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诊断

第二百三十八章 诊断

  <=""></>

  陈氏的院子里,有婆子进来传了消息,说是御医请回来了。

  提着的心落下,陈氏长长松了一口气。

  若老太爷好起来,自是人人高兴,若御医也说老太爷没有机会了,想来甄子琒也能接受,而不会再天天外出访医了吧。

  甄文婷抿着茶抬起头来,道:“姑父出马,那御医就请回来了?御医真的是个眼高于天的人?”

  婆子连连摆手,道:“不是姑老爷请动的,是定远侯世子,就是我们表姑娘的未婚夫请的,那位御医并不是看碟下菜,而是自己也遭了苦难。”

  甄文婷瞪大了眼睛,看向陈氏。

  陈氏皱着眉道:“当真?”

  “奴婢可不敢乱说,那御医两条腿都废了,叫人背进府里的,多少人都看见了,”婆子说到一半,反应过来陈氏问的不是这个,赶忙又道,“世子刚刚去筵喜堂里给老太太见礼了。”

  人都到了筵喜堂了,那肯定假不了。

  陈氏又问:“世子还在筵喜堂吗?”

  婆子摇了摇头:“回前院去了,姑老爷与二爷、表少爷陪着说话。”

  “谦哥儿呢?”一听甄文渊在座,陈氏紧张起来,“谦哥儿没有一块陪着?你去寻谦哥儿,让他也去。”

  婆子嘴上应着,转身要出去。

  甄文婷站起身来,追了两步,道:“妈妈可别去寻哥哥,老老实实太太平平的吧。”

  这婆子去年也是去了青连寺的,只不过她当时跟着主子们去取泉水了,回到厢房时见了那副情景完全懵得说不出话来。

  叫甄文婷这“老老实实太太平平”八个字砸下来,婆子还有什么听不懂,猛一阵点头,小跑着走了。

  陈氏白着脸看着女儿:“你胡说什么呢!”

  “您说我胡说?”甄文婷转过身来,细长食指点着自个儿的鼻尖,一脸的难以置信,“您不就是怕二哥与那世子熟悉了,又有琅琊王家做靠山,往后把长房压得抬不起头吗?您不肯让二哥独占鳌头,可您让哥哥去,您是让他去作陪还是去添乱的呀?”

  陈氏眸中厉光一闪。

  甄文婷又道:“世子那可是从京里来的,为人肯定精明,哥哥要是三两言语叫人看出端倪,再把去年的事儿翻出来,您不怕我们府里丢人?

  再说了,要是云萝和世子为此生了嫌隙,事体传回京城去,害得姑母在婆家抬不起头来,祖父祖母还不恨死您了呀!

  杜家也好,侯府也罢,这回可不是您想不想攀、攀不攀得上,而是我们长房根本没脸儿去攀。

  要我说啊,您就消停些吧,养病要紧,整日躺着,就别说二婶娘收了掌家大权不给您了。”

  甄文婷语速快,说什么都跟倒豆子一样,陈氏几次想打断都没插上嘴,气得咳嗽不止。

  接了甄文婷递给她的水,陈氏饮了两口,这才喘着道:“我怎么就生了你们两个讨债的!”

  筵喜堂里,总算是等来了邢御医。

  他知道两条腿是救不回来了,便坐上了轮椅。

  杜云萝见甄子琒推着邢御医的轮椅进来,多少有些唏嘘。

  时人不爱轮椅,坐上轮椅就等于承认自己是个废人了,像杜老太爷,宁可拄着拐杖一撅一拐的,走远些时坐软轿,也坚决不肯坐轮椅。

  邢御医此时的精神比在村子里时好多了,但依旧消瘦,眼眶下凹,看起来有些吓人。

  甄子琒和甄子珉陪着进了内室,其余人都在外头等消息。

  等待最是焦心,没有人说话,只以目光相互安慰着。

  拔步床边,邢御医仔细检查,他尽力而为了,可毕竟身子太虚,请脉时他的手都有点发抖。

  甄老太爷醒着,听说这是请回来的御医,他半张着嘴“啊啊”叫唤,眼睛湿润。

  邢御医又在甄老太爷的手上、腿上按压,一番检查下来,他累得气喘吁吁,瘫坐在轮椅上。

  甄子琒和甄子珉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都急于知道邢御医的诊断,可又怕说出来的状况不好,甄老太爷听了会扛不住。

  甄子琒握住了轮椅椅背:“我送您出去。”

  邢御医当了一辈子大夫,什么样的家属没见过,当即就笑了,对甄老太爷道:“老哥,你放心,你死不了,我这样的还能活几年,你不会比我差。”

  甄老太爷浑浊的眼中满满都是泪水,他不会死,他还能活!

  甄子琒亦是喜极而泣,甄子珉噙着眼泪,弯腰替甄老太爷抹脸。

  甄子琒把邢御医推回了梢间里。

  见他眼睛通红,脸上还有泪水,众人心里都七上八下了,甄氏不自禁捏紧了杜云萝的手,杜云萝吃痛,却没有挣。

  邢御医道:“虽是偏枯之症,但还未到绝路,照我看,老哥的脑子还是清楚的,跟他说话他都听得懂。

  保命不难,但能不能再说话、坐立行走、自己吃喝拉撒,我只能尽力而为,余下的都是造化。

  偏枯的人照料起来很辛苦,不是一月两月,而是好几年,我晓得甄家有底子有下人,不缺人手不缺药材,但丑话说在前头,你们要想好。”

  甄子琒急急开口:“想好的想好的,只要父亲能活着。”

  甄子珉从内室出来,也接了话:“我们都想明白的。”

  “儿子是儿子。”邢御医嘀咕了一句。

  声音极清,王氏离他近,还是听见了,想到这邢御医的遭遇,王氏赶忙表态:“您放心,我们都会孝顺伺候公爹一辈子。”

  邢御医睨了王氏一眼,见她神色坦荡,心里哀哀叹了一口气。

  这真是人家的媳妇啊!

  哪像他家那个催命鬼,恨不能要了他的命!

  邢御医为了省力气,口述了药方,又让甄子琒去寻个懂针灸的大夫回来。

  甄子琒不太理解。

  邢御医苦笑,道:“我现在这身子,连诊脉时手都抖,还怎么拿针?你只管去请,只要会认穴位、下手准的就好,我会教他怎么扎针。”

  甄子琒赶忙应下。

  前院里,穆连潇几人听闻邢御医的诊断,都放下心来。

  邢御医和宁哥儿在甄府里住下,穆连潇不方便留宿,依旧去了驿馆。

  这一夜,甄府众人总算睡了一个安稳觉。

  除了甄文谦。(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