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心酸

第二百六十七章 心酸

  到了元月下旬,边疆又要打仗了的消息在京城百姓之中传开了。

  百姓虽不爱打仗,但京城与边疆毕竟千里迢迢,京中百姓没有吃过战乱的苦,对战争感触就没有那么深。

  与战事有关的,他们能记住的是哪一年,隔壁家的哪个小子去打仗,却再也没有回来,亦或是谁家的小子在军营里一步步爬上来,如今也有些小出息了。

  印象最深刻的,无异于六年前的元月,定远侯与他的两个儿子英灵回京,满城白纸飘飘,压抑得整个新年里都喘不过气来。

  而今年,定远侯府的二公子也出征了,世子爷在娶亲之后也要出征了。

  一时之间,京城里谈论的都是穆连潇与杜云萝的婚事。

  外头的消息,传不到杜云萝耳朵里。

  锦蕊倒是知道一些,她回前街时,左右邻居没少嘀咕,就连她娘薛四家的都念叨了两句。

  念叨归念叨,薛四家的可不敢说些不吉利的话。

  花嬷嬷编排锦蕊就被一通板子打得嗷嗷叫,一个多月下不了床,要是有不长眼的胡言乱语编排世子爷,哎呦,那可不是屁股开花的事情了。

  薛四家的亲眼见过打板子,她的嘴闭得牢牢的。

  前街上的风言风语,锦蕊一句都不会跟杜云萝提。

  杜云萝这几日也忙碌,除了去莲福苑里请安,就在清晖园里陪着甄氏,母女两人说说话,做些女红。

  二月初三,定远侯府柏节堂,穆连诚陪吴老太君用了晚饭。

  席间无话,直到撤了桌,吴老太君才缓缓道:“老婆子已经习惯了,总归就是送你们一个个去,再抬头盼着你们一个个回来,你媳妇还不习惯,你早些回去陪陪她,她大着肚子,也不知道生孩子的时候你回来了没有。”

  穆连诚颔首应了,退了出去。

  柏节堂里,吴老太君缓缓起身,扶着单嬷嬷的手,绕到了位于二进院子的小佛堂里。

  单嬷嬷点了香,吴老太君接过来,对着坐莲观音像拜了三拜,又让单嬷嬷把香插到了铜香炉里。

  在蒲团上跪下,捻着手中佛珠,吴老太君低声诵经。

  单嬷嬷安静地守在一旁,眉宇之中透了几分郁色。

  习惯……

  这种事情怎么会习惯?

  单嬷嬷亲眼见证了吴老太君多少次送丈夫儿子出征,每见证一次,心就痛一次,尤其是送走的人再也没有回来的时候,吴老太君的悲伤和疲惫,她深深印在了脑海里。

  作为定远侯府的老太君,便是悲痛成疾,病倒在床,吴老太君也要强撑着,起码在精神上不能倒下去,这一大家子都看着她,指望着她。

  也就单嬷嬷这样跟了吴老太君几十年的老仆人,才懂夜深人静时,吴老太君那难言的心酸。

  就像此刻。

  吴老太君只能在菩萨跟前求个心安了。

  翌日一早,穆连诚就随军出发了。

  而定远侯府上下,没有被离别笼罩,********准备穆连潇的大婚。

  杜府莲福苑里,甄氏笑着与夏老太太说着安排:“已经与我姑母说好了,囡囡出阁的时候她来梳头。”

  甄氏的姑母是一位淑人,是杜云茹及笄时的正宾,夏老太太对那位夫人的印象极好,便连连点了头。

  又说到了踩花堂的人选。

  踩花堂倒不用追求诰命品级,最要紧的是全福。

  夏老太太从夏家请了两位全福夫人,杜云萝听夏安馨说过,那两位太太嘴巴甜,为人周全,做事是信得过的。

  大婚的日子近了,杜云荻提前了五日回到了京城。

  中午时,莲福苑里设了家宴。

  并不是过年过节的,仅仅就是杜公甫和夏老太太舍不得杜云萝而已。

  女眷们不饮酒,早早就散席了,苗氏妯娌忙碌,各自散了,姑娘和奶奶们留下来陪夏老太太说话打马吊。

  杜云荻兄弟几个还在花厅里吃酒行酒令,杜云澜揽着杜云荻的肩,商量着拦门时要如何给穆连潇一个下马威,好叫他知道,杜家的掌上明珠可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娶过门的。

  杜云澜喝得有些多,杜云荻听他结结巴巴说了一圈,几乎都是他娶姜四娘时叫姜家兄弟为难的事体,不由哭笑不得。

  “行了三哥,我扶你回去歇会儿,你这样子叫三嫂看见了,准跟你急。”杜云荻与杜云琅说了一声,招呼了个婆子过来,拉起杜云澜,一道走了。

  杜云琅靠着椅背,仰头望着屋梁,抬手按了按发胀的眉心。

  他听见了轻柔的脚步声,一人在他身后站住了。

  杜云琅睁开了眼睛,见那人是采莲,他便问:“你们奶奶呢?”

  采莲半弯下腰,稍稍拉进了些许距离:“奶奶在陪老太太打马吊,爷可是寻奶奶?”

  杜云琅含糊道:“不用唤她。”

  采莲抿了抿唇,柔声道:“爷吃多了酒,奴婢扶您回春华院吧,一会儿喝碗醒酒汤,要不然,头会痛的。”

  杜云琅的脑袋沉得厉害,却没有动。

  采莲伸手去扶他,她手上劲儿大,杜云琅叫她拉了起来,可偏偏她脚劲差些,一个人架不动杜云琅,憋得整张脸都红透了。

  后头正屋里,夏老太太胡了牌,哈哈大笑起来。

  夏安馨偏过头问兰芝:“二爷他们还没吃完呐?”

  夏老太太指节敲了敲桌面:“怎么?想搬救兵呀?没用的没用的!”嘴上如此说,夏老太太到底还是吩咐兰芝,“你去瞧瞧,送些醒酒汤去,别叫他们吃醉了。”

  兰芝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杜云萝和杜云诺拼成了一家,闻言转了转眸子,道:“四姐姐你来摸牌吧,我歇会儿。”

  “什么歇会儿,分明是输了银子要跑哩!”杜云诺笑着揶揄她,“我不管,反正我们两个是一家的,你便是跑了,今个儿输了的银子,你也要出一半。”

  这话说得屋里笑成了一片。

  杜云萝朝她扮了个鬼脸,转身出了正屋。

  倒座房外,锦蕊与浅禾凑在一处说话,见杜云萝出来,锦蕊赶紧迎了上来,替杜云萝紧了紧雪褂子。

  杜云萝拉着锦蕊走了两步,低声问道:“瞧见采莲了吗?”

  锦蕊眨了眨眼睛,皱着眉道:“刚还在呢,这会儿倒是不见人了。”

  杜云萝的眸色一沉。(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