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翻墙

第二百三十六章 翻墙

  甄子琒毕竟是读书人,心中激动归激动,礼数上的事体并不会疏忽。

  穆连潇看出这位就是杜云萝的大舅父,还了一礼。

  他与杜云萝还未成亲,不能以杜云萝的辈分去称呼,就像对杜怀礼,穆连潇是唤他为“杜大人”的。

  因而面对甄子琒,穆连潇称为“甄大老爷”。

  杜怀礼又向穆连潇简单介绍了甄文谦和甄文渊,三人彼此见了礼,甄子琒就退开了几步,紧张地看着那紧闭的木门。

  穆连潇走到门前,不疾不徐敲了敲,而后高声道:“邢大人,定远侯府穆连潇前来拜访,请您开门一见。”

  话音落下,里头并无任何动静,不知道那位老御医是否听见。

  隔了会儿,也没有杜怀礼口中的小童出来传话。

  杜云萝的心又提了上来。

  这位邢御医的脾气当真如此古怪?

  若穆连潇相请都请不动他,那他到底肯看谁的面子?王府、还是宫里?

  且不说请王府出面说项的难度,真有人肯开这个口,京城太医院里的在职的御医们也一样请动了。

  穆连潇又高喊了一声,他耳力好,听见里头院子里有人,只是对方不肯开门罢了。

  “云栖,”穆连潇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唤了声,等云栖上前,他道,“翻墙进去。”

  云栖见穆连潇不似说笑,便站在原地活动活动筋骨,比划了一下墙高,往后退开了两步。

  杜云萝瞪大了眼睛,翻墙进去,这哪里是请大夫?这要成了强抢大夫了吧?

  若是邢御医为此心中不满,不肯好好替甄老太爷看诊,这可如何是好?

  目光灼灼,穆连潇知道杜云萝在看着他,他侧过身来,低声道:“真是邢大人的话,无妨的。”

  杜云萝微怔,她的心思,他一清二楚,而且还特意安慰她,杜云萝心中一暖,抿着唇笑了。

  她不认得这位邢御医,可穆连潇认得,他说无妨,那一定就是无妨的。

  她相信他。

  云栖冲向围墙,双脚用力在墙面上一蹬,身子跃起,如燕子一般轻盈转身,落在了墙内,院子里传来妇人的一声惊叫。

  甄子琒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

  这位世子爷不愧是将门出身,行事如此果断决绝,他自己背地里也动过砸开门强硬带走御医的心思,只要能让他给甄老太爷看病,回头叫他去府衙里蹲上几个月,他也是肯的。

  可心思归心思,他没有孤注一掷的勇气和胆量。

  木门吱呀一声,叫云栖从里头打开了。

  穆连潇大步迈了进去,看了一眼举着柴火棍的凶猛妇人,她背后的庑廊上,站着个一脸惶恐不知所措的幼童。

  穆连潇还未开口,连吃了几回闭门羹的甄子琒就冲了进来,嘴上道:“老大人、老大人,您在哪个屋里?赶紧救救我父亲吧。”

  妇人咬牙切齿,尖声大道:“都滚出去,不然我喊人了!”

  话音未落,传来哐当一声脆响。

  穆连潇循声望去,看向西边一间破旧不堪的小屋。

  云栖轻巧绕开妇人,一把推开了小屋的门,甄子琒紧随其后,往屋里探了个头,待看清里头样子,不由惊呼出声。

  “爷,您来看看。”云栖唤道。

  穆连潇走到云栖身边,只看了一眼,他的唇就紧紧绷成了一条线。

  屋里乱得一塌糊涂,没有窗户,光亮来自于东一条缝西一条缝的屋顶,墙角的木板床上,躺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老人颤颤巍巍看着他们,眼中满满都是泪水。

  “是、是定远侯府上的?”老人声音嘶哑,他似是用劲了全身的力气在说话,“我是老邢,救我,你救我。”

  虽然从前见邢御医时,穆连潇还年幼,可他还是能认出这位变化极大的老人正是邢太医,他走到近前,这才发现老人的双脚发黑,已然坏死。

  云栖也跟了进来,一看这状况,二话不说抱起了邢御医,走出了破屋子。

  外头的人见了,一时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许久,甄氏才低呼道:“这、这人是邢御医?他竟然……”

  妇人的脸色异常难看:“你们要把我公爹带去哪里?官家就是这么不讲理的?”

  “公爹?”穆连潇淡淡扫了妇人一眼,妇人和幼童身上的衣服干净,而邢大人蓬头垢面,“这般伺候公爹,你可知道孝字?邢大人是我定远侯府带走的,你大可去府衙告。”

  民告官,妇人根本没有那个胆子,而且,她深知是她理亏。

  妇人没敢动弹,直到邢大人颤抖着说出要带宁哥儿走,她一下子跳了起来,扑过去要把孩子护在怀里。

  甄家的几个小厮有眼色,自家老太爷就靠这半死不活的邢御医了,自然是唯御医马首是瞻,别说带上个孩子,就是把整个院子拆了搬回去,他们都二话不说撸袖子开干。

  妇人一人哪里比得过小厮们,宁哥儿又没有半点儿挣扎,叫个小厮一把抱起,走出了院子。

  妇人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若是这宅子就在村子里,左右邻居还能帮着她拦一拦,可偏偏是在村子角落,她就是喊破了嗓子,也没几个人能听见。

  眼看着这一行人都要走,她又爬起来要追上去。

  甄氏和杜云萝是女眷,脚步比不上乡野村妇,穆连潇赶忙在两人跟前挡了,看着想扑上来的妇人,道:“想跟就跟上来,到了桐城,就送你去府衙。”

  妇人面色灰败,脚下跟灌了铅一样,再不敢动了。

  她怎么能去府衙,去了府衙,她连命都要丢了。

  回到村口,甄子琒把一辆马车让给了邢御医,其余人能挤的就挤一挤,真坐不下的小厮们就拿了些银子走回城。

  杜云萝紧紧依着甄氏坐着。

  甄子琒也跟他们挤在一辆车上,与杜怀礼道:“妹夫,你说这邢御医是怎么一回事?他自己都半死不活的,能救父亲吗?”

  杜怀礼皱着眉头,道:“我看邢御医是伤了脚,又体虚,并非病重,他儿媳没有照顾好他才会如此。大夫救人靠本事,不靠腿,一定可以的。”

  后头这句话说得在理,甄子琒不住点头:“我们是错怪他了,他不是看不起我们,是他自己也身处困境。

  另一辆车上,云栖照顾着邢御医,穆连潇坐在一旁,抱着怯生生的宁哥儿。

  -----------

  app看不到作者的话,96就在这里说一下。

  订阅超过1000起点币,就可以免费获得一张评价票,目前的章节数,高v全订就够了,请有票的书友们帮忙投一下,请给我满分,打滚求分~~

  以及,qq书友群号546、281、175,欢迎书友们来~(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