文婷,撅着嘴哼了声:“我们这种小城里哪有什么好大夫?我早说了,真要寻就去京里寻,京城里人才济济,说不定真有人能救祖父。就算京城里人生地不熟,可不还有姑母在吗?叫姑父姑母打听一番,偏偏父亲拉不下脸去京城。哥哥那点破事是丢人,但也比祖父丢命强。”(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