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模样

第二百五十五章 模样

  <=""></>

  穆连潇没有解释,只是好笑地看着杜云萝:“你想知道应佥事的事体?”

  提起正事,杜云萝赶忙应了一声。

  云栖和锦灵现今不方便多走动,她和穆连潇之间传递消息就不像之前那么方便了。

  好在,杜云萝早已定下十一月初一进宫,便在信里与穆连潇说了一声,约他在这胡同口碰面。

  穆连潇接到信时,眼中全是笑意。

  偶遇和相约是完全不同的,前一种是惊喜,后一种是期待。

  这几日里,他一直都是满心期待着的。

  “应佥事没什么背景,靠武举入仕,最初从兵部会同馆的副使做起,后来调任到中军都督府经历司任经历,前些年做了佥事,为人算得上精明,听说做事手段也不错……”

  穆连潇仔细向杜云萝介绍着,自然而然握住了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杜云萝早已经习惯了,车里也没有其他人,她便挣也不挣,由着他牵着,穆连潇又道:“他儿子应稽,也在中军都督府里,年纪与我差不多,很实在的一个人。”

  杜云萝微微抿唇,抬眸问道:“那应稽长得如何?品行呢?会不会跟应佥事一样官路亨通?”

  杜云萝并没有向穆连潇透露过打听应佥事父子的缘由,穆连潇也没有问过,只是照常理回答。

  这会儿听她问起应稽的模样品行前程,穆连潇不由就是一怔,而后笑了起来,抬起两人相握的手,轻轻晃了晃:“云萝,你这么问合适吗?”

  杜云萝叫他一言堵住了。

  她知道穆连潇是逗她玩的,他才不是那等小气吧啦的人。

  果不其然,杜云萝抬起杏眸望去,就见穆连潇眼中笑盈盈的,温和地望着她。

  杜云萝挑眉,一本正经道:“哪有什么不合适的?我问的是正事儿。”

  唇角的弧度越发上扬,穆连潇笑出了声,故意板着脸说话的杜云萝着实可爱,叫他心情愉悦。

  笑了一阵,穆连潇道:“我不看好应稽的官路,他为人太过耿直,五军都督府里头,多的是蒙阴的勋贵子弟,中军都督府尤盛。

  应稽要是灵巧些,在应佥事未退之前,爬上经历一职,应当不算太难,可偏偏他太耿了,前途难料。不过,就是因为耿直,所以他为人正派,品行端正。

  至于长得如何,方脸、大眼、浓眉。”

  前半截听着还挺清楚的,最后那六个字把杜云萝逗乐了,空余的手捂着嘴笑个不停。

  方脸、大眼、浓眉,这算什么形容?

  杜云萝睨着穆连潇,他不也是挺复合这六个字的嘛,这脸型五官合在一块还俊朗极了。可杜云萝也见过别的方脸大眼浓眉,合在一块连平庸都说不上,简直惨不忍睹。

  那个应稽,到底是好看还是不好看了?

  穆连潇见杜云萝瞅着他直笑,笑声清脆如铃,那双杏眼弯如月牙,他的心一点一点烫了起来。

  “我跟你说,”杜云萝一面笑着喘气,一面道,“是应佥事的夫人前阵子来我们家,看上了我的四姐姐,这事儿祖父祖母还在琢磨着,我们家跟应佥事府上根本不熟悉,不晓得人家好坏,也不知道那应稽到底如何,我就想着来问问你。”

  穆连潇伸手在杜云萝后背上轻轻拍了拍,替她顺气:“所以要问应稽的模样?怕他是个丑八怪?”

  杜云萝连连点头:“是呀,我四姐姐跟朵花似的,当然要弄明白的。”

  “就是望梅园的那个?”

  杜云萝应了声。

  杜云萝的四个姐姐里,穆连潇也只见过杜云诺,当时那状况,他连杜云萝都不能盯着放肆大胆地看,更别说是其他人的,因此他对杜云诺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不过,杜云萝夸她是朵花,那就是吧,反正,杜云萝一定是朵花,是夏日里满开的云萝花。

  心中一动,穆连潇往前倾了身子,凑过去问道:“我们议亲的时候,你也打听了?”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

  她才没打听呢,她闭上眼睛都能想起来穆连潇的样子,哪里还要别人来说。

  可这话不能告诉穆连潇,杜云萝只能低低哼了声,转着眸子道:“我母亲跟石夫人打听了,石夫人夸了你一通,我在碧纱橱里全听见了。”

  穆连潇微怔,复又笑了起来,拇指抚着被他握住的手,摇头道:“你呀……”

  杜云萝目光狡黠,道:“石夫人肯定也在侯府里说了我的模样了。”

  “我不在碧纱橱里,我一个字都没听见。”穆连潇笑声清朗。

  杜云萝知道这是真话,两家议亲时,穆连潇是被瞒在鼓里的,吴老太君和周氏压根没跟他提。

  可穆连潇的这个说法让杜云萝有些想动手捶他,实在是可恶,可恶得她连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穆连潇的笑声渐渐低了下来,望着杜云萝的双眸温柔缱绻,他伸手捏了捏杜云萝的腮帮子,指尖触及那白玉般剔透莹润的肌肤,他眸子一紧,下意识地整个手掌覆了上去。

  杜云萝睁大了双眸,笑容凝在唇角,她听见了重重的心跳声,不仅是她的,也是穆连潇的,那么快,那么响。

  杜云萝的脸很小,穆连潇一只手就捧住了她的半侧脸颊,拇指只需轻轻一滑,就能擦过她红润的樱唇,那一直勾着他,叫他想要采撷的樱唇。

  只是,穆连潇没有动,他知道杜云萝怔住了,在他跟前直白坦荡、从来不掩饰对他的欢喜感情的杜云萝怔住了。

  “云萝,”穆连潇哑声唤她,“吓着你了?”

  杜云萝闻声回过神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当然不是被吓着了,她只是突然间不晓得要如何是好。

  穆连潇见她如此,暗暗匀了匀气,轻声道:“是我不好,你别怕,我不吓你了,恩?”

  说完,他缓缓收回了覆在她脸颊上的手,身子也往后坐直了些。

  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杜云萝眼眶泛红,她能清晰捕捉到穆连潇的情绪,他想触碰她,不仅仅是牵着她的手,他还想抱她吻她,可他一直在隐忍。

  他怕吓着她,更怕唐突了她。

  贴心、细心到叫她心痛。(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