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别扭

第二百四十一章 别扭

  马车驶离了桐城。

  回程不似来时一般恨不能日夜兼程,但也不好过分耽搁。

  绕道台铺镇,到了书院外头,甄氏拉着杜云荻仔细关照了一番。

  杜云荻笑着道:“母亲,等十一月三哥成亲,妹妹及笄,我会回京里来的,您莫要担心。”

  甄氏抿唇笑了。

  哪有当娘的不担心孩子的,虽然她已经适应了杜云荻在书院求学,但心里还是格外牵挂的。

  马车又行了两日,杜云萝突然来了葵水。

  除了头两个月痛得起不来之外,之后的数月间她的小日子还算好过,哪知这回出门在外,竟然是来势汹汹。

  马车颠簸,杜云萝躺得极不舒服,又是秋日里,出门没有带上手炉,一时也没个东西给她暖一暖。

  甄氏心疼不已,拿手替她捂着,可也收效甚微。

  此处离最近的客栈还需行上好几个时辰,甄氏与杜怀礼商议了,经过一处茶摊时就停了下来。

  身下的马车不再摇摇晃晃颠得骨头都要散架了,杜云萝稍稍舒坦了些,靠在甄氏怀里小睡。

  杜怀礼下了车,在茶摊里坐下,招呼随行的下人们一道吃些茶点。

  杜云萝睡得浅,额上时不时泌出一层薄汗。

  甄氏捏着帕子轻轻替她擦拭,抬眸见一旁的锦蕊也惨白着脸,她不由浅浅笑了:“吓着了?”

  锦蕊垂着眼帘,缓缓点了点头。

  她的小日子从来没有像杜云萝这般可怕,除了有些不自在,一样能走能说能做事,锦灵也是如此。

  锦蕊是听说过有些姑娘家小日子里不舒坦的,可她没亲眼见过,薛瓶儿比她年幼,其他各房各院的姐姐们若是身子不好在屋里躺着,她更不会凑过去打搅人家休息。

  “奴婢以为,只有头一两回会厉害些……”锦蕊低声道。

  甄氏放柔了声音,单手轻轻在杜云萝背上拍着,好像在哄个小娃儿似的:“等嫁了人生了孩子就好了,每个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锦蕊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杜云萝睡了两刻钟,隐约听见外头有些说话声,悠悠睁开了眼睛。

  虽听不清外面在说什么,可那声音清朗,语调熟悉……

  是穆连潇?

  杜云萝瞪大了眼睛,仰头看着甄氏。

  甄氏见她醒了,又是这么一副表情,哪里还不明白,嗔道:“你这真是驴脸皮、狗耳朵!”

  杜云萝咧嘴想笑,肚子却突然抽了一下,痛得她的笑容格外滑稽,喘了两口气,道:“母亲,我长得端端正正的,您怎么那样说我。”

  甄氏哭笑不得,捏了捏杜云萝的鼻尖,道:“世子也回京呢,骑马就是快,半途看见我们的马车就停下来问个安。”

  杜云萝应了一声,眨着眼睛往甄氏怀里挤:“母亲,我肚子痛,我们会不会耽搁很久?”

  “现在只能让你先缓缓,一会儿还要上路的,等夜里到客栈之后囡囡好好睡一觉,要明日里还痛得不行,我们就在客栈里住两日,”甄氏温柔道。

  “四姐姐的及笄礼怎么办?”杜云萝问。

  “能怎么办?等你不怎么痛了,我们日夜兼程赶路。”甄氏笑着说完,把杜云萝从怀里拖了出来,“娘去净手,你自个儿歇会儿,叫锦蕊陪着,不许胡闹。”

  杜云萝眸子一亮。

  赵嬷嬷撩开车帘,扶着甄氏下去了。

  杜云萝倚在车厢上,抓了甄氏的引枕抱在怀里,抿着唇等着。

  很快,车把式的位子上坐上来一人,车帘微微撩开了个角。

  杜云萝直直看过去,对上了穆连潇沉沉湛湛的双眸。

  锦蕊低呼一声,一脸为难地看向杜云萝。

  杜云萝睨了她一眼:“慌什么,没母亲的允许,他能过来?”

  甄氏好端端说要去净手,不就是叫穆连潇来跟她说两句话吗?

  两人一道说说话,就不会不停想着肚子痛了,再说了,前后都是杜家的人,杜怀礼和甄氏就在茶摊上,锦蕊和她在车厢里,穆连潇坐在车厢外,甄氏不用担心出什么事体。

  锦蕊听完,垂眸暗暗想,原来太太叫她陪着,不许姑娘胡闹,是这个意思呀……

  穆连潇笑着看着杜云萝,她的面色并不好,他问道:“我听说你不太舒服?”

  杜云萝下意识地咬住了下唇。

  前世是夫妻不假,可这会儿她还没嫁呢,她怎么能大咧咧地跟穆连潇解释她的状况,只好含糊应了两声,心里念叨着穆连潇不要刨根问底。

  穆连潇确实没有刨根问底,他的耳根子突然就红了。

  车厢里有一股血腥气,习武之人对这个味道最是敏锐,穆连潇一下子就明白了。

  他记得,从前云栖为这事烦恼过。

  他一个少年人,根本不懂这些,他妹妹葵水初至时,兄妹两人都被吓坏了,云栖急匆匆去向隔壁大娘求救,就怕妹妹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把大娘乐得直不起腰来。

  穆连潇正巧去寻云栖,就见那大娘笑个不停。

  那之后,他就明白女人每个月都会如此。

  猜出了杜云萝的状况,穆连潇别扭地摸了摸鼻尖,尴尬道:“好好休息。”

  杜云萝的脸霎时烧了起来,被看透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她低低哼了两声,转开了话题:“你急着回京里?”

  穆连潇亦松了一口气,道:“是啊,过几****二哥大婚。”

  叫穆连潇一提,杜云萝也想起来了,穆连潇和蒋玉暖的婚期就是这个九月里。

  杜云萝微微挪了挪身子,试探着道:“我听蒋姑娘说过,她是和乡君、大公子、二公子一道长大的,我听她的语气,她似乎与大公子更熟悉些。”

  这些话,当然不是蒋玉暖与她说的。

  蒋玉暖和穆连康之间的关系,几乎都是杜云萝前世的猜测和推断,她自认为她的设想是合理的,可毕竟不是实证,她想从穆连潇的嘴里打听一二。

  敢如此胡说,也是杜云萝知道穆连潇断不会去向蒋玉暖求证。

  穆连潇的眉头一拧,神色有些复杂,沉默良久,他道:“她是三婶娘的娘家人,与大哥熟悉些也无可厚非。

  你知道的,我大哥失踪很久了,青连寺里你遇见过的空明师父就是为此出家的。”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