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彷徨

第二百四十七章 彷徨

  杜云萝瞥了锦蕊一眼。

  锦蕊会意,往前走了一段,绕过了月洞门才停下来,她守在这儿,免得有人经过听见了姑娘们说话。

  杜云萝学着杜云诺往柱子上一靠,道:“我猜到了。”

  “国公府不好吗?”。杜云诺微微蹙眉,三姐姐去了伯府,五妹妹要去侯府,她若能入国公府,不也是一桩好事吗?

  杜云萝苦笑:“镇国公府的二公子是个什么状况,四姐姐你知道吗?”。

  杜云诺的眸子倏然一紧。

  她是知道的,整个京城里勋贵官宦人家,都知道那就是个药罐子,就算镇国公府上一直说二公子身子好多了,也没有人会相信。

  见她如此反应,杜云萝抬眸直直望着她:“去年春天,石夫人替侯府来莲福苑里探口风时,四姐姐你说过的话,犹在我耳边。

  你说,我若去了侯府,看起来风光无限,杜家长脸了,可在里头过日子的是我,若有个万一,我要如何?

  你说,以我们杜家的出身,不攀高枝,门当户对的官宦人家还是不少的,平平安安最要紧。”

  杜云诺的面色发白,杜云萝每说一句,她的脸就白上一层。

  当时那些话,都是场面话,为的是说动杜云萝,让她闹一场引得杜公甫和夏老太太不满,但,其实也是真心话。

  姐妹一场,她又不是狼心狗肺之人,怎么会兴匆匆地把妹妹推进个火坑里。

  杜云萝叹了一口气,又道:“我不愿你青灯古佛,我也不想看你毁一辈子。

  便是你豁出去了什么都不怕,你也该考虑杜家,把你嫁给一个药罐子,我们杜家才是真的卖女儿,要叫整个京城官宦人家看不起的。

  到时候,四叔父怎么办?三哥哥怎么办?毁了四叔父和三哥哥的前程,莫姨娘的一生就折在你自己手上了。”

  杜云诺的身子微微发颤,亏得是靠着柱子,才没有摇摇晃晃的。

  “四姐姐,我知道你想高嫁,可也要看那人家是不是我们该攀的,镇国公府上,往后是云华公主一手遮天,你能讨到什么好处?无所依,无所凭,不是哪里都像我们家这么干净的。”杜云萝道。

  杜云诺咬住了下唇,她知道杜云萝是对的,可就是因为这样,她的心情才格外沉重。

  她可以图一时风光,可等那病秧子蹬腿闭眼,国公府里,谁会全心全意待她?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一头撞死也要看人家肯不肯放她去死。

  就像廖姨娘,辛苦操持了十几年中馈,如今却要替丈夫操办婚礼,若她是主母抬妾室也就罢了,可她是妾室迎主母,真真是要怄死过去。

  与那些腌臜人家相比,杜家后院真是干净。

  “我不会鬼迷心窍,我分得清好赖,我只是……”杜云诺垂下头去,眼中氤氲,她眨了眨眼,才没有让泪水落下来,“我只是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

  迷茫,彷徨。

  前两年还好,这一年多来,这些情绪三五不时地萦绕在她心头。

  有时候,她会自暴自弃地想,像苗若姗那样也挺好的,豁出去了,什么都不管了,爱咋咋的,可静下心来时又觉得自己可笑可怜,别说她不敢,她便是敢,也不知道朝谁豁出去。

  及笄之前,莫姨娘就三五不时地提醒她,要她为自己着想,为自己争取,这两日越发如此,杜云诺叫她说得烦了,才往莲福苑里避。

  杜云萝见她如此,心里沉甸甸的。

  前世时,杜云诺嫁得门当户对,丈夫是官宦人家的庶子,可他们夫妻真的是凑合着过日子而已。

  杜云诺与那人没有感情,彼此都听不进对方的话,起初还会争吵,后来连吵架都剩下了,各过各的。

  可杜云诺毕竟是女人,夫妻失和,各过各的,真的受苦的是女人。

  今生,杜云萝知道那么一家人的存在,可她断不会告诉夏老太太、告诉廖氏,杜云诺已经吃了一辈子的亏了,何苦再叫她守一世活寡,受一世委屈。

  “还记得安冉县主出阁的时候吗?”。杜云萝轻声道,“高攀亦或是低嫁,这都不要紧,能像县主那样的,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杜云诺攥紧了垂在身侧的手。

  像安冉那些,能拿捏住霍子明,让霍子明听她的顺她的,哪天不高兴了要和人大闹一场,也有霍子明在后头撑腰。

  杜云诺深吸了一口气,眼中含泪,却是笑了:“是挺好的。”

  杜云萝清楚杜云诺是通透的,她只是苦于现状一时纠结而已,并不会做什么傻事,这让杜云萝放心许多。

  这个话题就此略过,谁也不再提镇国公夫人的事体。

  莲福苑里,夏老太太请了廖氏,大致与她透了个底。

  廖氏气得仰倒,要不是碍着夏老太太,她都要大骂镇国公夫人厚颜无耻、蛇蝎心肠,她的病孙子是宝贝,别人家里的姑娘就是野草了吗?

  要廖氏来说,那二公子已经病成那样了,镇国公府娶什么孙媳妇呀,赶紧积点德才是,祸害一个妙龄姑娘这样丧阴节的缺德事体,他们都做得出来,是怕这二公子死得不够快吧!

  杜云诺虽不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但好歹也养了十多年了,廖氏若把她推进火坑,那和她最厌恶愤恨的景国公老公爷有什么区别,外头又会怎么看他们杜家!

  “我们家还没穷到要卖姑娘呢!”廖氏气得磨牙,“老太太,这事儿我晓得,他们要是敢打云诺主意,我抡起扫帚都给打出去!我就不信了,这京里我千挑万挑,一条能跃龙门的鲤鱼不好挑,一个身子骨结实、能活到了四代同堂的男人我还挑不着了。”

  夏老太太颔首,廖氏这人有一说一,嘴上应承下来的大事情,断不会反悔的:“就是把事情跟你交个底,话又说回来,慈宁宫里表态了,镇国公府应当不敢一意孤行。”

  夏老太太猜得没有错,镇国公夫人的确不敢,她只能把杜云诺抛到脑后,就像她根本不敢妄想惠郡主和穆连慧一样。

  十天后,宫里定下了惠郡主的婚事。

  惠郡主远赴平川,嫁给平川王府的二公子。

  这和半年前南妍县主透露给杜云萝的消息是一样的。

  睿王妃为了能打发这个庶女,可算是费心费力,除了说动睿王爷,还要让皇太后做主,磨了半年多,慈宁宫里总算点了头。(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