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笑颜 jojo和氏璧+

第二百四十六章 笑颜 jojo和氏璧+

  马车徐徐压过青石板路。

  杜云萝坐在车内,透过轻纱帘窗一眨不眨望着外头的穆连潇。

  刚刚是在宫门口,不能耽搁太久,免得惹来注目,两人便干脆离开。

  马车没有径直回杜府去,东绕西拐的,在一处安静的胡同口停下,杜云萝撩开帘窗,笑盈盈看着穆连潇。

  笑容暖暖如阳光一般,溢出眼底的笑意似流水,拂过穆连潇的心田,勾得他也不禁弯了唇角。

  他真的很喜欢杜云萝的笑颜,杏眸之中繁星点点,脸颊上两个浅浅梨涡,整个人就像在发光一样,照亮了身边人,引得他们也难掩笑容。

  穆连潇想,不单单是他,吴老太君见了,也一定会笑的。

  前些日子,穆连诚和蒋玉暖完婚了。

  侯府里分明是办了一场喜事,可穆连潇觉得,除了二房上下是真的高兴之外,其余人的笑容都有些勉强。

  三婶娘徐氏从头到尾没有露面。

  拜天地时请她,徐氏说她是寡居之人,不凑热闹;认亲时再请她,徐氏又说蒋玉暖自幼在侯府长大,哪个人不认得,哪条路又不认得?

  吴老太君的脸上亦是笑容缺缺。

  娶孙媳这等欢喜事,竟然也无法让吴老太君开怀。

  穆连潇知道,并非是吴老太君不喜欢蒋玉暖,她只是想起了穆连康。

  府中已经没有人会把穆连康挂在嘴上了,不是遗忘,而是说起来伤心伤肺,那是众人心里的一根刺。

  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穆连潇深深望着杜云萝。

  他听吴老太君身边的妈妈们说过,老太君对杜云萝很有好感,两次看她送来的七夕花瓜都笑个不停。

  等杜云萝进门后,有她相伴,对着杜云萝的笑容,吴老太君一定会高兴的,他的母亲周氏也一定高兴。

  当然,他亦高兴。

  “云萝,”穆连潇在马上弯下腰来,凑到窗前,低声道,“早些嫁过来,好不好?”

  杜云萝的心重重跳了一下,而后噗通噗通的,一下快过一下。

  近在咫尺的距离使得彼此呼吸可闻,穆连潇的气息喷在她的鼻尖上,有些烫,有些痒,杜云萝轻轻咬住了下唇,心思叫那双清辉眸子吸引,脑海一片空白。

  许久没有等到杜云萝的答案,穆连潇忍不住又问:“好不好?”

  杜云萝只觉得胸口要炸开了,白皙手指捏着车窗,指关节泛白,她低低道:“我以为你知道呢……”

  娇娇柔柔的声音让穆连潇噙在嘴角的笑容倏然放大,紧紧绷着的精神一下子放松下来,他的额头抵在了杜云萝的额头上。

  杜云萝没有躲开,她想,要不是他们一个在车里一个在车外,穆连潇现在怕是会抱住她。

  嗯……

  也说不准。

  他不敢抱她的。

  眨了眨眼睛,杜云萝睫毛擦过穆连潇的眼睑,她留意到他的眸子骤然一紧。

  杜云萝忍不住笑弯了眼。

  练武之人心思坚毅,相当坚毅。

  额头相抵,距离如此之近,又如此之远。

  穆连潇觉得整个额头都滚烫滚烫的,像是架在了火上,分开还是不分开,叫他一时有些拿不准主意。

  视线所及,是吹弹可破的莹白肌肤,是小巧可爱的鼻尖。

  穆连潇到底还是收了力道,与杜云萝稍稍拉开距离,只是稍稍:“恩,我知道的。”

  清朗如春风的声音从耳边滑过,杜云萝呼吸一窒,她觉得手指下的车窗滑腻腻的,全是她掌心的汗。

  杜云萝睨了他一眼,放下了帘窗,哼道:“那你还问?”

  似撒娇,似嗔怪,穆连潇笑了,笑得舒心又满足。

  笑声传进了马车里,杜云萝听得清清楚楚,她转过头问锦蕊:“车里有吃的吗?”

  锦蕊低头坐在角落里,闻言愕然抬起头来。

  姑娘和世子说得好好的,怎么就寻起吃的来了?

  锦蕊莫名其妙,摇了摇头:“今日没有准备点心,姑娘可是饿了?”

  杜云萝嘟着嘴,道:“不是饿了,是他总笑话我,拿点心堵上他的嘴!”

  锦蕊无言以对,想笑又不敢笑。

  到底是时间宝贵,杜云萝又与穆连潇说了几句话,这才让马车驶回了杜府。

  直到在二门处下来,杜云萝的心情都极好。

  原是想回安华院去的,刚走了一段路,想起今日宫里的事体,杜云萝又掉转头去了莲福苑。

  夏老太太正和许嬷嬷说话,见她来了,赶紧招手让杜云萝在身边坐下:“高僧讲经讲得如何?云萝也给祖母讲讲。”

  杜云萝笑道:“我来是有事儿要与祖母说。”

  夏老太太颔首。

  杜云萝道:“镇国公夫人也在宫里,前回从国宁寺里回来时她就问过四姐姐,我给挡了,今日又旧事重提,想让四姐姐嫁给那个药罐子,皇太后直接打断了,意思就是不答应。

  我想着这事儿还是要跟祖母您通个气的,您与四婶娘也交个底,万一那镇国公夫人寻不到一个满意的,回过头来又打四姐姐主意,可如何是好?”

  夏老太太绷紧了唇,若是皇太后拒了,镇国公夫人一意孤行的可能性不大,可到底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谨慎些总是没有错的。

  尤其是杜云诺的年纪不小了,每一个月都极其要紧,要是被牵扯进镇国公府的事体里,不管事情如何,对她都有影响。

  “祖母晓得,这事儿你做得对。”夏老太太拍了拍杜云萝的手背,刚要说什么,就听外头兰芝唤了“四姑娘”。

  杜云萝抬头往珠帘处望去,兰芝是从外头回来的,那杜云诺在珠帘后头站了多久了?

  杜云诺提着一个食盒进来,神色如常:“祖母,哥哥刚从府外回来,说是东街上那家酒楼新出了两样菜,是咱们府里从未尝过的,他给买了回来,我送来给祖母尝尝。”

  夏老太太哈哈大笑:“云澜那个滑头,都要娶媳妇的人了,还惦记新菜色,既然买来了,我就尝尝。”

  杜云诺打开食盒,许嬷嬷取了碗筷伺候夏老太太尝了。

  夏老太太细嚼慢咽,点头道:“这羊肉不错,鲜嫩,也不膻,那碗茄子也不错,云萝也试试。”

  杜云萝各来了一小口,连声说好吃。

  夏老太太道:“许嬷嬷,先收起来,夜里热一热,也给老太爷尝尝。”

  许嬷嬷应了。

  杜云诺先走一步,杜云萝又坐了一刻钟,才起身往清晖园去。

  刚出了莲福苑,穿过花园游廊,远远的,就见杜云诺倚着柱子站着。

  杜云诺转过头来,等杜云萝走到近前,她道:“你和祖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