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四十九章 道谢

第二百四十九章 道谢

  少年俊朗模样在心中挥之不去,星辰闪烁的黑眸就这么映在了脑海里。

  杜云萝不知不觉间就勾了唇角。

  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额头,就好像那****抵着她的额头一般。

  甄氏瞟了眼杜云萝,见她笑意溢出眼角,不由问她:“囡囡笑什么呢?”

  杜云萝回过神来,冲着甄氏眨了眨眼睛,俏皮道:“我在想着母亲的话呢,不用您说,我们当然各个都是有福气的。”

  甄氏闻言,笑容越发温柔,她站住了,转过来替杜云萝理了理额发,捧着她白皙的小脸,道:“好好好,囡囡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各个有福气,娘也有福气。”

  杜云萝抿着唇笑,心底却冒出了些许悲伤之感。

  从前的她,年轻守寡,与娘家决裂,被人捏在掌心里操控了一辈子,实在算不上一个有福气的人。

  因着她的不懂事,甄氏与杜怀礼伤透了心。

  以时人规矩来说,甄氏是个全福夫人,可就是因为她,甄氏郁郁寡欢,哪里有半点福气。

  甄氏死时,杜云萝挨了杜云荻一巴掌。

  这会儿想想,杜云荻真的没有打错,别说是一巴掌,打她十个巴掌也是应该的。

  眼前的甄氏是那般温和,杜云萝鼻尖发酸。

  她想,她定要像杜云茹一般有福气,一家和睦,儿女双全。

  只有她们各个都过得舒心满足,甄氏才会真正高兴。

  杜云萝伸手抱住了甄氏的腰,整张脸埋在母亲怀里。

  “你这孩子!”甄氏赶紧想把杜云萝拖出来,“这是邵家,不是清晖园,你这个样子想笑死人呐。”

  杜云萝撅了嘴,转念想到刚才姐儿也是如她一般往杜云茹怀里拱的,她自个儿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杜家一行人回了杜府。

  杜云萝扶着夏老太太到了莲福苑,才刚坐下歇了口气,前头就递了张帖子进来。

  兰芝呈到了夏老太太跟前:“听说是老太太出门时送来的,晓得咱们府里的主子们都不在,就让门房上的先接了帖子。”

  夏老太太不看这些,示意杜云萝接过去。

  杜云萝打开,看了眼落款,中军都督府佥事应大人的夫人应金氏,而帖子上说,前些日子她在街上遇到些麻烦,亏得一位夫人出手帮忙,此后她多番打听,才知那是廖氏,因而想要上门亲自道谢。

  夏老太太笑了,让兰芝把帖子给廖氏送去,应金氏想谢的人是她,事情经过,廖氏总该知道。

  兰芝应声去了。

  两刻钟后,兰芝一脸古怪地回来,手中还捏着那张帖子。

  “老太太,”兰芝垂首,道,“四太太说她不记得有帮过哪位夫人哩。”

  杜云萝扑哧笑了:“四婶娘前些日子忙着去相熟的人家送喜帖,许是她帮了人,自个儿都忘了。”

  夏老太太大笑着点头:“云萝说得是,二品大员的夫人,我们可别怠慢人家,怀恩媳妇这会儿记不得,等见了人大概就有印象了,就算真是金夫人认错了人,见了面,说清楚了,人家也好去寻真恩人。”

  夏老太太说完,便让杜云萝给应金氏回了帖子。

  两日后,应金氏就上门来了。

  她三十过半模样,有些发胖,看起来喜气洋洋的。

  杜云萝悄悄打量了她两眼,心想这应金氏年轻时肯定是个美人胚子,便是如今胖了,还能看出当时轮廓。

  廖氏自是在座的,她与应金氏见了礼,两人面对面,她都没有想起何时出手帮过应金氏,只好讪讪笑了笑:“瞧我这记性,实在是想不起夫人来,还请莫要见怪。”

  应金氏捧着茶盏抿了一口,并没有提道谢的话,而是和夏老太太与廖氏聊起了家常。

  廖氏觉得怪异,可伸手不打笑脸人,应金氏没有恶意,廖氏也只好顺着她的话东拉西扯。

  应金氏笑盈盈看向杜云萝,道:“五姑娘,是不是许给了定远侯的那个?长得可真水灵。我听说,府上的姑娘们各个出色,好生叫人羡慕呢。”

  夏老太太哈哈大笑,嘴上谦虚了几句,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轻轻拍了杜云萝的手,夏老太太与她道:“小厨房里煨了碗羊奶,你去替我取来。”

  杜云萝应了,起身退到了中屋里,却没有再走出去。

  夏老太太只在早晨起来后才喝羊奶羹,这个时候,小厨房里是不会有羊奶的,这只是要打发她而已。

  而要避开她谈论的事情……

  杜云萝心中多少有数,暗悄悄站在帘子后头,竖着耳朵听里头动静。

  里头果真讲到了正题。

  应金氏是为了杜云诺来的,她的小儿子应稽,现今在中军都督府里做事,是个都事,一直未说亲。

  应金氏与荣国公夫人认得,听她提起过杜云诺,晓得杜云诺也还未婚配,这才厚着脸皮来了。

  “我晓得四姑娘刚刚及笄,是说亲的要紧时候,因而我便自个儿来了。若事成了,我满心欢喜,若事不成,出了这个门,二位就当我今日是道谢来的。”应金氏说得格外诚恳。

  这话落在夏老太太耳朵里,让她觉得对方是个实诚人。

  杜云诺此时耽搁不起。

  要是应金氏请了别人来探口风,最后没有成,传些风言风语出去,杜云诺是肯定要吃亏的,就算名声无碍,时间要被耽搁了。

  廖氏闻言有些心动,二品大员的嫡子,应稽自身还有官职在身,娶个庶女,杜云诺多少是占了些便宜的。

  廖氏看向夏老太太,这事儿还要老太太做主。

  夏老太太有自己的考量,笑着说要和杜公甫和杜怀恩商议,过几日就给应金氏回复。

  嫁娶是大事体,没有一锤子敲定的道理。

  应金氏也清楚,又说了番客套话,起身告辞。

  杜云萝赶紧躲到了对面书房里。

  廖氏送了应金氏出去。

  等脚步声远了,杜云萝才回到梢间里,在夏老太太身边坐下。

  夏老太太按了按眉心,叹道:“中军都督府的佥事,从前没打过交道,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家。云萝啊,去请你祖父回来,我要与他说一说。”(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