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小年

第二百六十二章 小年

  傍晚时,锦蕊和锦岚一道回了府里。。しw0。

  杜云荻回书院了,杜怀礼又要与同僚应酬,清晖园里只剩下杜云萝陪着甄氏用晚饭。

  锦蕊讲了胡同里的热闹。

  甄氏搂着杜云萝听完,叹息道:“都是命里造化,囡囡啊,等明年三月你嫁出去了,这种时候就只剩我一人用饭了。”

  杜云萝知道,离杜云荻成亲还有一两年,这期间,若是杜怀礼不回府用饭,甄氏的确是孤零零的。

  “母亲,”杜云萝柔声唤她,“再等两年,等哥哥高中,娶个漂亮媳妇回来,给您添一个漂亮的姐儿,再添漂亮的哥儿……”

  甄氏扑哧笑出了声:“为什么是先添姐儿再添哥儿?云茹先生了个姐儿,你就觉得你哥哥往后也是先得姐儿?”

  杜云萝憨憨笑了笑。

  不是她觉得,而是她知道。

  杜云荻和唐氏的长女是个乖巧懂事、比善财童女还好看的姐儿,可惜先天不足,金山银山养不活,夭折在豆蔻年华里。

  今生,没有施莲儿的横插一脚,杜云荻和唐氏之间定然会好好的,姐儿也能足月出生,平安长大。

  “因为啊,母亲就是先生了大姐,再生了哥哥,然后再得了我。”杜云萝另编了个理由给甄氏。

  甄氏笑个不停,赵嬷嬷和水月亦是笑得合不拢嘴,说了不少凑趣话。

  转眼便是腊月。

  应家把合好的八字送回来,上上配的结果自然是两家都满意。

  杜云萝的婚期已定,杜云诺怎么也不可能赶在妹妹之前出阁,应家和廖氏也就不心急火燎的了,定了来年三月放小定,秋日行大礼。

  杜云诺变得忙碌起来。

  廖氏心事大定,与夏老太太和苗氏商议着去婆驼山取腊八粥的事体:“去年因着我身子不适,请三嫂代劳了,今年还是我去吧,正好也去菩萨跟前拜一拜,让云澜媳妇陪我去,我替她和云诺都求一求。”

  这话说得在理,夏老太太便点了头,又吩咐许嬷嬷同行,替夏安馨祈福。

  腊八清晨。

  杜公甫开了祠堂,除了祭祀,还要把新媳妇给添到族谱上,又把嫁出去的姑娘的夫家给记上。

  杜云萝看着杜公甫提笔在族谱上书写,心里想着,等明年这时候,她的名字后头也会被记下一句,她不仅是杜家的姑娘,还是定远侯府的媳妇了。

  廖氏和姜四娘去了婆驼山,赶在正午前回来,各房各院分了腊八粥。

  府里到了一年之中最忙的时候。

  各家庄子铺子的掌柜来府中奉帐。

  甄氏手中有不少陪嫁的庄子铺子,她一面理着账册,一面与赵嬷嬷商议着,挑出些合适的,到时候给杜云萝添上。

  岭东那里的年礼送到了京城。

  比起那各式各样的礼物,夏老太太最关心的是家书的内容。

  家书是杨氏亲手写的。

  里头提了几样事体,都叫夏老太太欢喜不已。

  杜怀让在岭东的政绩不错,这几年都评了优,今年应当也不意外,开了年很可能会升迁,不一定能回京,但若是调任他处,去处想来也不错。

  杜公甫卸任多年,这两年出入东宫,眼看着又风光些,但他没有为儿子们谋过恩典。

  夏老太太对此颇有微词,可也知道官职任命不是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完事儿了的,她只盼着这一回即便长子一家不能回京,也离京城近些。

  岭东实在是太远了。

  又说起了出嫁的杜云瑚。

  沈家二郎打算明年春年和杜云瑚进京,这事儿也知会了他的大哥沈编修。

  科举考的不单单是文章,沈家二郎早些熟悉京城,又得沈编修指点,对他的科考有好处。

  杨氏也是考量颇多。

  若杜怀让明年调任,留杜云瑚在岭东,万一有了身孕或是什么事儿,杨氏牵肠挂肚地不放心,不如让他们小夫妻到京里来,除了有沈编修夫妇,杜家也能帮着照看一二。

  夏老太太自是高兴的,庶出的孙女也是孙女,跟着杜怀让在任上多年,夏老太太也想得紧,而且她还没见过沈家二郎这个孙女婿,只在信上听杨氏夸赞过相貌堂堂、书生儒雅。

  夏老太太倒是见过沈编修夫妇,逢年过节的,他们都会过府来走动,沈编修气质的确不错,他和沈家二郎是亲兄弟,想来做弟弟的不会相差太多。

  夏老太太高兴,莲福苑的丫鬟婆子们也高兴,这个夸杜怀让,那个夸杜云瑚,说得夏老太太心花怒放,扬手又打赏了不少。

  “你们这一张张嘴啊,都是从老婆子手里讨银子的厉害货色!”夏老太太哈哈大笑,“年纪大喽,什么都不想了,就盼着子子孙孙围在身边,怀让一家离京多年,我时时盼着,我现在可是聪明了,几个孙女儿都嫁在京中,等云瑚回来,就齐全了。”

  众人又是一阵笑。

  小年夜里,花厅里摆了席面。

  外头从前日起就飘了雪,时断时续的,没积起来多少,却冷了许多。

  地火龙和炭盆一道,室内还算舒服,外头北风阵阵,吹得杜云萝不想出去走动。

  可她还是****去莲福苑里请安,去清晖园里陪甄氏,她知道,在娘家的日子是过一天少一天了。

  席面上,杜云萝给夏老太太添了酒。

  夏老太太兴致好,笑盈盈看着隔壁桌儿子孙子们行酒令,见酒壶添了一回又一回,才笑着开口劝道:“你们都悠着点儿,尤其是那几个酒量差的,别逞能了,自家人还不知道自家人?一会儿醉得起不来了,可没人管你们。”

  笑声一片。

  等散席时,如夏老太太所言,的确有酒量不好的起不了身了。

  杜怀恩的酒量是兄弟之中最糟糕的,当着夏老太太的面,廖氏不敢埋怨,等出了花厅,嘴上就不停了,一面数落着,一面催着婆子们加快脚步,免得天寒地冻吹冷风。

  杜云琅也吃了不少。

  夏安馨孕中不敢扶他,采莲上前要搀扶。

  沈长根家的瞅了被安排到春华院里的关嬷嬷一眼。

  关嬷嬷会意,笑着上前道:“外头路滑,姑娘扶好奶奶,二爷就交给我们这几个婆子,二爷醉得厉害,走路不稳当,姑娘怕是扶不住,我们手上有劲,奶奶和姑娘只管放心。”(未完待续。)

  ps:第四更。再说96写得慢的,我就不管啦不管啦不管啦~~~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