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当局

第二百五十九章 当局

  采莲的模样并不出挑,不说整个杜府,只看春华院里,院子里洒扫的两个小丫鬟都比她好看。

  杜云萝留意的却是采莲的那双手。

  采莲的手指纤长,骨节分明,一看就是使得上劲儿的。

  看来,在做夏安馨的大丫鬟之前,采莲是干过不少力气活的。

  杜云萝笑了笑,压着声儿问夏安馨:“嫂嫂,采莲多大了呀?”

  夏安馨不知她意图,随口答道:“刚十五。”

  “那与锦蕊差不多大呀,”杜云萝抿唇,“过两年也就要放出去了。”

  夏安馨笑了:“你以为各个都跟你似的,心急火燎地要把丫鬟嫁出去?”

  “早晚要嫁的,留来留去留成仇,”杜云萝撇了撇嘴,“这话是祖母从前说的。”

  夏老太太叮嘱了杜云琅,又把夏安馨唤了过去,握着她的手好生嘱咐了一番,眼角的皱纹都舒展开了。

  “去夏家报喜了吗?”。夏老太太问苗氏。

  苗氏颔首道:“已经去了,老太太放心。”

  夏老太太轻轻在夏安馨的手背上拍了拍,这才让杜云萝扶了她,回莲福苑去了。

  苗氏和沈长根家的跟着送了出来。

  中午时,夏安馨的母亲就登门来了,与苗氏一道在夏老太太跟前说话。

  杜云萝退了出来,见沈长根家的站在庑廊下与几个婆子说话,她便走上前去,笑着唤道:“沈妈妈。”

  几个婆子都是通透人,各自寻了个由头散了。

  沈长根家的垂首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二嫂身边的那个采莲,”杜云萝附耳过去,低声道,“我今儿个瞧着,她看二哥哥的样子有些怪……”

  沈长根家的眸子一紧:“姑娘是指……”

  “许是我多心,可……”

  沈长根家的微微颔首:“姑娘,奴婢晓得的。”

  杜云萝见此,也就不再多言了。

  采莲毕竟是春华院里的丫鬟,还是夏安馨从娘家带来的。

  前世采莲和慧珠的争执并没有发生,就算杜云萝知道采莲心思不正,可也不能拿还未发生的事情去为难采莲。

  杜云萝只是小姑,对兄嫂院子里的事体指指点点的,就显得她手太长了些。

  她能做的,只有拐弯抹角地提醒夏安馨和沈长根家的,至于防不防得住,委实不是她力所能及的了。

  若采莲如前世一般,到夏安馨生产之后再下手,那时,杜云萝已经出阁,哪有办法盯着春华院里的动静。

  傍晚时,苗氏送走了亲家母,扶着泉茵的手回了水芙苑。

  沈长根家的替苗氏按压着肩膀,又示意泉茵去外头守着。

  苗氏浅笑着问她:“什么事体?竟如此谨慎了。”

  沈长根家的低声道:“五姑娘说的,二奶奶身边那个采莲,似是对二爷有些心思。”

  苗氏扑哧笑出了声,连连摇头:“她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哪儿知道什么心思不心思的,我们那么多双眼睛都没看出来,偏偏就她知道了?”

  “太太,话不能这么说,”沈长根家的又道,“五姑娘这个月就及笄了,又是订了亲的,再是懵懵懂懂的,也该开窍了。

  话又说回来,这些事体,原本就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采莲是二奶奶从娘家带来的陪嫁丫鬟,二奶奶信任她,不曾往那方面想过,这并不稀奇。

  太太没瞧出来,也是那采莲在太太跟前摆样子,太太喜欢二奶奶,又怎么会去琢磨二奶奶的丫鬟是不是有异心呢。

  也就五姑娘,采莲不屑与她装,到叫她一眼瞧出来了。”

  苗氏人逢喜事,心情格外愉悦,听了这些糟心话,也没有恼怒,反倒是皱着眉头琢磨了一番:“听着有些道理。”

  沈长根家的见此,又补了两句:“奴婢思忖着,五姑娘与二奶奶这对姑嫂,不敢说是情同姐妹,但平日里关系也挺好的,采莲不碍着五姑娘什么,好端端的,五姑娘说她长短做什么?”

  苗氏抿了一口热茶,指腹轻轻磨着茶盏,许久没有说话。

  当局者迷。

  她想起了苗若姗。

  当时她不就是个当局者,因为信任这个娘家外甥女,根本没有起过半点疑心吗?

  可事实却甩了她一个大耳光,杜云瑛姐妹几人谁都比她看得明白。

  亏得是阻拦得及时,不然她这会儿怎么可能坐在这儿舒舒坦坦吃热茶等着抱乖孙,夏老太太非把她折腾惨了。

  想起前事,苗氏也是一阵后怕,那时不仅是她被糊住了眼睛,沈长根家的、泉茵,一个个都没品出味道来,不是她们眼神不好,是压根不会以恶意去揣度苗若姗。

  就跟现在苗氏没有细细琢磨过采莲一样。

  杜云萝再过半年一年的,肯定就嫁出去了,她没有必要莫名给采莲泼脏水。

  会冒出这么几句话来,可见……

  “毕竟是云琅媳妇娘家的陪嫁,你使人盯紧些,莫要给她可趁之机。”苗氏吩咐道。

  沈长根家的颔首应了。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苗氏抬手按了按眉心。

  沈长根家的垂下眼帘,她懂苗氏的投鼠忌器。

  这要是杜云琅的丫鬟,随便寻个理由就打发了,偏偏那是夏安馨的陪嫁,苗氏轻不得重不得,免得犯了夏老太太忌讳。

  可这事儿又不能不管,万一出了状况,岂止是春华院里糟心,苗氏都要烦死了。

  “太太,奴婢寻个靠得住的、晓得怎么伺候大肚婆的婆子,明日就送去春华院,一来照顾二奶奶,给她吹吹风,二来盯着那采莲……”沈长根家的絮絮道。

  安华院里,锦岚忙个不停。

  杜云萝看着她的身形,缓缓闭上眼歇息。

  她相信沈长根家的会和苗氏商量妥当的,因为沈长根家的背不起黑锅。

  春华院里万事太平最好,若有朝一日出了状况,杜云萝在夏老太太跟前说出今日事体,沈长根家的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夏老太太会指责苗氏,苗氏不知情,沈长根家的就成了出气筒。

  为了自身利益,沈长根家的势必会告诉苗氏。

  同样的,苗氏一旦知道了,为了往后不被夏老太太责怪,她一定会出手防备。

  杜云萝徐徐吐了一口气。(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