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长兄

第二百四十二章 长兄

  穆连潇简单说了穆连康失踪的经过。

  杜云萝静静听完,向前探了身子,右手按在了穆连潇撑在车帘旁的手上:“所以你才会去见空明大师?我去年在竹林里遇见你的时候,也是如此?”

  话音一落,坐在角落努力让自己不打眼的锦蕊猛得抬起了头,愕然看向杜云萝。

  去年?青连寺?竹林?

  那不就是自家姑娘被甄文谦逼得跳窗子的那一回?

  姑娘躲出去,竟然遇见世子了?

  而她守在厢房门口,等姑娘回来后,竟是一点都没有怀疑。

  锦蕊连连咽了几口唾沫,幸好甄氏不知道,不然她要怎么交代才好!

  姑娘当时可是披头散发!

  只要有一人撞见,就……

  锦蕊悄悄念着佛号,还好谁都不知道。

  而穆连潇则低头看着杜云萝的那只手。

  覆在他手背上的小手白皙,五指纤长,这回没有染丹蔻,修得圆润的指甲粉嫩粉嫩。

  好看是极好看的,可就是有些凉。

  穆连潇皱眉,反手握住,轻轻揉了揉:“怎么这么凉。”

  带着薄茧的手指拂过掌心,酥酥麻麻的,杜云萝的心扑通扑通多跳了两下,道:“我问你话呢。”

  穆连潇深深望着她,笑了。

  含笑的眸子如有水光,清润温和,映出眼前的娇俏容颜。

  许久,穆连潇才缓缓道:“是啊,大哥失踪时的事情,我的印象很模糊,穆堂当时就守在帐篷外头,我想再多了解一些,可他却说,俗尘之事与他无关了。”

  杜云萝抿唇沉思。

  她知道穆连康的失踪是二房所为,但穆连潇并不清楚,没有一些蛛丝马迹,他断不会去怀疑自己的家人。

  没凭没据的,杜云萝亦无法直接说出结果,说了也没有用。

  就像是有人突然来告诉她,她的祖父祖母伯父伯娘在千方百计地算计她,想要了她的命,她一样不会相信。

  这不是简简单单的喜不喜欢、信不信任的问题,这种指证,不能空口无凭。

  前世,杜云萝不知道穆堂这么一个人,况且,她知道真相时已经太晚了,所有参与过旧事的人早就死光了,她想再去整理些细节出来,都无从下手。

  而今生,比起靠细小的点滴让穆连潇对二房设防、怀疑,把已经发生的祸事查清楚更有效果。

  老侯爷与穆元策兄弟死在战场上,想要调查并不容易,但穆连康的失踪还有可以下手的口子。

  穆堂也好,当时其他随行的护卫也罢,只要能挖出来,就是最有力的证据了。

  见杜云萝皱眉沉思,穆连潇低声问她:“怎么了?”

  杜云萝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道:“已经隔了五年了,世子至今还在向空明大师打听,是因为你不信大公子会失踪,是吗?”

  穆连潇身子一僵,怔住了。

  “大公子当年是十三四岁吧,断七的香烛是要点到天亮的,大公子怎么会深夜离开?”

  穆连潇的胸口重重起伏,他转头看向晴朗天空,神色戚戚,良久才又把目光落在杜云萝身上,露出一个涩涩的苦笑:“也许吧。”

  虽然年纪相仿,但穆连康一直都很有长兄风范。

  去边疆迎灵时,穆连康开导了他许多,在他为了祖父、父亲、叔父们的死痛哭的时候,穆连康总是会鼓励他,告诉他作为长房嫡长孙,他要坚强要努力,要扛起定远侯府的荣光,哥哥们会帮他护他。

  在谈及穆元铭的死时,穆连康说,父亲没了,往后母亲就要靠我了。

  那么积极勇敢的穆连康却在那一日失去了踪影。

  穆连潇有时候会想,也许是穆连康扛不住了吧,紧绷的弦断了,他弃他们而去,可每每看到三叔母徐氏时,他又觉得那不是穆连康会做的事。

  “我也不知道,营地里那么多人,他却突然不见了。”穆连潇哑声道。

  杜云萝还想再往下说两句,可又怕一不小心说过了头,也就按捺住了。

  她心中有了一个念头,等锦灵嫁给云栖之后,可以让她打听些穆堂的事情,也许会有什么触动他,让他肯说一说那年的事体。

  因着提了旧事,气氛有些闷闷的。

  穆连潇见杜云萝的眉心都皱了,他回头往茶摊那儿看去,见无人注意这边,他飞快地伸手揉了揉她的眉心:“别皱眉。”

  杜云萝瞪大了眼睛,直直望着穆连潇,点在眉心的手指就像是一团火,烧得她发痛,烧得她视线模糊。

  从前,她性子大,没少跟穆连潇闹。

  每一回她皱起眉头时,穆连潇都会伸手点她的眉心,笑着安抚她,要她别皱眉,说她笑起来最好看……

  大抵是顾忌外头的人,穆连潇很快把手收了回去,叫杜云萝好端端的红了眼角,他有些慌神:“怎么了?”

  杜云萝嘴唇嗫嗫,嗓子跟被堵上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是肚子又痛了?”穆连潇下意识问道,话一出口,自己先怔住了,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杜云萝正好不知道怎么解释,见有了个台阶,也不管合适不合适,侧过脸含糊应了两声。

  茶摊那儿,杜怀礼似是漫不经心地往马车方向瞟了一眼。

  穆连潇敏锐,知道再说下去,杜怀礼和甄氏可能会不高兴,便柔声与杜云萝道:“云萝,我先走了,你自己当心身体。等回到京里,你若有事寻我,就让云栖给我带话。”

  杜云萝颔首,松开了穆连潇的手。

  穆连潇见她一副不情不愿的表情,眼中满满都是不舍,心中一动,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云萝,还有两个月,你就及笄了。”

  说完,没等杜云萝反应,穆连潇笑着跳下了车。

  落下的车帘在眼前晃动,耳畔全是穆连潇的那句话。

  还有两个月,她就及笄了,等及笄后,就该定婚期了。

  不仅仅是她心心念念盼着,他也等急了。

  杜云萝把脸埋在引枕里,勾着唇笑了。

  很快,锦蕊听见了外头赵嬷嬷的声音,她赶紧拉了拉杜云萝的衣袖。

  杜云萝从引枕里抬起头来,身子往车厢里头一缩,靠到锦蕊边上,她刚调整好姿势,甄氏就扶着赵嬷嬷的手上来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