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上路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上路

  杜萝睨了杜诺一眼,直接道:“四婶娘不好跟祖母开口,就让你自个儿去说?”

  杜诺苦笑:“我哪有胆子去说,只是想来问问你,那应家、应稽,到底如何。”

  “我也就打听了这么点儿,”杜萝又把大致情况都说了一遍,“应当是不离十的,可那都是外人对应家的看法,里头到底如何,谁也说不准。”

  这还真是一句大实话。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家,这京城里不晓得能数出多少家来。

  远的不说,只看景国公府,就够杜诺心惊胆颤的了。

  外人看得总不及里头的人明白,等外人也看明白了,在里头的人已经无路可走了。

  可要说真的知根知底的人家

  若真有那般合适的人家,她又何必愁到今日?

  话又说回来,姑娘家出嫁,十个里头有八个是嫁去不熟悉的人家的,像夏安馨那样好运气的是少数。

  人人都可以蒙着眼睛去陌生地方,她杜诺又为何不行。

  她也是不怕的,只要那户人家不是乌七八糟的便好。

  “你说那个应稽,性子太过耿直?应佥事退了之后,他的前途不好预料?”杜诺捏着帕子问道。

  杜萝颔首,见杜诺一脸纠结,不由思忖着与她说道:“四姐姐,我晓得你想嫁得好些,没人不想嫁好,我觉得应稽最突出的地方不是他有一个二品大员的爹,而是他自己就是官身。”

  杜诺身子一怔,她猛得又想起那日在游廊里,她们姐妹的那一番谈话了。

  高嫁,若是她拿捏不住丈夫,什么都是虚的。

  京中勋贵多官宦多,可那些人家的公子多是顶着祖辈父兄的名头,自己像模像样谋个锦绣前程的并不多。

  公候伯府里头,子弟可以靠蒙阴过日子,寻常官宦人家呢?

  她们姐妹的父亲叔伯,在杜公甫辞官之后,杜怀礼几兄弟,不一样要靠自己的能力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到底能爬到哪里,全看各人造化,也有像杜怀平这样爬不上去的。

  如此看来,应稽好歹已经上路了。

  “你且看看二姐姐吧。”杜萝点了杜诺一句。

  嫁入沈家的杜瑚生活恰意,杜家对沈家多有提携,若没有杜家出手相助,沈家大郎如何进京赶考,又如何金榜题名入了翰林院?

  杜瑚的丈夫沈家二郎,现今也在勤奋念书,听说他的学识在他哥哥之上,往后来京城赶考,若能得了功名

  那杜瑚也是官太太了。

  同样是庶女,杜瑚只要押对了宝,往后生活不会比京中官宦人家嫡出的姑娘差。

  “莫欺少年穷”杜诺低低喃道。

  这是当初大房替杜瑚选丈夫时,杜公甫说的一句话,如今看来,当真是慧眼识珠。

  退一万步讲,即便沈家二郎一辈子中不了进士,他有个翰林哥哥,就不输许多京中公子了,反正,靠父亲和靠哥哥,半斤八两。

  杜诺咬了咬下唇。

  廖氏与她说得很明白,若不是应稽,莲福苑里想再选一个更好的出来,怕是不容易。

  杜诺深以为然,她的出身,她再是不甘心地想一步登天,那就是痴人说梦了。

  “也不知道祖父和祖母会如何定夺”杜诺有些惴惴,之前是看不到前路,如今是好不容易能窥得一角了,却不晓得能不能迈出去。

  杜萝笑着道:“明后日,若有机会,我再探探口,若不好开口,你莫着急。”

  杜诺忙点了点头,一张小脸微微泛红。

  杜萝凑过去看她,问道:“你就不关心那应稽长什么样儿?”

  “也不是”杜诺嘀咕了一声,见杜萝笑盈盈的,她撇了撇嘴,啐道,“我还没到可以挑三拣四的地步,那应稽模样不好,难道我就摇头吗?总归是一个脑袋两只眼睛,能在中军都督府里做差事,总不会是歪瓜裂枣、鼠目獐头的。”

  杜萝扑哧笑了,支着腮帮子想了想。

  公子哥儿们分辨美丑,与姑娘家的眼光肯定是有所分别的,可再有区别,也不至于太过夸张。

  若那应稽不堪入目,穆连潇一定会说的,而不是像今日那样给了她六个字。

  看来,应稽即便不是相貌堂堂,好歹也是中规中矩的。

  翌日上午,杜萝去莲福苑里请安。

  陪着杜公甫与夏老太太用了早点,杜公甫便入宫给皇太孙讲书去了。

  杜萝琢磨着与夏老太太开口,沈长根家的就过来了。

  兰芝请了她进来。

  沈长根家的笑容满面,喜气洋洋的。

  夏老太太亦笑了:“你怎么来了?怀平媳妇呢?”

  “奴婢来给老太太道喜的,”沈长根家的福了一福,“二奶奶有喜了。”

  夏老太太瞪大了眼睛:“当真?”

  沈长根家的忙不迭点头:“昨儿个半夜里二奶奶有些不舒服,等天一亮,禀了太太,太太就请医婆来了,这一看呀,哎呦!喜脉!老太太,可把我们太太和二爷乐坏了!”

  夏老太太喜上眉梢,站起身来,道:“萝,我们去看看馨丫头,这半年来我日也盼夜也盼,总算叫老婆子盼着了。”

  杜萝抿唇直笑,嘴里全是贺喜的话,说得夏老太太心花怒放。

  浩浩荡荡到了春华院,里头丫鬟婆子人人喜气洋洋的。

  夏老太太入了正房,夏安馨起身相迎,就被夏老太太阻了:“好孩子,且歇着,啧啧,真是争气!”

  夏安馨面子薄,整张脸都烧得通红,引得一旁的苗氏都笑开了怀。

  杜琅给夏老太太见了礼,他已经听了苗氏一通叮嘱,夏老太太又少不得多说两句,亏得杜萝拉着夏安馨说话去了,并没有听夏老太太的嘱咐,要不然,他这个当哥哥的脸面还真有些挂不住。

  采莲给杜萝端了茶水和点心。

  杜萝抿着茶,睨了采莲一眼。

  前世,没有出过苗若姗的事体,苗氏把杜琅和夏安馨的婚事往后拖了一两年,等拖不下去了才办了喜事,因此,夏安馨头一次怀孕也比现在晚。

  夏安馨跟前伺候的除了娘家带来的采莲,还有沈长根家的拨过来的改名慧珠的百娘,也就是现在的锦岚。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