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两种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两种

  <=""></>

  杜云萝快步往花厅去。

  花厅离莲福苑不远,过了穿堂,绕过月洞门,便是花厅。

  二月料峭,主子们又各自寻了乐子,花厅里留下的丫鬟婆子早就寻了避风的后罩房说话去了。

  杜云萝一眼望去,只瞧见了站在花厅门口的兰芝的身影。

  因着角度,杜云萝看不到兰芝的神色,她往前行了几步,才听见了兰芝的声音。

  “你怎么在这儿?”兰芝声音平静,无风无浪。

  杜云萝脚下一顿,兰芝如此平和,莫非是她自个儿想岔了?是她太过小人之心?

  直到她看清了兰芝的面容。

  兰芝一脸淡漠,眉宇之间存了几分疏离和戒备。

  “二爷在这儿吃酒,我们奶奶让我来看看。”是采莲的声音。

  “二奶奶要你来的?”兰芝又问。

  采莲应道:“是啊。”

  兰芝没有急着进去,反倒是转过身来看向杜云萝,唤了一声“五姑娘”。

  杜云萝朝她点了点头,不疾不徐走到花厅外,一脚迈了进去。

  花厅里,杜云琅吃醉了,靠在八仙椅上一动不动,采莲站在一旁,垂头捏着手指。

  杜云萝暗暗冷笑,看这样子,竟是叫她料中了,若不是兰芝过来,让采莲在这儿待上两刻钟三刻钟的,后头的事情可真说不明白了。

  “我来寻四哥的,他人呢?”杜云萝随口问了一句。

  兰芝刚到,不晓得状况,采莲只好硬着头皮道:“三爷吃多了酒,四爷扶他回去了。”

  “那你呢?”杜云萝转眸看着采莲,似笑非笑,“你不在莲福苑里,跑这儿来做什么?”

  采莲下意识捏了捏手指:“是二奶奶……”

  “我和二嫂打牌,可没听她吩咐过你什么,”杜云萝直接打断了采莲的话,沉声道,“二哥吃醉了,你不去取毯子来,又不唤人来搭把手,就这么站着是什么道理?”

  采莲咽了口唾沫,垂下头不再说话。

  兰芝是通透人,刚才就觉得采莲行事怪异,这会儿一看,哪里还猜不明白,她上来与杜云萝道:“姑娘,既然是春华院里的丫鬟,这事儿让二奶奶自个儿拿主意吧。”

  杜云萝颔首,吩咐锦蕊道:“去请二嫂来,谨慎些。”

  所谓的谨慎,就是不要传扬得人尽皆知,锦蕊明白杜云萝的意思,鄙夷地看了采莲一眼,转身走了。

  人各有志。

  锦蕊不屑为妾,但她也不会看不起做小的人,像莫姨娘那般本分和善的人,锦蕊还是有些好感的。

  还有杜云瑚的姨娘,她原是大太太杨氏的陪嫁,听杨氏安排开脸当了姨娘,主仆同心同力,别人也不会说一句不好。

  但像采莲这样,背着自己主子想要兴风作浪的,锦蕊打心眼里看不起。

  背主,是最大的罪。

  采莲浑身微微发颤,她鼓起勇气道:“五姑娘教训得是,是奴婢不会伺候人,就只会傻站着。”

  杜云萝勾着唇笑了。

  这般避重就轻,想以此蒙混过关?

  转念一想,采莲这般反应倒也是情理之中的。

  毕竟没有被抓现行,兰芝到的时候没有瞧见一锤定音的场面,采莲想脱身自救也是寻常。

  知道前世事体,杜云萝自然不会信她。

  采莲想要取信的也不是她,只要夏安馨信任采莲,采莲就还有活路。

  夏安馨很快就来了,也不知道锦蕊拿什么理由诓的她,她身边只跟了关嬷嬷,不似平时走动时那般前呼后拥,就怕一个闪失动了胎气。

  关嬷嬷和锦蕊一左一右扶着夏安馨进来。

  关嬷嬷叫沈长根家的耳提面命过,一看采莲和醉酒的杜云琅就有数了,心里连声唾骂了采莲几句,见杜云琅衣衫整齐,多少松了一口气。

  若是已经出了大状况了,她还怎么跟沈长根家的交代!

  夏安馨走到杜云琅身边,柔柔唤了两声,见丈夫睡过去了,她的眉头紧了起来:“大冬天的,便是点了炭盆,也会着凉的,采莲,怎么不给二爷披条毯子?”

  采莲一个激灵,道:“是奴婢疏忽了,奴婢这就回去取。”

  “不用取了,”夏安馨止住了她,“去后头唤两个妈妈来,扶二爷回春华院去。”

  采莲含糊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经过杜云萝和兰芝身边时,她的头垂得低低的,根本不敢看谁。

  等采莲走远了,夏安馨长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过来握住了杜云萝的手:“亏得有你和兰芝,要不然,这背后的一刀子可要捅得我吐血三升了。

  我这会儿不会收拾她,回头自有她的‘好处’。”

  有夏安馨这几句话,杜云萝也就不多事了,采莲本就是夏安馨的陪嫁丫鬟,如何处置自当由夏安馨做主,杜云萝可不想叫人说一句“手太长”。

  采莲很快就唤了两个婆子进来。

  夏安馨与兰芝道:“二爷醉着,该早些回去躺下,我双身子走不快,烦请姐姐帮忙,替我送二爷回春华院。”

  这分明就是不信任采莲的意思。

  采莲的脸霎时一白。

  兰芝福身道:“二奶奶客气,您路上慢慢走,不用担心二爷。”

  兰芝指挥着婆子扶起了杜云琅,采莲暗悄悄瞅了夏安馨两眼,站在原地没有动。

  夏安馨催她:“你跟着去吧,兰芝姐姐不熟悉春华院,你磨磨蹭蹭的做什么?”

  采莲只好跟了上去。

  待那几人走远了,夏安馨面上透出几分疲惫来,转身寻了把椅子坐下,缓了缓气,道:“我出阁前,母亲曾与我说过一句话,‘让一个人死有两种法子,要么杀了她,要么逼死她,若杀不了她,就逼死她’,我当时不懂,这会儿倒是有些感悟了。”

  夏安馨自嘲一般笑了起来。

  杜云萝细细品了品这话,到底有些明白夏安馨的意思了。

  采莲是她的陪嫁丫鬟,却背着她欲行不轨,是非黑白一清二楚,可若传开了,别人会唾弃采莲,也会笑话夏安馨,笑话夏老太太和夏家。

  御下无方,有眼无珠,这对一个要掌家的奶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名声。(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