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狼狈

第二百五十七章 狼狈

  穆连潇走得极快。

  这条胡同静谧,没有多少人进出。

  也亏得如此,他狼狈的样子才不至于叫人看见。

  深秋的吹在身上,散不去多少热意,他只好靠着一株老树站了,深深匀了匀气。

  眼前,依旧是杜萝浅笑莞尔的模样,声音软软糯糯,如同她的樱唇,拨乱了他所有的神智。

  栖小跑着跟了上来。

  他一直在跟车把式套近乎,免得这车把式回了府里就把杜萝和穆连潇相约的事情给透露了。

  那车把式年纪轻,对习武格外有兴趣,听栖讲练功摔跤、军营里的各种事体,向往极了。

  两人正说得得劲,穆连潇却突然下了车,而后连声招呼都不打,头也不回地走了。

  栖只好匆忙和车把式告辞,加快脚步追着穆连潇走,心里不住嘀咕:莫非世子爷与杜姑娘起争执了?

  念头浮上脑海,栖自个儿就先不信了。

  且不说杜姑娘的性子,就自家这位爷,把人家搁在心尖尖上了,怎么可能去与她争?哄都来不得呢。

  栖猜不到缘由,直到他走到穆连潇边上。

  栖敏锐地发现了真相,“噗嗤”笑出了声。

  穆连潇的俊脸涨得通红:“笑什么笑!”

  栖本想拼命忍着,闻言哪里还忍得住,怕穆连潇踹他,捧着肚子躲到一边笑去了。

  穆连潇牙痒痒的,没去理欠揍的栖,良久才算冷静下来。

  他瞪了远处探头探脑的栖一眼,栖咧着大白牙笑个不停。

  穆连潇理了理衣摆,栖笑就笑吧,只要杜萝不知道便好,她一个姑娘家,应该也不会知道什么。

  穆连潇犹自想着。

  而什么都知道的杜萝直到回到府里才算是止住了笑容。

  夏老太太让人在二门上等她,杜萝便去了莲福苑。

  苗氏、廖氏和夏安馨都在夏老太太屋里,杜澜的婚事近在眼前了,少不得仔细再仔细。

  杜萝一一问了安。

  廖氏正说着花卉事体。

  杜澜和姜四娘的婚房最终选了离安丰院不远的一处小院子。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修整了一番,填补了家具摆设字画,倒也是有模有样的。

  地方小有地方小的好处,等将来姜四娘开枝散叶,小院里住不下了,廖氏再问夏老太太开口讨个大院子,底气也足些。

  因此这地方,廖氏是满意的。

  只是十一月里不比春夏,家里虽有暖房,可花卉种类上还是有些少,廖氏想摆得花团锦簇,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可这事能怪谁?谁让她挑了十一月呢,这个季节就是如此,没法跟春夏争高低。

  夏老太太也觉得寒碜了些,姜家这门亲事她很满意,也不想在这些细枝末节上委屈谁,就做主在院子里添上两盆名贵秋菊,又在屋里添了两株半尺高的东海红珊瑚盆栽当摆设。

  廖氏笑着谢了赏。

  杜萝伺候夏老太太饮了些温热的杏仁露,道:“祖母,三哥哥娶亲,我们请上回那位应佥事夫人吗?”

  廖氏闻言看向杜萝。

  苗氏和夏安馨也知道那日事体,应金氏的来意也猜了个七七八八,只是杜公甫和夏老太太不拿主意,苗氏婆媳也不插手安丰院的事情了。

  夏老太太掏出帕子按了按唇角,笑道:“怎么?萝想请那位夫人来?”

  杜萝斟酌了用词,把应家和应稽的底细都说了一遍,至于消息的来路,她推到了南妍县主的头上,说是今日在宫里遇见便问了几句,绝口不提穆连潇。

  夏老太太听完,没有立刻回答,拍了拍杜萝的手,道:“这事儿我知道了,少不得还要再琢磨琢磨。”

  苗氏暗悄悄睨了夏老太太一眼,要她来说,这还琢磨什么呀,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应家底子薄,可应佥事不也一步步爬上来了吗?应稽前程未定,是因为他做人太过耿直,这样的人,不说他是否适合为官,但招为姑爷是极好的,不会有那些歪歪扭扭的心思,到头来亏待了自家姑娘。

  再说了,得了杜家这个姻亲,添了连襟,官路说不定就越走越宽了,即便不能像应佥事一样当个二品大员,但能在中军都督府里站稳脚跟,也是不错的。

  中军都督府的佥事,若这婚事成了,姐妹们彼此之间也算有个照应。

  苗氏心里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可这事体轮不到她做主,只能闭嘴,时不时打量廖氏反应。

  廖氏张嘴想说什么,夏老太太淡淡横了她一眼,她只好又闭了嘴。

  夏老太太要歇午觉,众人便纷纷散了。

  杜萝回了安华院,见锦灵正坐在明间里做女红,便凑过去看了一眼。

  锦灵笑着起身迎她:“这块帕子也快绣得了。”

  大红的双喜喜帕,锦灵是一针一线自个儿绣的,她的婚期也不远了,亏得是手巧,短短时间里才能把要亲手准备的嫁妆备了个七七八八。

  杜萝把锦灵唤进了东稍间,让她在杌子上坐下做女红,自个儿也把绣篮拿来,专心致志绣起了香囊。

  锦蕊点了香,味道清雅又提神,在桌边埋头画花样。

  她的绣功上不了台面,就不丢人现眼了,也不能帮杜萝绣大婚时要用的东西,她若是动手,就是帮倒忙了。

  三人各忙各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院子里传来问安声音。

  锦岚撩开帘子进来,笑道:“姑娘,四姑娘来了。”

  锦蕊忙收拾了桌面,锦灵端了茶水点心,把屋里留给了她们姐妹两人。

  杜诺的胳膊支着小几子,扫了眼香囊:“好看。”

  “那就好。”杜萝笑着道。

  杜诺抿了抿唇,低声问她:“我听说了,应家的事情。”

  杜萝挑眉,奇道:“谁告诉你的?”

  话一出口,自己就想转过来了。

  应金氏的真实来意,阖府上下就这么几个人知道,会去给杜诺透底的也就只有廖氏了。

  那日廖氏叮嘱她,不许她去说,今日里却

  这也难怪,当时廖氏不知应家的打算,今儿个闹明白了,自然盼着这事儿能成,可偏偏夏老太太一副高深莫测模样,廖氏想旁敲侧击一番都没寻到开口的机会,她就只能告诉杜诺了。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