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五十章 打架

第二百五十章 打架

  杜公甫拄着拐杖进了东稍间。

  这回杜云萝没有再站在帘子后头,缓缓步出了莲福苑。

  穿过花园时,正巧遇见了廖氏。

  廖氏刚刚送走了应金氏,正琢磨着要再与夏老太太商议商议,抬眸瞧见杜云萝,她赶忙招了招手,道:“云萝啊,老太太用了羊奶了吗?”

  杜云萝笑着答道:“祖母让我请了祖父回来。”

  廖氏握着杜云萝的手,轻轻拍了拍:“好孩子,这是要紧事体,你先埋在心里,别告诉你四姐姐,免得她胡思乱想的。”

  杜云萝颔首。

  刚走到安华院外头,就听得里头闹哄哄的,似是出了什么事体。

  杜云萝皱起了眉头,跟在身后的锦蕊紧紧抿住了唇。

  这般乱哄哄的,可不是内院里做事的规矩。

  锦蕊跟着杜云萝一步迈了进去,看着院子里凑在一起说话的丫鬟婆子,沉声道:“怎么回事?有没有规矩了!”

  那几个丫鬟婆子转过头来,干巴巴笑着看了看锦蕊,见杜云萝亦面含怒意,纷纷垂下了头。

  杜云萝看到了锦岚。

  今日锦灵出府去了,锦蕊又贴身跟着她,安华院里只留下锦岚。

  锦岚察觉到杜云萝的目光,上前几步,低声道:“姑娘,刚才前头传了话来,说花嬷嬷伤着了,叫锦蕊姐姐的娘给打了……”

  锦蕊目瞪口呆:“什么?我娘她、她打花嬷嬷?”

  锦岚点头:“是这么说的,水嬷嬷已经去禀太太了。”

  锦蕊整个人怔在了原地,她知道薛四家的脾气大,说话尖利,一言不合闹起来也是有的,但这两年,薛四家的很少会闹出事端来了。

  左邻右舍都是杜家的下人,锦蕊在府里当了杜云萝身边的大丫鬟,薛四家的走路都生风,邻居们就算在背后骂她们一家,当面还是奉承巴结的。

  伸手不打笑脸人,薛四家的也就没跟人起争端。

  这一次,怎么突然就……

  而且那人还是花嬷嬷。

  锦蕊心急如焚。

  杜云萝侧过头,与锦蕊道:“你先回家去看看,只要不理亏,只管与我来说。”

  锦蕊眼睛一红,重重点了点头,心里念叨着薛四家的可一定要占理呀,花嬷嬷也是府里伺候的,要是薛四家的不占理,杜云萝便是有心相护,锦蕊也不敢“仗势欺人”。

  杜云萝又问锦岚:“水嬷嬷去清晖园了?”

  锦岚颔首。

  目光冷冷在院子里的丫鬟婆子的脸上略过,杜云萝哼道:“歇歇嘴吧。”

  说完,杜云萝唤上锦岚,转身去了清晖园。

  清晖园里,水嬷嬷挨着杌子一角坐了。

  甄氏缓缓抬眸,道:“前回妈妈说的那不喜锦蕊、又在背后嚼舌根的婆子是花嬷嬷吧?”

  水嬷嬷硬着头皮点头:“太太,这事儿奴婢有错,奴婢想着姑娘再过半年一年的就出阁了,到那时候,安华院里嘴上多事的婆子也就散了。花嬷嬷胆子不大,只敢在背后嘀咕,不敢正面与锦蕊姑娘起冲突……”

  “可在府外头,薛四家的却和花嬷嬷闹起来了。”甄氏哼了一声,“算了,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闹起来的。”

  水嬷嬷低头不语,暗暗想着,这能怎么闹起来呀,定是花嬷嬷胡言乱语惹祸了呗,要不然,花家和薛家一个住巷口,一个住巷尾的,能有什么矛盾。

  水嬷嬷猜中了。

  锦蕊几乎是小跑着赶到前街的。

  刚进了巷口,锦蕊瞟了一眼花家,花家大门紧闭,看不出其中端倪,她只好继续往家里去。

  左右邻居见了她,不似往日一般热情,锦蕊也不在意,冲到薛家门口,重重拍着门板:“娘,瓶儿,给我开门。”

  门很快就打开了,薛瓶儿一把将她拉了进去,又嘭得一声关上了门。

  锦蕊问道:“爹和娘呢?”

  薛瓶儿刚要开口,屋里传来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

  “大姐回来了?大姐,我跟你说,那臭婆娘真真可恶,你来了就好,我跟你一块再去她家揍她一顿!”胖乎乎的薛宝一面说,一面蹬蹬跑了出来。

  锦蕊随口应付了他,撩开帘子进了屋子里。

  薛四家的歪在炕上,脸颊上好几处擦伤,虽然涂了药了,看起来也有些吓人。

  薛四坐在炕尾:“蕊姐儿,劝劝你娘。”

  薛四家的大叫一声,嘴角有伤,痛得她龇牙咧嘴:“劝你个头!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个窝囊的,我们都叫人欺到头上了,你还让我忍?忍你个大头鬼!

  我身上也被她打了好几下,都青了,你有能耐来拉扯我,你怎么不踹她两脚!

  还有你,蕊姐儿啊,你让娘说你什么?啊!

  那个臭婆子编排你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竟然由着她在你背后泼粪?你跟我说话的时候不是挺厉害的吗?敢情你就只跟我横,出去了也跟你爹一样窝囊?”

  锦蕊劈头盖脑被骂了一通,心里委屈归委屈,但也听出来了事情经过,花嬷嬷编排她叫薛四家的听见了,薛四家的撸着袖子就冲过去干架。

  想到薛四家的是为了她才跟花嬷嬷打起来的,锦蕊就不忍心顶嘴了,道:“娘,她说我什么了?我真的不知道。”

  薛四家的一愣,见锦蕊不似诓她的,她气不打一处来,伸着手指在锦蕊脑门上一阵戳:“有你这么缺心眼的没有?那臭婆子天天在你跟前晃荡,她骂你的话,你竟然不知道!真真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薛四张嘴要劝,薛四家的横了他一眼:“你给我闭嘴!这事儿没完!她告到府里去我也不怕她,她嘴巴贱,抽死了活该!”

  锦蕊连忙给薛四家的顺气,薛瓶儿端了水过来,伺候薛四家的饮了。

  凉水碰到唇角伤口,又是一阵痛,薛四家的倒吸了两口冷气。

  薛宝一屁股在杌子上坐下:“姐,那臭婆子说你在主子跟前没有锦灵姑娘得宠,你就只会在我们街上装威风,说你走路像妖精,说你是‘半个主子’。”

  前半截,锦蕊听了还没什么反应,等听到那‘半个主子’,气得浑身都抖了起来:“她这么说我的?”

  “半句不差!”薛宝才不管薛四给他打眼色,依旧实话实说,“她就在她家门口跟那些婶子们胡乱说,我和娘从外头回来,正好听见了,娘冲上去就跟她打起来了,我也揍了她两拳。可惜手上没东西,揍起来不得劲,要不然,非打得她跪地求饶!”(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