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扬眉

第二百五十三章 扬眉

  <=""></>

  一通板子下去,花嬷嬷瘫在长凳上一动也不动了。

  打板子的婆子都是手上有活的,下手轻重很讲究,主子们只吩咐打,没说要打死,那这受罚的人就绝对死不了。

  一下不少地打完,赵嬷嬷面无表情地吩咐道:“把她弄回家去,安华院里没人伺候她。”

  围观的丫鬟婆子们缩了缩脖子。

  她们平素与花嬷嬷凑作堆说长论短的,可要说交心,还真没有。

  本就畏惧赵嬷嬷,又叫这一通噼里啪啦的板子打得胆战心惊,哪里还敢耽搁,当即有两人把花嬷嬷从长凳上拖了下来,架着她出去了,又有人提了水过来,把落在地上的些许血迹给冲洗了。

  薛四家的低声与锦蕊道:“我有话跟你说。”

  锦蕊颔首,领着薛四家的进了厢房。

  薛四家的关上了门,她眼睛尖,早瞧见那一个两个都不住往锦蕊这儿打量,或是排斥或是害怕。

  “你今日当值,就老老实实留在姑娘跟前做事,不用送我回去,”薛四家的从桌上的茶壶里倒了碗水,咕噜咕噜喝了,“我看院子里这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蕊姐儿,你当心些,别叫她们算计着拉下了马。”

  “不是好东西,有贼心但又没贼胆,叫这通板子唬着了,能太平上十天半个月的,您放心吧,她们能拉我下马早就拉了,还会等到今天?”锦蕊从床边盒子里取了两只细巧的银镯子塞给薛四家的,“前几日姑娘赏的,您给瓶儿带去。”

  薛四家的眯着眼看了看镯子,心说五姑娘待几个丫鬟是真大方,时不时就赏些首饰胭脂。

  “你就天天向着瓶儿了,她如今换上衣服、戴上首饰,跟我一道去街上转一圈,铺子里的掌柜都当她是行商人家的女儿,我是她身边的老妈子哩。”薛四家的努了努嘴。

  锦蕊咯咯笑了起来:“我这不是在姑娘跟前当差吗?这样式款式都是姑娘们喜欢的。我要是在老太太、太太屋里,不就是帮您也备全了吗?”

  “我本来就是老妈子,有什么打紧的,”薛四家的哼道,“你要能帮阿宝攒些东西……”

  薛宝能用的,那都是爷们的东西。

  锦蕊的笑容一下子垮了下来。

  薛四家的也知道自个儿说错话了,若锦蕊能帮薛宝攒东西,就要去哥儿们跟前当差,那花嬷嬷的几句话砸下来,今儿个可不是一顿板子,势必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那啥,蕊姐儿,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薛四家的把镯子揣好,转身一溜烟就走。

  锦蕊把她送出了杜府。

  那两个镯子,锦蕊不担心,她知道薛四家的不敢打这些首饰的心思。

  东西是主子们赏的,既然赏了,要怎么处理就是领赏的人的事儿了。

  薛四家的曾经想过把首饰熔了,给薛宝打金锁金项圈,刚开口就叫锦蕊劝住了。

  锦蕊说,万一哪天主子问起来了,一听东西没了,保准不高兴,往后不赏了怎么办?再说了,外头街上的金铺加工费贵得要命,打一块金锁,要掏好些银子,而且做工还不咋样。

  薛四家的不想杀鸡取卵,又怕打来的东西做工差,薛宝带出去叫人笑话,就不再有那些心思了。

  薛四家的哼着小曲走了,先去街上买了只烤鸡,又买了条鱼,回了前街。

  经过花家外头时,她眼珠子一转,重重啐了一口,这才往家里走。

  “这就回来了?我就说,府里主子们才不管这鸡毛蒜皮的小事。”

  “呦,没见薛四家的那一手鸡一手鱼的呀,要是在府里吃了亏,她会买乐呵呵地买东西?”

  “她不买,薛宝那个胖子吃什么?薛四家的是个什么人?花嬷嬷要是受罚了,她早站在花家大门口冷嘲热讽了。”

  一时争执着,谁也说服不了谁,突然就见巷口推来了一辆平板车。

  推车的是个粗壮婆子,长得一脸凶相,平板车上趴着个一动不动的人。

  几人面面相窥,围过去一看。

  这、这不是花嬷嬷吗?

  屁股开了花,半死不活的,就这么趴在平板车上。

  凶婆子拍开了花家大门。

  花嬷嬷的男人开了门,一看这架势,赶忙回头把要跟出来的妮子关进了屋里,再出来把花嬷嬷架了进去。

  “犯了府里的忌讳就要按规矩办事,主子们心善,这银子你拿去请大夫吧。”凶婆子说完,推着平板车又走了。

  花嬷嬷的男人顾不上那些好事的邻居,嘭的关上了门,站在屋子前连连叹气:“早跟你说了,管着点嘴管着点嘴,你偏偏不听,这回好了吧,薛四家的没打死你,府里主子打了你一顿!出了这种事,往后你还怎么去府里当差啊!”

  花嬷嬷趴在炕上,她还昏着,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说不了。

  花家外头,一时热闹。

  “蕊姑娘得宠不得宠,这回看明白了吧?‘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替蕊姑娘做主的。这闺女不能进府,只能怪她是个歪嘴,不能怪蕊姑娘了。”

  巷口的纷争和热闹没多久就传到了巷尾的薛家,整条前街就这么长,没有秘密可言。

  薛四家的扬眉吐气,高高兴兴在厨房里收拾那条大鱼。

  薛宝啃着鸡腿,腮帮子鼓鼓的:“还是娘和大姐厉害,让那臭婆子吃了大亏。娘,我听说她是被平板车推回来的,就跟府里厨房采买似的,一只死猪趴在车上,就这么咕噜咕噜地给推着走。”

  薛四家的哈哈大笑。

  薛瓶儿手上套着两个银镯子,喜滋滋的,趁着薛四家的不注意,从盘里拿了一小块鸡胸肉塞进了嘴里,恩,香喷喷的,真好吃。

  薛宝朝她挤眉弄眼,薛瓶儿抿着嘴笑,反正只要不朝鸡腿鸡翅下手,薛宝是不会告状的。

  而送走了薛四家的的锦蕊,遇上了从家里回来的锦灵。

  锦灵奇道:“你怎么在这儿?”

  锦蕊把下午的事情一一说了。

  锦灵听得气愤不已:“真真是不知所谓!”

  两人一面说一面走,到了安华院时,杜云萝还在清晖园没有回来,而院子里的人手是老实多了。

  莲福苑里,夏老太太也听说了动板子的事体,借口送菜,使人到清晖园里问了一声,待听说了事体,就只说了一句“没打死就行”。(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