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六十章 及笄

第二百六十章 及笄

  她算尽心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总不能挖个陷阱让采莲往里跳吧?

  来个真凭实据,采莲是收拾了,杜云琅和夏安馨之间要怎么办?

  自己的陪嫁丫鬟起了二心,连婆母小姑都看明白了,偏偏自己蒙在鼓里,直到撞破时,夏安馨往后如何面对杜云琅、面对夏老太太和苗氏?

  有些事情,原本就不是一句对错可以了结的,心里如有结症,多锋利的刀子都割不开。

  就像前世的杜云荻和唐氏。

  杜云荻被施莲儿算计,彼此心中的坎儿过不去,杜云荻和唐氏只能渐行渐远。

  而从前采莲和慧珠一疯一死,一样是杜云琅和夏安馨内心里的一根刺。

  杜云萝绝不希望今生亦那般发展。

  那样,还会伤了夏老太太的心。

  因着夏安馨有喜,阖府上下都欢喜了起来。

  夏老太太心情舒畅,次日一早,杜云萝还未试探应家的事体,夏老太太便主动让廖氏去备帖子,请应金氏在杜云澜大婚时过府来吃酒。

  廖氏喜笑颜开,这等于是莲福苑里已经应承了这门婚事,她写了帖子送去了应佥事府中,又把杜云诺唤到跟前,叮嘱她一定要打扮得漂亮又得体。

  初五那日,杜云荻从书院归家。

  待初六姜家来人踩了花堂,初七一早,杜云澜就去姜家迎亲了。

  鞭炮阵阵,守着吉时,新娘下轿,到了花厅里行了大礼。

  杜公甫和夏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一身喜服的杜云澜是越看越俊朗,而大红盖头下窥不到模样的姜四娘也叫他们充满了期待。

  新人被送入了新房。

  按着规矩,杜云诺和杜云萝要去陪新嫂嫂说话,可今日应金氏登门来,杜云诺少不得去问个安。

  婚事没有最终敲定,对外还是说廖氏帮助过应金氏。

  应金氏扶着杜云诺仔细看了看,心中亦是欢喜不已:“荣国公夫人说的一点不差,四姑娘这样貌,当真叫人喜欢。”

  应家既然想依靠姻亲,只要杜云诺不是混账人爱做混账事,应金氏都可以接受,如今一看,杜云诺模样俏生生的,更是满意了几分。

  等杜云诺与杜云萝去看新嫂嫂了,应金氏才与廖氏交谈了两句,知道四姑娘琴棋书画样样不差,越发觉得自家要捡个宝了。

  杜云萝姐妹到了新房外头。

  窗上贴满了囍字。

  杜云澜已经被请出去吃酒了,屋里只余姜四娘。

  杜云萝和杜云诺在梢间里坐下,姜四娘换下了喜服,含笑看着她们。

  圆脸大眼的姜四娘长得很是喜气,她爱说爱笑,虽是新妇,却没多少忐忑和羞涩,寻了个话题,就与两人聊了起来。

  直到外头酒席散了,杜云澜被杜云琅和杜云荻架着回来,姜四娘才急忙迎了出去,嘴上还不住道:“今日不能招待两位妹妹了,下回你们再来寻我一道玩。”

  杜云诺笑盈盈应了,转头悄悄与杜云萝道:“三嫂这性子,母亲会喜欢的。”

  “那不是很好?”杜云萝笑着回她。

  杜云诺微怔,复而点了点头:“是啊,很好的。”

  廖氏开心些,莫姨娘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三朝回门之后,这喜事便算圆满了。

  夏老太太和廖氏也空出了心思来商议杜云诺的婚事。

  应家和杜家都是诚心结亲,两家有商有量的,交换了八字,一切有条不紊地准备起来。

  杜云萝的心思则回到了及笄礼上。

  因着婚事已经大定,依着习俗,正宾请的是给杜云萝放小定的全福夫人田吴氏,有司着实让杜云萝烦恼了一阵。

  与她关系好的,还未出阁的姑娘实在有些少。

  杜云萝和夏老太太商议了之后,赞者定了杜云诺,有司则请了石沁玉。

  石沁玉在春天里就定了婆家了,原本是年内就要出阁的,只是婆家那儿有长辈新丧,就不得不往后拖了。

  及笄的前一日,桐城送了及笄礼来。

  侯老太太出手阔绰,王氏帮着准备了不少,而陈氏因着甄文谦的事体,自觉愧对杜云萝和甄氏,哪里还敢心疼银子,一股脑儿地添东西。

  随着及笄礼送来的还有一封王氏的亲笔信。

  上头说,杜云萝及笄这样的好日子,原本作为亲舅父亲舅母是要来观礼的,只是甄老太爷还在病中,儿子媳妇不好远行。

  不过,甄老太爷的身子已经好多了,邢御医调理有方,甄老太爷说出来的话,身边丫鬟婆子们都听得明白,不用连蒙带猜了,而他的半边身子有些感觉,慢慢调养下去,等到过年时,兴许可以坐起身来了。

  侯老太太悬着的心落下了,身体也养回来了,府中一切都顺畅。

  甄氏接连看了两遍,这才松了一口气。

  把信纸供在菩萨跟前,好生磕了头拜了又拜。

  翌日一早,杜云萝就被锦蕊唤了起来,梳洗更衣,样样都要仔细周到。

  甄氏抽空来看了一回,见安华院里一切顺当,便又忙去了。

  除了在岭东的杜云瑚,三位姐姐及笄时,杜云萝都做过赞者,对及笄礼很是熟悉。

  一切都按着规矩办事,倒也不会出错。

  甄氏陪着田吴氏来了。

  田吴氏逢人三分笑,拉着杜云萝的手,道:“这日子可太快了,放小定,到及笄,好像就是一眨眼的事情。”

  甄氏闻言亦笑了:“可不是嘛!囡囡刚会说话,到现在,也就一眨眼。”

  田吴氏笑得开怀,扭头与甄氏道:“你我觉得是一眨眼,侯府里可是等得望眼欲穿了,我那姑母老太君,盼孙媳妇盼得脖子都长了。”

  屋子里笑声一片,杜云萝垂着眼帘,抿唇,笑了。

  外头有丫鬟传话,说是杜云茹回来了。

  甄氏当即就坐不住了,与田吴氏告了罪,匆匆去迎杜云茹。

  杜云萝亦是欢喜不已。

  杜云茹刚刚出月子,她没有赶上杜云澜大婚,这一回能出门了,便早早就过来了。

  甄氏走到半途就遇见了杜云茹,身后的奶娘抱着大红的襁褓,甄氏赶忙接过来,襁褓中的姐儿睁大了眼睛,没有牙齿的小嘴流着哈喇子冲她笑。(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