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保护

第二百六十一章 保护

  姐儿刚出生时有些皱巴巴的皮肤都长开了,又白又嫩,一双眼睛随了杜云茹,很是灵动。%し

  甄氏乐坏了,又是心肝又是乖乖的,抱着姐儿到了安华院。

  杜云萝听见了,撅着嘴道:“心肝、乖乖,难道不是我吗?”

  杜云茹笑得直不起腰。

  甄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指着杜云萝道:“你这脸皮呦!都是当姨母的人了,还跟外甥女酸上了。我的好囡囡,你今儿个是及笄,可不是满月!”

  杜云萝笑个不停。

  田吴氏笑着凑过去,见姐儿白白胖胖可爱极了,不由夸赞了一通,又褪下手腕上的镯子给姐儿当见面礼:“叫什么名字呀?”

  杜云茹谢了礼,道:“意姐儿,邵行意。”

  田吴氏又与甄氏道:“邵家二公子我也认得,果真是爹娘模样好,生的娃儿就俊俏。云萝也是个俏姐儿,世子亦是英姿飒爽,往后得了孩子,可羡煞人了!”

  好话谁都要听,甄氏心花怒放,只觉得一群俏生生的哥儿姐儿围着她“祖母”、“外祖母”叫个不停,直到苗氏使人来请她,这才往前头忙去了。

  杜云茹见妹妹低着头,凑过去与她道:“怎么?驴脸皮都知道怕羞了?”

  杜云萝睨了她一眼:“大姐这身段,比从前更迷人了,还有一股子奶香味……”

  杜云茹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霎时红了起来,捶了杜云萝一下:“不许你浑说!”

  石沁玉与杜云诺一道过来,围着意姐儿逗了一阵,等吉时到了,陪着杜云萝去了花厅里。

  田吴氏很熟悉及笄礼的流程,可中间还是被打断了一回。

  慈宁宫里的赏赐到了。

  皇太后和皇太妃添了及笄礼,杜云萝磕头谢了赏,杜家得了大体面,各个都欢喜。

  宾客们被请去吃酒,石沁玉与杜云诺陪着杜云萝。

  话题很快就落到了婚期上。

  石沁玉轻声道:“我是听母亲说的,她前几日去定远侯府,吴老太君的意思是来年开春就办大礼。”

  杜云萝对此并不意外。

  前世,她也是在春天里出阁的,不管有没有边疆战事,侯府那里早就做好了春日里迎亲的准备。

  要不是腊月正月夹在中间,她也不会在及笄后的第四个月才出嫁。

  石沁玉给的消息一点不错。

  及笄第二日,田吴氏又带着帖子登门了,她是来请期的。

  夏老太太眼神不好,就叫甄氏翻了历书,一个一个与田吴氏确定日子,最后选了五个,让定远侯府送去再仔细算一算。

  几天后,两家敲定了婚期,定在了三月十二。

  不到三个月的工夫,对于早就开始准备的定远侯府和杜府都不算匆忙。

  杜云萝是高嫁侯府为世子妃,她的嫁妆远比杜云茹和杜云瑛要丰厚,苗氏有些眼红,只是这都在情理之中,也没有什么好不满的。

  安华院里,锦灵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她是从家中嫁出去,该回去准备了。

  杜云萝给锦灵添了不少陪嫁东西。

  锦灵原本不肯要,杜云萝一本正经与她道:“你不带上这些,怎么好向云栖开口要聘礼?云栖的家底就算不厚,世子爷肯定会贴补不少的,你一并收下。”

  锦灵叫她说得一怔一怔的,还是锦蕊忍不住,一面笑得喘气,一面把东西一股脑儿给锦灵塞进了包袱里:“你怕拎不动呀?我让锦岚帮你拎回去。”

  杜云萝支着下巴连连点头:“等正日子的时候,我让锦蕊和锦岚去吃酒。”

  锦灵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一双眼睛涨得通红,两三步跪在杜云萝跟前,咽呜哭出了声。

  杜云萝叫她的眼泪一招,鼻子一酸,亦滚了眼泪下来。

  主仆两人抱着大哭了一场。

  锦蕊端了水进来,哑声道:“这又不是见不着了,姑娘开春就出阁了。”

  锦灵抹着眼泪道:“奴婢在侯府里等着姑娘,姑娘放心,您交代给奴婢的事儿,奴婢一定办好。”

  杜云萝捧着锦灵的脸,直直看着她的眼睛:“你听着,我再与你说一遍,能打听多少就打听多少,不用着急,可以慢慢来。没有什么比你自己的安危更重要。切记,不要打草惊蛇,不要让人起疑。”

  锦灵沾着泪水的睫毛颤了颤。

  杜云萝有抬头看向锦蕊,道:“你也一样,你们都一样,我这辈子还有好多好多事情要让你们去做,我保证十年二十年你们都做不完,所以,不要想着一步登天,想着一根绳子拉出一堆蚂蚱。比起没有线索,我更怕你们跌进去。”

  锦蕊本就是忍着眼泪的,听了这番话,再也忍不住了,把水盆放在桌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锦灵簌簌掉眼泪,重重点了点头:“奴婢知道了,奴婢会保护好自己的。”

  她必须保护好自己,只有她们好好的,才能保护姑娘。

  哭过了之后,锦灵伺候杜云萝净面抹香膏,这才依依不舍,由锦岚陪着归家去了。

  锦岚回来时说,锦灵家里都准备妥当了,段氏虽然眼睛看不清,但左右邻居都是热心的,家里还有一个小丫鬟,这婚事办起来准保顺利。

  杜云萝闻言安心许多。

  正日子里,杜云萝给锦蕊和锦岚都放了假。

  锦蕊怕杜云萝身边没人伺候,不肯过去。

  杜云萝笑着劝她:“一辈子就办这么一次喜酒,锦灵从府外出嫁,原本就不及在府里热闹,你再不去与她撑场面,别人还当咱们府里不喜欢她哩。”

  这话锦蕊听得进去,加之这日杜云萝在清晖园里,她便和锦岚一块去了。

  丫鬟嫁人,没那么多规矩讲究,图的就是个热闹。

  院子小摆不下席面,就在胡同里支起了桌子,请邻居们吃酒。

  段氏泪汪汪送了锦灵上轿,与扶着她的锦蕊道:“我眼睛花,连我姑娘最好看的时候都看不清楚。”

  一句话,把边上相熟的大娘婶子们都给说红了眼。

  锦蕊亦是背过身抹眼泪,段氏待锦灵,可比薛四家的待她和薛瓶儿好太多了,起码,外头这么多张酒席,薛四家的可舍不得在嫁女儿的时候置办。

  心酸归心酸,今日到底是大好的日子。

  众人说了讨喜话,又是一阵劝,都收起了眼泪,去用席面了。(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