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儆猴

第二百五十二章 儆猴

  锦蕊倔强,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哭出来,只是那双大眼睛通红通红的。

  这话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以死相逼,任何一个“本分”的丫鬟,叫人冠上这种称呼都是忍不了的。

  尤其是锦蕊这样的性格,真不管不顾起来,她会掏出刀子去跟花嬷嬷拼命。

  杜云萝望着她,不知不觉,自己的眼睛也湿了。

  她觉得心钝钝的痛。

  前世今生,两世为人,她都不知道,那些长舌妇在背后是这么编排锦蕊的。

  从前,她自顾不暇,害了锦灵性命,也耽搁了锦蕊。

  锦蕊从来没有抱怨过。

  把锦蕊嫁出侯府的时候,杜云萝贴补了她不少银子。

  锦蕊哭着不肯要,只说不肯出府。

  杜云萝没有依她,锦蕊不是锦灵,锦蕊泼辣,手上捏着银子,嫁到哪儿都不会吃亏,杜云萝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婚后的锦蕊过得不错,与寡居的杜云萝相比,一个天一个地。

  杜云萝一直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今生她补偿锦灵,她觉得锦蕊最终还是会和从前一样。

  可现在,杜云萝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了。

  就因为锦蕊性子辣,就因为她离了自己也能生活得很好,就以为锦蕊不会遇见各种糟心事了吗……

  作为主子,她定了锦蕊的一生,可其实锦蕊心底最希望的是留在她身边,她却把锦蕊送走了……

  “半个主子”,真亏花嬷嬷想得出来!

  杜云萝吸了吸鼻子。

  甄氏偏过头就看见杜云萝心思沉沉,她叹了一口气。

  平心而论,甄氏不认为薛四家的有错,都是当娘的人,若是她听见有人编排自己的几个孩子,甄氏也会冲出去的。

  这是本性。

  什么礼法什么规矩,处得越高,就越瞻前顾后,可讲到底,儿女都是身上掉下来的肉,若是儿女受了无妄之灾,叫人污蔑叫人欺负,当娘的还要为了礼法规矩忍着,这日子就实在太苦了。

  薛四家的与花嬷嬷都是杜府的下仆,身份没有什么高低,又不仰仗花嬷嬷过日子,凭什么要忍。

  至于锦蕊。

  甄氏晓得她性子,就算往后跟着杜云萝去了侯府,她也不屑做“半个主子”。

  “这事儿我晓得了,”甄氏慢条斯理开口,“花嬷嬷伤得如何?”

  这个问题,锦蕊就答不上来了,只能去看薛四家的。

  薛四家的斟酌着道:“比奴婢伤得厉害些,不过奴婢听她能喊能叫,中气十足,应当没什么大事。”

  “既然没事,就让她进府里来,我不听一家之言,让她来我跟前说说。”甄氏道。

  水月颔首,使人去花家寻花嬷嬷。

  过了半个多时辰,花嬷嬷才哎呦哎呦地来了。

  当着甄氏的面,花嬷嬷不敢放肆,只暗戳戳甩了锦蕊两个眼刀子。

  “说说吧。”赵嬷嬷道。

  “说什么?”花嬷嬷嘀咕了一声,见赵嬷嬷神色严肃凶巴巴的,她暗暗啐了一口,又哎呦了一声,“说奴婢这伤啊,太太、姑娘,可要为奴婢做主啊!奴婢今日不当值,就回家去了,正和相熟的姐妹们说话,薛四家的就冲过来对着奴婢一顿好打。

  这婆娘好斗是整条街上都知道的,奴婢哪里是她的对手啊,何况她还带着薛宝那个死胖子,拳头都有馒头大。

  太太您看,奴婢这胳膊上好几处都青了,腰上背上也伤着了,走路都疼。”

  薛四家的一听花嬷嬷说薛宝是死胖子,气得抬脚又要踹她,想到这是甄氏跟前,这才死死忍住了。

  花嬷嬷说了半天,不见甄氏有半点反应,不由吞了口唾沫。

  赵嬷嬷冷冷道:“你说什么了,能让薛四家的冲过来就打你?”

  “也没什么……”花嬷嬷哼哼道。

  来时她就想好的,无论薛四家的说什么,她不认就行了。

  她和薛四家的是在府外打起来的,甄氏顶多训斥几句,也不会把她怎么样,更不会把所有人都叫来一一询问,主子哪有这工夫呀。

  只是花嬷嬷没想到,水嬷嬷已经把她卖了。

  赵嬷嬷冷笑道:“半个主子?什么叫半个主子呀?”

  花嬷嬷装出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来,妄图蒙混过关。

  杜云萝越看越不喜,道:“赵妈妈,事情清清楚楚的,还听她东拉西扯的做什么?把她送去二伯娘那儿,让沈长根家的告诉她,在府外议论府里长短是个什么下场。”

  花嬷嬷后脖颈一凉:“姑娘,奴婢冤枉啊!”

  甄氏拍了拍杜云萝的手,道:“多大的事儿,还去烦你二伯娘。”

  花嬷嬷闻言喜上眉梢,甄氏的下句话却把她打回了谷底。

  “赵妈妈,交给你了,我头有些晕,听不得喊叫,她既然是安华院的,就去安华院里处置。”甄氏说完,就挥了挥手。

  花嬷嬷脸色刷白。

  赵嬷嬷知道甄氏是要杀鸡儆猴,让两个粗壮婆子把花嬷嬷架住了。

  花嬷嬷张嘴大叫,被赵嬷嬷拿帕子堵了嘴,只能呜呜呜叫唤。

  杜云萝被甄氏留在了清晖园,不叫她去看那场面。

  锦蕊和薛四家的跟着赵嬷嬷到了安华院。

  长凳搬了出来,花嬷嬷被按在了上头,安华院里的丫鬟婆子都被叫了过来,看着赵嬷嬷发落花嬷嬷。

  “你们当中有不少人是我提进安华院里做事的,当初看着都还老实踏实,今日想想,还是我看走了眼了,”赵嬷嬷声音冰冷,“养着你们,是让你们做事的,不是嚼舌的,在府里胡说八道还不够,还去外头编排府里事体,规矩都白学了!”

  赵嬷嬷朝手持板子的婆子点了点头。

  那婆子会意,先抽出了花嬷嬷嘴里的帕子,在手上吐了两口唾沫,搓了搓手,抬起板子就重重砸了下去。

  花嬷嬷嗷得叫了起来。

  惨叫声,板子打到腰下的声音,吓得所有人都白了脸。

  血迹从褙子上透了出来,血腥气渗人,有胆子小的丫鬟更是双腿发抖,几乎要瘫倒在地。

  花嬷嬷叫不动了,她几乎要昏过去了。

  锦蕊面无表情看着她,她不同情花嬷嬷,若不是她行得正站得直,若不是她伺候的是姑娘,现在没有活路的就是她。

  薛四家的死死盯着花嬷嬷,闷在胸口的气总算消了大半,暗暗想,要是能让她亲手打花嬷嬷的板子就好了,那才是真解气。(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