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很想

第二百六十四章 很想

  府中人少,团圆饭就摆在老太君屋里。

  吴老太君带头出了暖阁。

  周氏落在了最后头,穆连潇过去扶住了她,低声道:“母亲,姑母她……”

  周氏摇头打断了穆连潇的话:“我知道她怨我,她也只能怨我,你放心,我不会放在心上。”

  穆连潇垂眸,道:“可那不是您的错。”

  穆元婧远嫁蜀中是周氏一手操办的,刘家也是周氏选的,虽然是穆世远和吴老太君拍板定下,可周氏在其中起的作用,就像是为穆连潇选择了杜云萝的练氏一样。

  离开家人远嫁蜀中,不适应当地的生活,与丈夫关系磕磕绊绊,又因为刘家和定远侯府政见相左,穆元婧在婆家的生活一年不如一年,这一切,她都算到了周氏头上。

  丈夫病故,穆元婧最终回到京城,她的心里依旧怨着周氏。

  若周氏当初让她嫁在京中,若周氏为她挑的不是一个短命鬼,她又怎么会守寡?

  可说到底,当年的周氏又怎知刘家公子会英年早逝呢。

  “很多事情,没有对错。”周氏说完,不肯再提穆元婧,而是交代起了穆连潇,“晓得你能喝,一会儿也少喝点,大半夜的没人伺候,我不放心。”

  穆连潇自是应下。

  外头的雪越下越大,席面早早就散了。

  天一亮要进宫请安,未免精神不足,吴老太君是不守岁的,也不叫穆连潇守,让他回前院歇息。

  前头院子里亮着灯。

  云栖在书房里等着穆连潇,见他回来,从袖中取出一截极细的竹节:“下午时信鸽刚送到的。”

  穆连潇接过来,取出其中的纸卷打开看完,便在火上烧了。

  云栖嬉皮笑脸凑上来,道:“爷,奴才能回去了吗?您看,天都黑透了。”

  穆连潇睨了云栖一眼。

  云栖腆着脸道:“这不是除夕夜嘛,媳妇儿还一个人在家等着呢。”

  “胡说八道!”穆连潇笑骂,什么叫“媳妇儿一个人”,不还有他妹妹莺儿吗?真的是娶了媳妇,连妹妹都不记得了。

  云栖摸了摸鼻子:“大冷的天,哪能让她一直等着呀,哎,爷,奴才回去晚了,她不给奴才开门咋办呀……”

  “爬墙不会吗?出息!”穆连潇叫云栖逗乐了,连连挥手,“赶紧麻溜地滚回去,我让厨房给你留了一吊山猪肉,别忘了去拿。”

  “谢谢爷,奴才这就去拿。”云栖笑着一溜烟跑了。

  听到那脚步声越行越远,穆连潇笑着摇了摇头。

  踢了鞋子往榻子上随意一躺,穆连潇心里却忍不住羡慕起来。

  天寒地冻的,一吊山猪肉,一壶酒,还有一个媳妇,听起来可真不错。

  拇指擦过唇角,忆起那日杜云萝轻点在唇角的亲吻……

  肚子里的酒似乎都翻滚了起来,烧得他浑身发烫。

  他也想媳妇了,很想。

  杜府里,酒席刚散。

  外头隐约传来鞭炮声。

  杜云萝陪着甄氏和杜怀礼坐了会儿,渐渐就有些犯困了。

  甄氏搂着她,哼着小曲哄她,剥着花生的杜云荻抿唇直笑,叫甄氏狠狠瞪了一眼。

  迷迷糊糊到了天亮。

  杜云萝坐在梳妆台前,甄氏指挥着锦蕊替她装扮好,待一切都满意了,这才牵着杜云萝的手,与丈夫儿子一道去莲福苑里磕头。

  走出屋子,外头寒风挂着雪花袭来,杜云萝呼吸了一口冷风,看着雪白一片的屋顶,暗暗想着,永安二十年终是到了。

  这个年过得极其忙碌。

  正月初三,杜云茹和杜云瑛回娘家来。

  夏老太太抱着意姐儿舍不得松手,又是璎珞圈又是长命锁,并一大把金银锞子,全部给了意姐儿。

  夏安馨是头回有孕,拉着杜云茹细细问孕中事体,虽然已经听嬷嬷们说了不少,可夏安馨更想听年纪相仿的杜云茹说。

  两人声音不轻不重的,姜四娘坐在边上,多少也能听见些。

  杜云萝朝她努了努嘴,低声道:“三嫂想听就凑过去听嘛。”

  姜四娘的脸霎时红了,啐道:“哪有你这样的。”

  廖氏也回了趟娘家,而后给景国公府递了帖子。

  许是大过年的走亲寻常,廖氏轻而易举地见到了廖姨娘。

  廖姨娘的气色比想象中的好,这叫廖氏安心不邵。

  用廖姨娘的话说,这三个月里,她没有什么不高兴的,相反,她很高兴,唯一挂心的就是没有回娘家来走亲的安冉。

  不过,安冉不回来也好,廖姨娘打听过了,恩荣伯府里很看重这一胎,把安冉当菩萨一样供着,安冉没必要挺着个大肚子回来受一顿气。

  至于那位新夫人,这些日子是焦头烂额的。

  新夫人掌了中馈,自是不信任这些叫廖姨娘敲打了十多年的管事婆子娘子们,老侯爷夫人给她推荐了不少府中老仆,新夫人一样信不过,可她初来乍到,一时半会儿哪里能有这么多心腹,能把整个府里的人手都折腾一遍的?

  新官上任三把火,没一些动静也说不过去,新夫人换了几个人,有人欢喜有人愁,那些从前跟着廖姨娘谋了些好处的老人自然不乐意了,暗地里没少使绊子,总归这差事保不住了,不如出一口气。

  这期间,又恰逢腊月奉帐。

  府里还未理顺,又要接手国公府这么多庄子铺子的账册,新夫人便是三头六臂也难免理不过来了。

  用廖姨娘的话说,新夫人是有些掌家本事的,若不急着改换人手,平稳个一两年,几乎不可能出岔子,可偏偏,有本事的人是不甘叫人束手束脚的,她会迫切想要“改朝换代”。

  因而府里不大不小乱了一阵。

  老侯爷夫人怪罪新夫人,新夫人面上应着,背地里看不上老侯爷夫人的“外行人指点内行人”,这出戏实在叫廖姨娘看得拍腿大笑。

  廖姨娘高兴,廖氏也就放心了,总归这日子就这样了,苦中作乐,有个乐子比什么都强。

  出了景国公府,廖氏坐轿子回杜府。

  街上百姓热闹,有不少铺子外头已经悬挂了花灯,有手艺人坐在街边,麻利地糊着花灯。

  马蹄声从远及近,吓得行人纷纷避让。

  廖氏的轿子也靠了边,看着那一骑快马绝尘往宫门方向去,她皱了皱眉:大过年的,这是出了什么事儿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