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四十章 好转

第二百四十章 好转

  筵喜堂里,侯老太太的气色好多了。

  邢御医来了有四天了,老太爷的起色不大,可众人都看得出,老太爷不会一夜之间就叫阎王爷收走了,家里上下都做好了长期照料甄老太爷的准备,没有人心急,反倒是都踏实下来了。

  侯老太太身体底子好,之前叫突然的变故给打击了,现在一切安稳,她又吃了邢御医几帖药,整个人精神多了。

  侯老太太握着甄氏的手,笑容满面:“这一回亏得你们赶回来,若不然……”

  见甄氏微微皱眉,侯老太太忙道:“不说那些丧气话,六娘啊,你父亲好得慢,但性命无忧了,你大可放心,过两日就回京城去,怀礼要去衙门,云荻也要念书,不要耽搁了。”

  这些事情甄氏心里也清楚,过阵子杜云诺就要及笄了,他们是要回京里去。

  可一想到甄老太爷还躺在床上,只能“啊啊”的跟她说话,甄氏又有些舍不得走。

  “母亲,我晓得的,您放心。”甄氏垂着头,算了算日子,要赶在杜云诺及笄前回京,他们顶多再在桐城留两日。

  甄氏咬牙到了最后一日,这才让赵嬷嬷和锦蕊领人收拾了行李,准备打道回府。

  一家人去向侯老太太辞行。

  侯老太太千般万般舍不得,可女儿毕竟是嫁到了别人家里,她不能占着霸着,母女两人又说了一番话。

  杜云萝进去看甄老太爷。

  老太爷醒着,他的面色依旧发黄,但那股阴沉之色散了许多,不再是死气沉沉的。

  杜云萝在床边坐下,低声道:“外祖父,我们今日就要回京里去了。”

  甄老太爷半张着无神的眼睛,嘴巴一张一合,发出几个很难听懂的音节来。

  杜云萝睁大了眸子,虽然听不懂,但比昨日只会“啊啊”要好多了。

  “母亲,母亲!”杜云萝连忙抬声唤甄氏。

  “怎么了?”甄氏快步进来,低头看着甄老太爷,“父亲?”

  甄老太爷干燥的嘴唇颤着,半晌冒出来模糊不清的音,像极了“六娘”,声音的最后是一口浊气。

  甄氏的眼泪倏然落下,她激动地握住了甄老太爷的手:“六娘在,六娘在这儿。”

  甄氏一哭,杜云萝也跟着眼眶一红。

  外间里侯老太太不知里头状况,心急不已,有丫鬟赶紧出去仔细说了,老太太颤声道:“快,快去请邢御医来。”

  甄子珉正好过来,险些与急着去请御医的丫鬟撞到一块。

  侯老太太笑着朝他招手,把事体一说,甄子珉哪里还忍得住,赶紧进了内室。

  甄老太爷看着儿子,眼中含泪,嗫着唇,断断续续说了一番。

  甄子珉极有耐心,这些时日都是他伺候老太爷,老太爷的一些举动他多少能领会,仔仔细细听了,半蒙半猜,道:“父亲,您是说,让六娘他们回家去,不用担心您,您会好起来的,是吗?”

  甄老太爷费劲地动了动脖子,他在点头,虽然幅度极小,但几人都看得出他在点头。

  甄氏哭得越发凶了:“您要好起来的,我们说好了,您千万要好起来。”

  甄老太爷又说了几句。

  甄子珉看向杜云萝,道:“父亲说他知道世子来过,可惜他病着,没亲眼看看世子是个什么样的。”

  杜云萝捂着嘴,拼命忍着眼泪。

  甄老太爷病得如此厉害,却还关心穆连潇,她知道,外祖父关心的其实是她,想看看她的未婚夫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能不能待她好,能不能照顾好她。

  杜云萝咽呜着道:“外祖父,您养好身子,下回我跟他一块来,您仔仔细细看看他,有哪儿不满意的,您只管说他……”

  说到一半,杜云萝到底忍不住,扑在甄氏怀里哭出声来。

  甄文谦推着邢御医的轮椅进来,后头跟着甄文婷,几人都把这番话听得一清二楚。

  甄文谦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紧抿着唇把邢御医推到了床前,道:“二叔父、姑母,御医来了。”

  甄氏赶忙拉着杜云萝起身,把位子腾了出来。

  回到梢间里,侯老太太便让人打水给甄氏与杜云萝净面。

  甄文婷取了香膏来,递给杜云萝,道:“你还真敢说,什么叫祖父看着那儿不满意就只管说他,那可是世子爷,岂是能随便说的?”

  杜云萝垂着眼,世子爷又如何,不也是甄老太爷的外孙女婿吗?有什么说不得的?

  穆连潇才不是那种不懂长幼尊卑、以权贵身份论话语的人。

  她的世子,可好了呢。

  这话只在心里哼哼,杜云萝没有去反驳甄文婷,她见识过甄文婷的那张嘴,得理不饶人,无理也要闹三分,杜云萝不想与她争个上下,声音传到里头去,反倒是让甄老太爷担忧。

  甄文婷见杜云萝半点反应都没有,不禁微微蹙眉。

  去年她就知道杜云萝变了,和小时候不同了,可这回一看,这变化还真的太大了,小时候根本半点亏都不肯吃,说她一句,她绝不会隐忍不发,现在……

  当真是女大十八变。

  也难怪陈氏嘴上不说,心里却一直后悔当时没答应侯老太太的提议,若是把这样的杜云萝娶回来,有侯老太太在,杜云萝就是家里的宝贝疙瘩,哪里还用担心长房会叫二房压一头?

  世上没有后悔药,要是有,不晓得陈氏是想自己吃呢,还是想塞进甄文谦嘴里,把青连寺里的荒唐事给揭过去。

  甄文婷犹自想着,杜云萝则不时留意着内室里的动静。

  两刻钟后,邢御医才被推了出来。

  他这几日精神头也不错,起码手不抖了,可以亲自给甄老太爷施针了。

  邢御医道:“再过些日子,老太爷说话会更清楚些,至于什么时候能自己动动胳膊动动腿,我还说不好。”

  便是如此,也足够叫人欢喜的了。

  侯老太太连连谢了邢御医,她晓得偏枯之症凶险,对她来说,老太爷能清楚张嘴说话,能喊冷喊热,就是一桩大幸事了,要不然,伺候的人弄不明白老太爷哪里不舒服,有些无从下手。

  甄氏闻言亦感激万分,一家人进去再次与甄老太爷辞别,这才启程出发。(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