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满足

第二百六十六章 满足

  当着夏老太太的面,甄氏没有问出口,待回到清晖园里,她拉着杜云萝坐下,捧着她的脸仔仔细细看着。【风云小说阅读网】

  杜云萝的五官随了她,却比她更精致细腻,甄氏在女儿的眉宇之中依旧没有寻到一丝一毫的不安与彷徨,反倒是读到了些许惊讶。

  对她突然如此举动的惊讶。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糯糯道:“母亲可是舍不得我了?”

  甄氏垂下眼帘,额头贴着杜云萝的额头,叹道:“是啊,舍不得囡囡了。”

  杜云萝闻言,伸手抱住了甄氏。

  甄氏感慨了一番,到底还是开口问她:“好端端提前了一个月,囡囡不担心吗?娘是说,世子他……”

  杜云萝轻咬下唇。

  这一切她早有心理准备,她自是不会害怕,可她不能实话与甄氏说,便拧眉寻了个借口出来。

  “去年时,其实就有些想到了……”杜云萝浅浅笑了起来,额头在甄氏的额头上蹭了蹭,“去围场之前,祖母就与我提过些……”

  甄氏睁大了眼睛。

  “慈宁宫里要我跟着去围场,祖母当时就猜测过,许是圣上又要用兵,当时只是猜测,也没料到就是现在。”杜云萝徐徐道,这话不是她诓甄氏的,甄氏便是去莲福苑里问,也不打紧。

  甄氏搂紧了杜云萝,叹道:“老太太看得明白。”

  杜云萝应了一声:“从一开始,我们不就知道定远侯府是什么样的人家了吗?世子迟早要上战场的,不是今年就是明年,我不怕的。”

  甄氏闻言,浑身一震,倏然收紧的眸子里闪过震惊和心疼,而后渐渐平复下来,她拍着杜云萝的背,道:“是啊,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就因为知道,当初莲福苑里也好,她和杜怀礼夫妻两人也罢,都是纠结万分的,可甄氏心软,晓得杜云萝的心思之后,到底还是有了些偏向。

  最后是杜云茹的一句话说服了她们。

  “不该为不可料的将来,去拒绝一个可见的好男儿。”

  这话说得是一点都不错的。

  甄氏打心眼里认为,穆连潇是个极不错的人,抛开出身、本事不说,光是待她的囡囡好,甄氏就满意。

  就前回从桐城回来的路上,穆连潇坐在马车前头与车厢里的杜云萝说话的温和神色,甄氏就坐得不远,自是看得一清二楚。

  甄氏也是过来人,男人喜不喜欢一个女人,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甄氏就瞧明白了。

  穆连潇是真真正正把杜云萝放在心里了。

  甄氏逼着自己挂上笑容。

  不就是奉旨出征吗?打完了仗不就回来了!

  就穆连潇那身手,肯定能回来的,她的囡囡在京里等着呢,他哪里会不回来。

  甄氏暗暗点了点头,不住告诉自己,事情就是这样的,若她这个当娘的提心吊胆起来,囡囡岂不是更可怜了?

  “囡囡啊,”甄氏清了清嗓子,“幸好咱们备嫁备得早,提前一个月也不至于心急火燎的,你什么都别操心,母亲保准把你风风光光嫁出去。

  世子留在京里的时间不多,你好好跟他处,可别使性子,得了空多给他做几双鞋袜、几身贴身衣服带上,这东西不嫌多。”

  杜云萝抿着唇,弯着眼儿笑起来了:“瞧母亲说的,好像我不是下个月嫁,是明天就嫁了。”

  甄氏忍俊不禁,心里的那些情绪都散了,捶了杜云萝一拳:“小没良心!”

  宫里下了旨,慈宁宫又添了赏,翌日一早,杜云萝便进宫谢恩。

  慈宁宫里,皇后娘娘似是有事与皇太后商议,宫女引了杜云萝去偏殿。

  偏殿里,炭盆烧得火热。

  杜云萝倒也不冷,捧着手炉站在门外的庑廊下,静静看着这一室宫殿。

  她突然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

  也是刚过了上元,也是站在这个地方。

  她被皇太妃唤进宫里来,而她的身边,站着进宫谢赏的安冉县主。

  看似风光,可赏赐和恩宠的背后到底藏了什么,就是智者见智了。

  杜云萝犹自想着,突然听见宫女的问安声,她循声望去,就见南妍县主从外头进来了。

  四目相对,南妍微怔,复又温柔笑了起来,快步走到杜云萝身边:“是了,你是来谢恩的。”

  杜云萝亦笑了起来。

  两人并肩站在庑廊下。

  南妍低声问道:“你之前在想什么?”

  “我在想去年的这个时候,”杜云萝偏过头看向南妍县主,道,“我和安冉县主站在这里,你从正殿里出来,那是我第一次见你。”

  提起当时,南妍县主颇为感慨,她久久没有说话,待杜云萝以为她什么都不会说了的时候,南妍才轻声道:“云萝,过去的这一年,是我整整两辈子过得最满足的一年。我想,之后的每一年,我都会如此满足。我求仁得仁,我希望你也一样。”

  杜云萝的呼吸一窒,她觉得她的心被狠狠地拽了一把,眼眶霎时就红了起来。

  没有经历过求而不得的人不会懂南妍县主的执着,同样的,没有死而复生、重新再来一次的人,也不会懂南妍的飞蛾扑火。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

  南妍不在乎守一辈子皇陵,只要是陪着李栾,生死无悔。

  而杜云萝亦是如此。

  所以她告诉甄氏,她不担心,不害怕,不彷徨。

  抿了抿唇,杜云萝莞尔,眼睛弯弯如明月:“我呀,一定也会求仁得仁。”

  皇后娘娘离开了慈宁宫,南妍县主和杜云萝隔着院子行了礼,而后随着宫女入了正殿。

  皇太后的面上透着几分疲惫。

  杜云萝跪下谢了赏赐。

  皇太后叮嘱了几句后,就与南妍县主道:“皇后来跟哀家说敕造公主府的事体,云华的性子,你是知道的,这些日子别招惹她。”

  南妍县主垂眸应了。

  杜云萝垂手立在一旁,皇太后不打发她,她也不能走,就听皇太后与南妍家长里短的说着事体。

  敕造公主府,杜云萝并不觉得意外。

  云华公主年纪不小了,和镇国公的长孙的婚事也是板上钉钉的,她再闹腾,也拗不过皇太后和皇后。

  只看前世,在南妍与醉酒的瑞王荒唐之后,云华公主没有再寻到一位配给病秧子的姑娘,就孤身出嫁了。

  再是贵女,一样越不过皇权。(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