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贬低

第二百三十九章 贬低

  甄文谦睡得不好。

  梦里,他看到了杜云萝,她亭亭玉立站在庑廊下,一颦一笑都勾人心神,她温和与身边的丫鬟说着话,无论是模样还是性子,都和小时候的糯米团子截然不同了。

  他赶紧走上前去,他唤她“表妹”,但杜云萝对他冷淡又疏离,丫鬟都一脸戒备地看着他,不叫他靠近分毫。

  而后,他看见杜云萝笑了。

  杏眸弯弯,波光粼粼,似是一汪动人湖水,又像一块清透宝石。

  这样的笑容让甄文谦激动万分,他伸手想去够她,却发现她的笑容不是给他的。

  他顺着她的视线望去,那是穆连潇的身影……

  甄文谦惊醒过来,撑坐起身,瞪着眼睛直喘气。

  没有月光没有繁星的夜里,伸手不见五指,远远的,他听见打更的声音,此时正是三更。

  他颓然倒下身去,这个梦境实在糟心透了!

  从前甄文婷说他嫌弃杜云萝性子不好,说杜云萝出落得跟神仙似的,捧着圣旨要入侯府,他彼时烦躁归烦躁,却与今日不同。

  今日,他见到了那位定远侯府的世子。

  穆连潇就这么出现在了邢御医的家门口,让所有人都意外不已。

  甄文谦暗暗观察了他,也留意到了他和杜云萝的动静,看到穆连潇安抚杜云萝,看到杜云萝对穆连潇露出笑容。

  即便隔着帷帽,他也看清了那个灿然笑容。

  和他梦里的笑容一样。

  不用甄文谦自惭形秽,人人都看得出来,穆连潇比他出色。

  以前还有些介怀的侯老太太在见到穆连潇后,那份满意和喜悦就写在了脸上,他的父亲亦是如此,穆连潇把邢御医给带回来了,甄子琒就觉得这人是千般好万般好了。

  甄文谦听甄文渊说,二房里对这位未来的表姑爷也很喜欢,都认为云萝是寻了个好丈夫、好婆家。

  连府中下人们都在谈论这位出身不凡又没有半点架子的世子。

  这些话语落在甄文谦耳朵里,让他格外尴尬,别人夸赞穆连潇,就等于是在贬低他甄文谦,他不是一个好丈夫,甄家也不算一个好婆家了。

  甄文谦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庆幸今日甄文婷没有见到穆连潇,若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说他呢……

  他又想起了去年的事情。

  怎么就因为甄文婷的几句话,因为几口酒,他就做出了那等事情来?

  身上有那么一个污点,他根本抬不起头,不管杜云萝往后日子好坏,不管他甄文谦往后又如何如何,这个污点会一直跟着他,压在他的背上。

  这种感觉,真的糟透了。

  前院里,邢御医费劲地转着轮椅到了院子里。

  夜幕中,一人从廊下缓步出来,对他施了一礼,正是云栖。

  邢御医道:“你倒是准时。”

  云栖笑了:“您老人家定的时间,奴才哪里敢耽搁。”

  邢御医轻哼了一声:“我知道你们世子是好意,不过我大把年纪,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我看这甄家是厚道人家,我治好他家老太爷,他们不会亏待了我和宁哥儿。

  我寻你来,是有事体请你们世子帮忙,我攒了一辈子的银子,不想便宜了那个贼婆娘,我告诉你地方,你去取。”

  云栖自是应下,末了道:“您的腿……”

  “彻底废了,不用折腾了,”邢御医苦笑,“一双腿和一条命,芝麻丢了就丢了,我好歹抱住了西瓜。”

  云栖问起邢御医经过,本以为他不会说,没想到邢御医还是说了。

  邢御医的儿子前两年没了,宁哥儿的娘没提改嫁,邢御医还是挺满意的。

  可慢慢的,他就察觉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儿媳偷人了。

  半个月前,叫邢御医撞破,那奸夫落荒而逃,邢御医追赶时摔断了腿。

  本来好好养,也不至于如此,可宁哥儿的娘见事情败露,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邢御医关在破屋子里,只给一点吃食,逼问他家中银子的下落。

  邢御医知道,宁哥儿的娘舍不得宁哥儿,她要带着儿子改嫁,少不得要多收拢些银子,免得宁哥儿往后受大罪。

  邢御医不说,宁哥儿的娘把家里都翻了个底朝天了,还是没翻出来,还要让宁哥儿伺候这老不死的,她气都要气昏过去了。

  而邢御医,受伤之后又遭此罪过,身体没有彻底垮掉是因为他忽悠着宁哥儿给他偷拿了些吃食。

  原本以为撑一天算一天,谁知柳暗花明,他竟然脱离险境了。

  “这般品行不端,我不会把宁哥儿教给她抚养。”邢御医忿忿,偷人还可以说是一时鬼迷心窍,可要害死他,就是彻头彻尾的黑心肠了。

  云栖听完,暗暗想,难怪那妇人一听说要送她到衙门就傻了,只偷人这一条,就能要了她的命。

  “您老人家放心,只要银子还在,奴才就给您一文不少地拿回来。”云栖道。

  邢御医低声道了谢。

  云栖回驿馆禀了穆连潇,等天亮开了城门,他就策马去了青连寺下的村子里。

  邢御医和宁哥儿被一群衣着光鲜的人带走了,村里无处人都看见了,尤其是邢御医的那副模样叫人心惊胆颤,村民你一言我一语的,把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

  宁哥儿的娘只能躲在家里,等到天黑时,才提着包袱开溜了。

  她心里知道,银子也好,宁哥儿也罢,她都捞不到了,不如早早离开,免得叫村里人的唾沫淹死。

  云栖到了那空荡荡的院子里,照邢御医的话寻到了一个小荷包,打开一看,正是一叠银票,他赶忙收好,回了桐城。

  甄府门房上的都认得云栖,晓得他来寻邢御医,就放他进来了。

  邢御医拿到了银子,分外激动,贴身收起来,道:“我一辈子就攒下这些。”

  云栖笑了:“您不点一点?”

  “点什么?”邢御医哼道,“穆世子身边的小厮,能眼馋我的银子?”

  云栖憨憨笑了。

  邢御医道:“告诉世子,白日里已经给甄老太爷施了一回针了,与我料想的差不多,最多半个月,他能开口说话。”

  云栖欢喜不已,连连作揖:“您老人家真是华佗在世,这么一来杜姑娘可就放心了,我们爷也放心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