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福气

第二百四十八章 福气

  惠郡主的事情,杜云萝是听杜云诺说的。

  这两****都在书房里抄写经文,皇太妃想要字大些的,她写得不太顺手,进度有些慢。

  杜云诺从杜云澜那儿听了来,不肯留在安丰院里叫莫姨娘唠叨,就来安华院里避着。

  杜云萝静静听完,一时没有说话。

  她记得南妍提过,前世惠郡主也是远嫁平川的,看着是门当户对,等惠郡主一出京城,她的姨娘顿失靠山,再也不能以惠郡主当先锋在睿王爷那儿谋宠谋好处了,睿王妃不费力气就把这个风光了十多年的妾室给打压了。

  杜云萝和南妍都是两世为人。

  今生有许多人和事被改变,可还有许多事情,是跟从前一样,按部就班发展着。

  谁也说不好,彼此之间会有什么影响,会有什么后果。

  杜云诺见杜云萝沉默,睨了她一眼:“怎么了?”

  杜云萝浅浅笑了笑:“感慨而已,睿王妃是个厉害人。”

  点到为止,杜云诺不笨,自然晓得杜云萝的意思。

  同样是庶女,虽然她讨厌惠郡主,可在这件事体上,到底还是唏嘘的。

  几日后,景国公府小公爷迎娶新夫人进门。

  热孝之中,又是娶填房,依着老公爷的意思一切从简。

  廖姨娘拿着鸡毛当令箭,说了从简就是从简,从规制上挑不出一丝毛病来,可要说婚礼讲究又体面,那是半点不沾的。

  新夫人的心情如何,廖姨娘不关心,她恭恭敬敬磕了头敬了茶,把府中大权一交,闭门休养去了。

  至于安冉县主,更是借口安胎,没有露面过。

  安丰院里,廖氏板着脸过了两日。

  新夫人掌家,廖氏就不能像从前一般经常去国公府探望廖姨娘了,往后要过去,便是递了帖子,还要看人家脸色。

  这也就罢了,廖氏带着丫鬟婆子回娘家走亲,送上杜云澜大婚的帖子,娘家人又提到了廖姨娘,冷嘲热讽一番,气得廖氏回来之后就心肝疼得厉害。

  廖氏歇在床上,与杜云诺道:“我晓得人心势利,可那都是嫡嫡亲的娘家人啊,她当初风光的时候,逢年过节的,一个个凑上去巴结,现在看她失势,别说是没半句暖心话了,还在背后说她长短。

  这人呐就是如此,云诺啊,只有自己好了,才不会叫人看不起。”

  杜云诺端着茶盏伺候廖氏饮下,垂着眼眸没有说话。

  廖氏最终也没躺几日。

  苗氏要与她商议杜云澜婚礼上的大小事情,廖氏对此颇为积极,根本躺不住,里外转悠着,满心都是娶个好媳妇回来扬眉吐气。

  苗氏随着她折腾,万事都叫廖氏拿主意,免得自个儿一手操办了,回头还要叫廖氏挑剔,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苗氏才不做。

  清晖园里,甄氏在数日子。

  四五天前,邵元洲已经从历山书院回来了,来杜府请安时,说杜云茹的肚子差不多了,稳婆看过,就是这几天了。

  甄氏自己生养了三个孩子,本以为对生产早就不怕了,可轮到杜云茹时,她这个当娘的,却慌得手脚冒汗,这几日都睡不安生。

  杜云萝见甄氏这般,便道:“母亲使人去邵家问问?”

  甄氏摇头,道:“要是云茹生了,邵家准会来报信的,没有人来,就是还没生,我这会儿使人去问,云茹说不定更慌神了。”

  杜云萝抿唇直笑:“明明是母亲慌神,大姐说不准能吃能喝能睡的。”

  “小没良心!”甄氏点了点杜云萝的额头,“这可是鬼门关,云茹从小胆子就不大……”

  杜云萝连声宽慰甄氏,赵嬷嬷也帮着劝了一番。

  正说着话,外头传来脚步声。

  水月引了一个婆子进来,两人具是笑容满面。

  那婆子是杜云茹的陪房妈妈,甄氏一见了她,赶紧问道:“可是云茹生了?”

  婆子福身道:“给您道喜,奶奶刚生了一个姐儿,母女平安。”

  甄氏一怔。

  是个姐儿?

  那肚子瞧着分明是个哥儿呀……

  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她叫那“平安”两字拉回神来,合上双掌念了几声佛号。

  哥儿也好,姐儿也罢,只要是平平安安的,就比什么都要紧。

  甄氏让赵嬷嬷抓了一把赏钱来,问道:“你帮我跟云茹说,等洗三的时候我去看她,女人做月子是要紧事,你有经验,让她一定要听话,不许由着性子来。”

  婆子连连点头。

  甄氏顿了顿,斟酌了一番,又问:“邵家上下怎么说?”

  杜云萝偏过头看向甄氏,甄氏的眼中满满都是关切。

  “母亲,”杜云萝唤她,“邵家已经有个哥儿了,再添个姐儿,邵家一定高兴,再说我那姐夫,头一回当爹,跟吃人参果一样,还喜滋滋的没品过味儿来呢,等姐儿一哭一笑,准乐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甄氏忍俊不禁。

  婆子笑道:“五姑娘说得是,太太您放心吧,邵家上下都高兴的,我们那个姑爷,听到姐儿哭声,自个儿都跟着哭了出来,欢喜极了。”

  甄氏长长松了一口气:“这便好这便好。”

  没多久,杜云茹生了个姐儿的消息就传遍了杜府。

  莲福苑里,夏老太太也很高兴,苗氏与她商议着洗三礼的事体,一面说,一面瞄着夏安馨,满心都是夏安馨什么时候也能有动静,哥儿姐儿无妨,让她也尝尝做祖母的滋味。

  琢磨完了夏安馨,苗氏又琢磨起了杜云瑛,她是不是该寻个日子去寺里拜一拜,给这两孩子都求一求。

  洗三那日,连腿脚不便的杜公甫都一道去了邵家。

  他嘴上说着是想见一见曾外孙女,可杜云萝知道,祖父是怕邵家不喜欢姐儿,怠慢了杜云茹和姐儿,他要去给她们撑腰。

  这一趟过去,甄氏亲眼看见邵家待姐儿的态度,这才真的放下心来。

  杜云萝挽着甄氏的手,道:“您看,我就跟您说了,大姐福气好着呢,姐夫知道她怀孕的时候乐得走路都撞柱子了,您还怕他不喜欢姐儿呀。”

  甄氏心情愉悦,道:“好福气就好,囡囡,娘盼着你们各个好福气哩。”

  杜云萝一愣,猛得想起那日穆连潇与她说的话,他想要她早些嫁过去。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