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木桃

第二百五十六章 木桃

  阳光透过轻纱帘窗撒入车厢。

  深秋的阳光没有多少暖意,可杜云萝还是觉得后脖颈烧得慌。

  她有些无措。

  这种情况下,应该如何是好?

  若他们已经成亲,她自然可以靠过去依过去,甚至是主动去亲吻拥抱,可以用行动告诉穆连潇,她没有被他吓着,她真的一点也不怕。

  可他们两个毕竟没有成亲。

  亲吻什么的,和避着人说话牵手是不同的,所以穆连潇才一直克制着,忍耐着……

  杜云萝轻咬着下唇,抬起眼帘,微微晃了晃被穆连潇握住的手,道:“那你觉得应佥事一家如何?”

  穆连潇暗暗长松了一口气。

  把话题又拽了回来,好过惴惴不安。

  穆连潇略一思忖,斟酌着道:“应佥事是靠着他自己爬到今天的位置上的,他的夫人也不是出自名门望族,以应佥事的出身,再晋一级难度颇大。

  我刚说了,应稽性子太耿,在都督府那群蒙阴的子弟当中,多少会吃些亏,应佥事为了应稽的前程着想,就不得不替他娶个好媳妇了。”

  说到这里,杜云萝亦想转过来了。

  要说对应稽前程有利,那出身普通官宦人家的姑娘就不够瞧了。

  可往世家选,京中勋贵家的本家姑娘有几个能看得上底子还不够厚实、等应佥事一退就不知来日如何的应家?

  若选旁支,在家中说不上话,又能帮衬婆家多少?

  “所以四姐姐正好?”杜云萝眨着眼道。

  杜家底子不错,又得了定远侯府、诚意伯府这样的勋贵姻亲,还有邵家那般家世清贵的书香世家,太仆寺少卿姜大人府上、翰林院编修沈大人府上,亦与杜家是姻亲,而杜云诺是庶女,庶女谋亲,杜家不至于眼睛长在头顶上。

  应佥事知道杜公甫的喜好,杜公甫并不是一个咬死了门当户对的“迂腐”老人,杜家庶出的二姑娘许给沈家时,沈家败落得厉害,也就是定了亲之后,才有了沈编修。

  穆连潇颔首:“大抵是这个缘故。”

  猜测了其中缘由,杜云萝的心里反倒是踏实多了。

  世人联姻说亲,无外乎这么些理由,想靠着姻亲关系给自家添些底气的也不单单就应佥事一人,这是极其寻常的事体。

  既然抱着这种目的,而杜家就只剩下杜云诺没有说亲了,应家选择一个庶女,也就不足为奇了。

  或者说,就因为是庶女,这门亲事最后敲定的可能性才更大些,杜家上哪儿去找个门第更好的女婿回来?

  只要应家和应稽肯待杜云诺好,杜公甫应当是会点头的。

  了解了应佥事和应稽,今日的目的算是达到了,杜云萝舒了一口气:“可惜还是不晓得他长得什么样。”

  穆连潇忍俊不禁:“那我现在去中军都督府,把应稽叫出来,你在车上悄悄看一看?”

  杜云萝一怔,复而咯咯笑了:“这主意听起来不错,下回四姐姐要是想看看,就这么做。”

  笑声清脆,两只梨涡浅浅,在并不刺眼的阳光中,杜云萝显得娇俏又可爱。

  穆连潇看在眼中,心思浮动,可想到之前的举动吓到了杜云萝,他便按捺住心神,稍稍偏转开了视线。

  杜云萝察觉到了,无数念头在脑海里翻来滚去,搅得她左右为难。

  穆连潇先镇定了下来,他靠着车厢壁,笑得随意且自然:“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杜云萝抬眸望着他。

  穆连潇捏了捏杜云萝的手,而后缓缓松开。

  看着穆连潇要去撩车帘,杜云萝来不及细想,下意识地伸手拽住了穆连潇的胳膊。

  穆连潇转过身来,低声问她:“是不是还有什么想问?”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把所有杂七杂八的念头都抛在脑后,心一横,迅速地拉进了两人距离,在穆连潇的唇角轻轻一点。

  穆连潇黑漆如墨的眸子倏然一紧,僵着身子怔怔看着突然贴上来又突然离开的杜云萝。

  仅仅只是一瞬,他却觉得如一世之绵长,他闻到了杜云萝身上的胭脂香,比任何一次都清晰甜腻,美好得让他浑身都烫了起来,恨不能沉浸其中。

  心跳声如擂鼓一般,他看到杜云萝脸颊飞霞,在他唇角蜻蜓点水而过的樱唇一启一闭。

  “我没有被吓着,我才没有怕……”杜云萝声音轻柔,撒娇一般,她懂穆连潇对她的呵护和用心,因而才更想让穆连潇知道她的心思。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不止是今生,从前穆连潇待她所有的好,杜云萝都想一并回报,她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他。

  错愕、惊喜、亦或是旁的情绪,涌满了穆连潇的胸腔,待反应过来杜云萝说了什么之后,他只觉得“嘭”的一声,欢喜之情炸开了。

  也有些炸懵了。

  想伸手去抱她,把她箍在怀中,把那个落在唇角的吻给压正了,可穆连潇却没有动。

  车厢就那么高,半弯着腰,有些状况是可以隐瞒的,若是挨得近了,真就无所遁形了。

  穆连潇只觉得浑身都跟火烤似的,对上那双晶亮的杏眸,他暗暗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揉了揉杜云萝的额头:“我知道了。”

  说完,穆连潇没有再停顿,转身撩开车帘跳下车去。

  杜云萝瞪大了眼睛,莫非反过头来,是她的大胆把穆连潇吓着了?

  想起刚刚穆连潇的话,声音喑哑……

  杜云萝一下子悟了,脸颊烧得通红,却是忍不住笑意,抱着引枕笑出了声。

  锦蕊踩着脚蹬跳上来车。

  她之前就站在不远处的树下,此地安静,虽然不知道马车里杜云萝和穆连潇说了些什么,但也能听见一些笑声,锦蕊知道他们相谈甚欢。

  而后,穆连潇从车上下来,脚下不停,快步走了。

  锦蕊还当两人出了什么状况,哪知上车一看,杜云萝笑得都快喘不上气了。

  “姑娘,是世子与您说了什么有意思的事体?”锦蕊伺候了茶水。

  杜云萝眯着眼直笑:“呜……是挺有意思的……”

  有意思到穆连潇落荒而逃,恩,真是笑死她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