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宣诏

第二百四十四章 宣诏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夏安馨去邵家送催生包时,遇上了定远侯府去蒋家迎亲的队伍。

  街上满是围观的百姓,迎亲队伍散了不少铜板,引得人人去捡,热闹非凡。

  夏安馨撩开轿帘看了两眼,等队伍过去了,这才吩咐轿夫起轿。

  杜府清晖园里,甄氏歪在榻子上养神。

  这一趟去桐城,她也折腾得够呛,一夜之间还养不过来。

  杜云萝来给她请安,亦是昏昏沉沉的。

  甄氏看着心疼,道:“赶紧回去再歇一歇。”

  “不嘛!”杜云萝蹬了鞋子往甄氏怀里挤,缩着身子躺在甄氏旁边,“我跟母亲一道睡。”

  甄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在杜云萝的背上拍了两拍。

  水月没有惊动她们,搬了把杌子在明间里打络子,直到外头通传夏安馨来了,她才起身迎了出去。

  夏安馨笑着道:“三婶娘在屋里吗?”

  “我们太太与姑娘在歇午觉,二奶奶稍等,奴婢去唤她们。”水月道。

  夏安馨刚想阻止,水月已经进屋去了。

  杜云萝揉着眼睛坐起来,水月帮甄氏理了理衣衫,替两人简单梳洗之后,请了夏安馨进来。

  客套了两句,夏安馨便说了去邵家的事体。

  “大姑姐瞧着气色不错,我看不懂肚子,听大姑姐身边的妈妈们说,大姑姐的肚子偏大,一定是个结实的孩子。”夏安馨道。

  “结实好呀,身子壮的孩子好养,能省不少心呢。”甄氏笑着说完,突又皱眉,“肚子偏大,云茹怕是要吃苦头了。”

  杜云萝看向甄氏,她知道,当母亲的都这样,比起外孙外孙女,自家女儿才是最要紧的。

  “母亲,”杜云萝握住甄氏的手,安慰道,“我听妈妈们说,大姐一看就是好生养的,一定会没事的。”

  甄氏眨巴眨巴眼睛,叫这句话给惊得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屋里坐着三人,一个生养了三个孩子的太太,一个已经嫁人的奶奶,还有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竟然是这个姑娘说出什么“好生养”“不好生养”的话来。

  甄氏哭笑不得,点着杜云萝的额头,啐道:“你浑说些什么!还要不要脸了!”

  一旁的夏安馨脸上红得滴血,垂头不语。

  杜云萝暗暗想着,她说得也没错呀,要不是顾忌到夏安馨,她就直接说是“屁股大、好生养了”,毕竟,夏安馨娇小玲珑又纤细,跟屁股大没半点关xì,杜云萝怕说出来打击人。

  甄氏连连摇头,赶忙转了话题:“云琅媳妇,云茹说什么了没有?邵家那儿,奶娘和稳婆选好了吗?”

  夏安馨道:“奶娘挑了三个,大姑姐说让我也帮着相看相看,就把那三人都唤来了。我哪看得懂呀,只觉得三人都是模yàng端正,说话得体的,想来带孩子也是不错的。大姑姐说,等孩子生下来,愿yì吃哪个的奶,就留下哪个。

  稳婆也请好了,前几日登门过一回,说大姑姐离生产起码还有半个多月,让她莫急莫慌。”

  甄氏越听越放心,那邵大太太果真是个好婆母,事事都替杜云茹考量周全了。

  夏安馨又道:“对了,大姑姐让我跟婶娘说,她的小姑子,就是邵二姑娘,家里给她相看了一番,已经定好人家了,来年就嫁出去。”

  甄氏和杜云萝交换了个眼神。

  邵二姑娘嫁出去了,杜云茹的日子会舒心不少。

  甄氏谢过了夏安馨,又让水月去取了个累丝金领扣来,道:“婶娘知道你有一条牙白色的对襟褙子,配这个领扣正好。”

  夏安馨推了推,还是笑着收下了。

  待出了清晖园,她捏了捏手中领扣。

  苗氏说得不错,甄氏是个会做人的,所以才有这份好人缘。

  两日后,是杜云诺的及笄礼。

  杜云诺笑盈盈的,可等宾客们一散,她的笑容就垮下来了。

  杜云萝是她的赞者,因而还留在屋里,见她如此,不由道:“可是这规矩太繁复了?”

  杜云诺抿唇摇了摇头,转眸见桌子上放着一只锦盒,她道:“那是三姐姐给的?”

  盒子里是一扇掌上屏风,画的是一副花间游戏图,几个年轻姑娘家穿梭在花丛之中,笑语晏晏。

  杜云诺看着看着,忍俊不禁笑出来了:“这画的不就是我们几个吗?”

  杜云萝凑过去一看,也笑了:“三姐姐的画功越发精进了。”

  “可见她婚后无所事事,除了画画还是画画。”杜云诺撅着嘴道,话一说完,眉宇里又透出几分落寞来,“无所事事也让人羡慕。”

  杜云萝一下子通透了,杜云诺是前途未卜才会如此焦虑。

  “四姐姐,姻缘也是机缘,哪天机缘到了就成了,你看三姐姐及笄时,二伯娘急得眼睛都红了,折腾了大半年没什么进展,结果说定下立刻就定下了。”杜云萝道。

  杜云诺没有应声。

  这事儿杜云萝无能为力,只能看杜云诺自个儿怎么想了。

  九月末时,宫里传了话来,说是过几天有高僧进宫讲经,皇太后和皇太妃要杜云萝一道去听一听。

  慈宁宫的宣诏,杜云萝自是应下。

  高僧在慈宁宫偏殿的小佛堂里讲经,除了受诏而来的几位外命妇,后宫嫔妃亦有几人露面。

  杜云萝与南妍县主并席而坐,低声道:“怎么没瞧见公主?”

  “公主这几日身子不适,”南妍县主说完,见四周无人能留意她们,她附耳过去,压着声道,“为了镇国公府的事体。”

  杜云萝以目光询问南妍。

  “公主说,没有妯娌作陪,她一个人不嫁。”南妍道。

  杜云萝愕然。

  这事儿也只有公主做得出来,寻常姑娘家,哪里还能对妯娌挑三拣四的。

  杜云萝抬眸,望着坐在前头不远处的镇国公夫人,不由想,她可寻到满意的孙媳人选?

  京中有哪家肯把姑娘嫁给镇国公府中的药罐子?

  而云华公主在确定那个妯娌人选之前,并不想这么简简单单嫁出去。

  高僧讲经后,嫔妃们都告退了。

  皇太后留了镇国公夫人说话,也留下了安冉县主与杜云萝。

  揉了揉发胀了额头,皇太后叹气道:“帮哀家劝劝云华,哪里有像她这么任性的,她往后是住在公主府的,妯娌是谁,什么时候进国公府,跟她有什么关xì。”

  镇国公夫人噙着唇角笑着,眼中却只剩下无奈和悲伤。(未完待续。)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