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好奇

第二百三十七章 好奇

  邢御医呼哧呼哧喘了两口气,道:“这下我死不了了,先让我喝两口水。”

  云栖看向穆连潇,见穆连潇点头,他便倒了一盏茶,伺候邢御医饮下。

  邢御医匀了匀气,道:“我是大夫,能吃什么能喝什么,我自己清楚。我就是坏了腿,又吃喝不足,等下喝点粥,养上十天半个月,还能再活好几年。”

  云栖晓得这话是说给他听的,他不跟上了年纪的人争长短,只顺着道:“您说得是,等到了城里,奴才就给您弄些白粥。”

  穆连潇本想问一问邢御医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可见他体弱,还是按捺住了。

  反倒是刑御医,指挥着云栖添茶倒水,又发现车上有几块米糕,让云栖拿水泡软了,一口一口吃下去。

  到桐城外头时,邢御医开口了:“家门不幸,摊上这么个儿媳,要不是我咬死不说出银子藏在哪儿,我半个月前就死了。

  我听到他们在门口求医,偏偏我半点动弹不得,你说他们怎么就不撞门呢?

  还是你机灵,知道硬闯。”

  穆连潇叫邢御医说得哭笑不得。

  甄子琒他们是想求御医救人的,又不知道邢御医的脾气,不敢撞门才是寻常,而他认得邢御医,从前邢御医和老侯爷穆世远即便不是好友,也是能说上几句话的,他登门来,邢御医不至于闭门不见。

  院子里有人,却没有半点回应,穆连潇这才起了疑心,让云栖翻墙。

  穆连潇道:“我知道邢大人您轻易不看诊,不过那位甄老太爷是我未婚妻的外祖父,还请您千万出手相救。”

  “我就说你怎么会来,原来是这样……”邢御医嘀咕完,颇为感慨,叹道,“十年前我离开京城时,你还跟着你那两个哥哥爬树掏鸟窝,差点叫老侯爷揍一通,现在都要成亲了。”

  云栖扑哧笑出了声,见穆连潇一眼睨了过来,赶紧憋着笑低下了头。

  穆连潇却笑不出来,他的心沉沉的。

  那是他最后一次爬树了,当时府中与现在完全不同。

  他们三兄弟淘气,老侯爷从校场回来气得扬手要打,吴老太君想护都护不住,他的四婶娘陆氏刚刚有孕,原本就宠他们兄弟的四叔穆元安越发疼孩子,这才从老侯爷手里把他们都保了下来。

  一月后,穆元安跟着老侯爷出征了,为了救老侯爷,他死在了边关,陆氏承受不了打击,没有护住遗腹子。

  几年后,又是一场血战,定远侯府里几乎都是孤儿寡母了。

  定远侯府的事情,告老之后的邢御医也都听说了,当即知道刚才的话不妥当,他便转了个弯,又道:“没有甄家求医,我也活不了,能治我肯定治。”

  治得了病,救不了命,大夫不是神仙,若是命中注定了的,再多药石也是徒劳。

  这些道理,穆连潇懂,甄家人也懂。

  马车驶入了甄府。

  听说把御医请回来了,等在二门上的王氏喜笑颜开,握着甄氏的手,道:“六娘,老太爷这回可算有救了。”

  甄氏也连连点头,但也把邢御医的状况和王氏说了:“亏得世子果断,不然我们便是跪上三天三夜也请不来御医。”

  王氏听得心惊胆颤的,她出身琅琊王氏,家中规矩重,但做事也体面,不说庶子庶女们,姨娘和嫡母之间的关系也算融洽,做主子的亦不会随意为难下人,至于晚辈对长辈的孝顺,更是不用提,那都是刻在骨子里的,没有人敢忘。

  王氏也听说过一些子孙不孝的故事,可那都是故事,不像邢御医这般鲜明,她念了声佛号,与甄氏和杜云萝一起去了筵喜堂。

  侯老太太翘首盼着,朝她们连连点头。

  甄子珉从内室里出来,道:“那位御医呢?怎么还没来?”

  甄文渊撩了帘子进来,拱手道:“祖母与父亲稍待,那位御医正梳洗更衣,很快就过来。”

  甄子珉不解了,这大夫可真奇怪,三请四请才肯来,来了还要沐浴更衣……

  罢了罢了,只要是个有真本事的,脾气怪就怪吧。

  甄文渊替邢御医解释了一番。

  听闻那御医家门不幸,半个月不曾好好吃饭喝水,差点叫儿媳饿死,侯老太太目瞪口呆,连连摇头。

  甄子珉也是愕然不已:“既如此,就让大夫先歇一歇,父亲的病,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的。”

  侯老太太也是如此想的,大夫自己身体欠妥,看诊上也会有所影响,人已经请到府上了,不如让他多歇息会儿,看诊时也能准确些。

  甄文渊又说到了穆连潇。

  杜云萝还没有过门,定远侯府与甄家本身并无关系,穆连潇原本不方便上门,可他是陪着邢御医来的,倒也是一个托词。

  既然来了,穆连潇就该来给侯老太太见个礼。

  侯老太太很想知道要娶杜云萝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当即不肯再病歪歪地靠着,催着丫鬟们给她更衣梳头,便是病中,也不能丢了甄氏与杜云萝的脸。

  众人都知道拗不过侯老太太,只好让丫鬟们动手。

  等侯老太太准备好了,穆连潇在甄子琒、杜怀礼、杜云荻的陪同下,到了筵喜堂。

  穆连潇一迈进来,就注意到了四周丫鬟婆子们暗悄悄打量他的目光,他晓得她们没有恶意,只是对他这个要娶甄家表姑娘的人好奇而已。

  进了梢间,穆连潇看到了直着背坐在罗汉床上的老太太,赭色回字纹交领上衣,头发梳得整齐,戴了青松石的抹额,第一眼看过去很精神,可再细细一看,病中神色骗不了人。

  甄子琒一一介绍。

  穆连潇拱手行礼,规矩到位。

  侯老太太眨了眨眼睛,在穆连潇直起身来后,她看清了少年的模样。

  身形颀长,五官俊朗,笑容粲然,一双眼睛清亮有神,剑眉入鬓,英姿勃勃,真真是好模样!

  品行不是三言两语就能看出来的,但侯老太太以为,能有这样炯炯有神的眼睛的人,心性定是不差的。

  侯老太太点头,暗暗夸赞甄氏会挑,给杜云萝挑了一个好的。

  穆连潇又向甄子珉夫妇与甄文琪见礼,至于病中的甄老太爷,他没有进去打搅。

  礼数周全之后,穆连潇就退了出来,也免得侯老太太为了颜面强撑着身子骨。(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