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寻医

第二百三十三章 寻医

  <=""></>

  陈氏重重咳嗽起来,胸口起伏,整张脸涨得通红,好不容易稳住了气,死死拉着甄氏的手,道:“六娘,你别听那死丫头胡说八道,事情一是一、二是二,当初是谦哥儿错得离谱,你大哥也不会为此跟你生嫌隙,他知道对不起你和云萝,愧对你们,可他不会因为没脸见你就不顾老太爷的命了。”

  甄氏叫甄文婷的一番话给说得怔住了,半晌回过神来,瞪大眼睛道:“是了,我怎么就给忘了呢,早知道该从京里请几个大夫随行的,这下好了,再写信回去,又要耽搁半个月……”

  杜云萝也是懊恼不已,信上说甄老太爷不行了,他们就各个以为老太爷药石无医,这一趟回来就是崩丧,赶得快还能瞧上一眼,慢些就只能拜灵堂了,却没想到,老太爷还拖着,只要还拖着,说不定就有戏。

  再是懊恼,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甄氏与陈氏说了一声,与杜云萝一道去寻杜怀礼,想让他给京里快马加鞭去信,让杜怀平寻几个对偏枯有经验的大夫请到桐城来。

  这一趟回来,王氏依旧安排了前回住过的小院给他们一家。

  赵嬷嬷带着人手收拾了大半,杜怀礼从筵喜堂出来后,就在屋里歇息。

  甄氏迈进去,顾不上歇口气,就把请大夫的事体与杜怀礼提了。

  杜怀礼点头,催着杜云荻研墨。

  刚要提笔写信,外头就是一阵匆匆脚步声,一人几乎是跌跌撞撞冲进来的,见杜怀礼几人都在书房里,又一把撩开帘子进来。

  待来人握住了杜怀礼的手臂,杜云萝才看清那人模样。

  那是甄子琒。

  杜云萝看了一眼,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陈氏说他每次回家来都胡子邋遢的,已经是嘴下留情了。

  甄文谦与甄文渊两兄弟随后进来,向众人行礼。

  面对杜云萝时,甄文谦唤了声表妹,就急急挪开了视线,垂着头不再言语。

  杜云萝对他没半点儿好感,也懒得理会这人到底在想什么,她只是抬头看着甄子琒。

  甄子琒双眼通红,眼下青肿一片,声音干涩,道:“妹夫,我打听到了,十年前有一位御医告老,他夫人的娘家就是青连山下的村子里的,他老人家这十年就一直住在村里。

  我去求过他,可御医不肯见我,我想他是不是总给贵人们看病,我就是个秀才他看不上啊,妹夫你是官身,杜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你帮我去求求他,求他一定来给父亲治一治。

  那可是御医啊,天底下最好的大夫了。”

  甄子琒说着说着就要哭出来了,他年纪不轻了,可甄老太爷出事,他却无能为力的时候,他想,他跟一个孩子没什么区别。

  他在那村子里求也求了,跪也跪了,磕头也没拉下,可人家就是不肯见他。

  明明一个好大夫在眼前,却求不回来,甄子琒心急如焚,直到听闻甄氏一家到桐城了,他连忙赶回来,一心想着兴许杜怀礼能请动老御医。

  杜怀礼闻言,自是没有推拒,只是今日天色已晚,便说好先把求医的信送出去,有备无患,明日一早就去青连山请那位御医。

  甄氏一夜无眠,醒来后也要一同前往,青连寺就在青连山上,那里供奉的是药王菩萨,她要好好去拜一拜,求药王菩萨保佑。

  王氏很是赞同,甄老太爷床前伺候的人手足够了,与其在家里惴惴不安,不如去菩萨跟前磕头,不管显不显灵,多少也是个心安。

  王氏在府里脱不开身,让丫鬟取了抄好的经书给了甄氏:“这个时节,没有提前递帖子,泉水是不用想了,但入寺拜一拜还是行的。不过,就怕跟去年一样遇见贵人访寺,不让你们进去,六娘你带着这些经书,万一能以此说动……”

  甄氏赶忙让赵嬷嬷收好。

  马车一路往青连山去。

  甄氏靠着引枕闭目养神,杜云萝却是想着甄子琒的话。

  若那位御医真的是只肯给贵人看病,不晓得杜怀礼出面能不能让他给了薄面了。

  至于青连寺里,如去年一般遇见贵人访寺,要是个她认得且还能说上几句话的贵人就好了,她一定要请人家帮忙去说服御医,便是欠下人情,也总比眼睁睁看着甄老太爷受苦受难要好。

  到了青连山脚,杜怀礼和甄子琒,带着甄文谦和甄文渊去拜访老御医,甄氏带着一双儿女继续往山上去。

  今日的青连寺没有闭门谢客,山门处有不少香客进出,杜云萝一看,不由遗憾地叹了口气,她的希望落空了。

  甄氏到了药王殿,把带来的经书给了师傅供奉,又添了不少香油钱,在药王菩萨跟前跪下,双手合十,虔诚无比,嘴唇一张一合,低声求着。

  杜云萝和杜云荻也一左一右跪下,好生求了一番。

  依着甄氏的想法,时间有限,她是不打算在青连寺里多做停留的,可这些日子匆忙赶路,她身子发虚,加上昨日哭了许久,夜里又没有睡好,从菩萨跟前爬起来的时候,整个人摇摇晃晃的,看得杜云萝一阵心惊胆颤。

  杜云萝让许嬷嬷去安排厢房,甄氏不肯,许嬷嬷见劝不住她,当即也不劝了,只让人安排了厢房和斋饭,便是叫甄氏埋怨死,许嬷嬷也不管了。

  甄氏拗不过许嬷嬷,更拗不过杜云萝和杜云荻,只好叹了一口气,去厢房里歇了。

  杜云荻和杜云萝不敢惊扰甄氏休息,就在隔壁厢房里坐着。

  想起去年曾在寺中竹林遇见过穆连潇,杜云萝思忖了一番,起了故地重游的心思,便起身往外走。

  杜云荻疑惑地看着她:“莫乱走,回头母亲要担心的。”

  锦蕊垂手站在一旁,一个念头不住在心中盘旋。

  寺中厢房格局布置基本相同,自家姑娘是不是想起去年事体而觉得格外不自在?

  不自在也是人之常情,姑娘都被逼得披头散发跳窗子了,换谁能跟没事人一样?

  锦蕊至今都记得,甄文谦踹门的动静可大了,把厢房的门都给踹坏了,进来之后桌椅翻了翻倒得倒,要不是甄文谦酒劲上头睡过去了,连她都说不准要叫甄文谦打上一顿。

  当时的事儿,人人都烂在了肚子里,锦蕊更是闭口不提,连锦灵那儿都没透过一个字,而在书院里的杜云荻更是浑然不知的。

  锦蕊不好跟杜云荻解释清楚,又怕杜云萝在这里会胡思乱想,便道:“四爷,奴婢会看好姑娘的。”(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