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欺软

第二百四十五章 欺软

  慈宁宫里,一时静谧,香炉里升腾出淡淡的檀香味道,呼吸之间,愈发宁人心神。

  南妍县主应归应了,可她也没有底。

  在云华公主心中,南妍是背叛者。

  镇国公夫人的目光在南妍县主身上略过,似是无意,又似是有意,她是知道云华公主的心思的。

  若不是南妍嫁给了李栾,镇国公府的这两桩喜事都早已有结果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吊着,不上不下。

  可她不能怨南妍,婚事是皇太后做主的,皇太后中意的孙媳妇,她能抢来做自己的孙媳?而且那个孙子还是一个病秧子……

  镇国公夫人越想越难过,便是个病秧子,也是她的乖孙儿,不管还能活几年,好歹留个后,给她个念想。

  “太后娘娘,”镇国公夫人声音苍老而疲惫,“不是臣妾府上不肯早日定下,而是京中门当户对的姑娘家……哎,娘娘,哪家还有及笄了的未说亲的姑娘?臣妾再去探探口风。”

  皇太后睨了镇国公夫人一眼,要她说,就那个病秧子,还想什么门当户对啊,差不多就成了。

  真不行,就找个肯“卖”女的,身份上不了台面,也能说成是八字相合娶来冲喜的,总归就是想留个后,还讲究这个讲究那个。

  这些话,皇太后不是没跟镇国公夫人说过,无奈后者听不进去,那她也懒得再废话了。

  皇家下嫁个公主,已经是给了镇国公府天大的体面了,还要帮着再解决一个,说出去,人家只当是云华公主愁嫁,慈宁宫里才会如此行事哩。

  皇太后不满,面上却不露分毫,捧着茶盏饮茶。

  镇国公夫人丝毫不觉,看向杜云萝,道:“你家里四姐姐前两日刚及笄吧?说了亲没有呀?”

  杜云萝身子一僵,背后发麻。

  这个问题,从国宁寺回来时,镇国公夫人问过她。

  杜云萝防着她一手,说是姐姐们都定亲了,没想到一转半年多,镇国公夫人旧事重提,看来她已经知道杜云诺未说亲了。

  当着皇太后和皇太妃的面,杜云萝不能再说谎话,可真话一出,要是镇国公夫人顺着台阶,径直开口要让皇太后定下来,这可如何是好?

  杜云萝下意识攥紧了拳头,缓缓道:“是啊,四姐姐刚及笄。”

  后头半句,她先按压住了。

  镇国公夫人刚要开口再问,却叫皇太后打断了。

  “及笄的,是不是和安冉沾亲带故的那个?”皇太后一副深思模样。

  杜云萝颔首道:“太后娘娘,四姐姐的嫡母和安冉县主的姨娘是亲姐妹。”

  “哦,原来是她呀,”皇太后恍然大悟,她瞟了镇国公夫人一眼,“哀家听说过,前回荣国公夫人来请安,与哀家提过,说是聪慧又有胆识,看着还挺招人喜欢的。”

  镇国公夫人到了嗓子眼的话咽了回去。

  皇太后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要她别打杜家女的主意,镇国公府上想迎杜四娘,慈宁宫里绝对不答应。

  其中缘由,镇国公夫人也明白。

  即便杜四娘是杜家庶女,但杜云萝嫁给了穆连潇,圣上要给定远侯府和杜家体面,怎么肯让杜四娘嫁给药罐子!

  镇国公夫人叹息:“荣国公夫人都夸她呀,可见是个好姑娘。”

  杜云萝亦是暗暗松了一口气,不管荣国公夫人是不是真的提过,只要绝了镇国公夫人的心思就好。

  “京中及笄又未说亲的姑娘?”

  清脆声音从外头传来,伴着一阵问安声,云华公主踩着皮靴进来了。

  她似是刚从马场回来,双颊泛红,一身骑装显得格外精神。

  哪里像是身体欠妥的样子。

  镇国公夫人看在眼里,心里跟明镜一样,公主是在不满,若是二孙儿的婚事定不下来,公主兴许也不肯嫁了。

  向皇太后与皇太妃见了礼,云华公主转头看向镇国公夫人:“那样的姑娘还是有几个的,阿惠、嘉柔,不都是吗?”

  一时之间,人人神色都有些怪异。

  阿惠是指惠郡主,她和穆连慧一样,都是及笄且未说亲的。

  杜云萝心里明白,镇国公夫人提都不提这两人,而是盯着杜云诺,摆明了就是欺软怕硬,以前盯着南妍,也是因着有云华公主撑腰而已。

  镇国公夫人为难极了。

  皇太后拉着云华公主坐下:“又胡言乱语了!每日乱点鸳鸯谱!”

  云华公主笑了:“什么乱点鸳鸯谱?我只听见夫人在问及笄未说亲的,难道是皇祖母您要指婚不成?”

  皇太后抿唇,知道云华肯定是听全了在装傻,她也没有戳穿,道:“听哀家的话,公主府该修建了,你母后都在唠叨,就你偏偏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的,公主府是修给你跟驸马住的,妯娌是谁,有什么关系!”

  云华公主撅着嘴,撒娇道:“当然有关系了,以前还有南妍陪着我,南妍嫁了之后,就剩我一人了,皇祖母,我这日子没劲极了,等去了公主府,一定比现在还没意思呢,不寻个人陪着我,还怎么度日啊。”

  皇太后没有说话。

  倒是一直没出声的皇太妃打了个圆场:“那你说,你喜欢谁陪着?”

  云华公主眸子一转:“阿惠?嘉柔?”

  镇国公夫人的心沉到了谷地,她晓得公主是胡搅蛮缠,越发精神疲惫起来,强撑着告退了。

  云华公主是为了镇国公夫人来的,见她走了,顿时也不想留下来与南妍县主面对面,借口累了,转身离开。

  皇太后目光凌然盯着云华公主的背影,而后转眸问南妍县主,语气平静且温和:“栾儿这几日如何?”

  皇太后从衣食起居问起,南妍县主仔细答了。

  皇太后满意地点点头,南妍能事无巨细答出来,可见对李栾的照顾是用了心的,这让她放心不已,她瞟了眼南妍的肚子,若南妍能早些有孕生子,那就再好不过了。

  杜云萝陪着皇太妃说话。

  皇太妃眼神差了许多,叫杜云萝帮她抄些经文,字要些得大些,否则她认不得,杜云萝自是应下。

  杜云萝出了慈宁宫,坐着小轿到了角门处。

  锦蕊过来迎她,抿嘴笑着指了指不远处的树下。

  杜云萝顺着望去,穆连潇的身影映入眼帘,她眨了眨眼睛,笑意满溢。(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