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七十章 教导

第二百七十章 教导

  这些关照的话,近几日甄氏没有少说。

  到底说了多少回,杜云萝已经数不清了。

  可她还是认认真真地听着,不时点头回应,她知道,这句句都是甄氏的关心和不舍,前世她没有好好听,今生,无论是第几遍,她都不想错过。

  甄氏又仔细与杜云萝说着陪嫁过去的人手问题。

  跟着杜云萝进定远侯府的,除了锦蕊和锦岚,还有前回顶替花嬷嬷到安华院里来伺候的洪金宝家的,以及夏老太太新拨过来的古福来家的。

  洪金宝和古福来两家人都作为杜云萝的陪房,一并过去伺候。

  除此之外,陪嫁的庄子铺子里的人手也都归了杜云萝,都是夏老太太与甄氏细心挑选出来的,不仅讲究出产收入,更看重管事们的能力和品行,即便杜云萝一时半会儿没工夫打理产业,也不会出什么岔子。

  杜云萝此时只看过那些名册,还没有机会把铺子庄子的事体都了然于心,更别说与管事们打交道了。

  甄氏前两日与她介绍了不少,杜云萝耐心记了记。

  桌上的油灯暗了暗,甄氏没有唤人手进来,自个儿起身拿了剪子拨了灯芯。

  灯光照亮了半侧梢间,一帘相隔的内室里昏暗一片。

  甄氏提着油灯往里头走,示意杜云萝跟上来。

  撩开了珠帘,绕过锦鲤戏水的插屏,甄氏的目光落在床尾的架子上。

  上头挂了大红的嫁衣。

  凤穿牡丹,艳丽却也端庄。

  一针一线都是杜云萝亲手绣的,这一件嫁衣足足费了杜云萝一个月的工夫,亏得杜云萝从婚事定下之后就开始准备这些东西,要不然遇上婚期提前,还真的会手忙脚乱。

  甄氏把灯座放在桌上,并不敢把它拿近嫁衣前。

  手指拂过盛开的牡丹,甄氏眼睑颤颤,半晌道:“这嫁衣穿在囡囡身上漂亮极了,谁看了不夸赞?”

  甄氏的肩膀微微发抖,良久转过身来,牵着杜云萝的手在床沿坐下:“穿上嫁衣,让你姑婆给梳妆打扮好,待世子掀开盖头,准叫他惊艳。”

  杜云萝垂眸,笑了:“他要是敢说我不好看,我就不理他了。”

  甄氏的柳叶眉一挑,叫杜云萝逗笑了,心中盘旋着的要教导的话,一下子也没那么难开口了。

  想她在杜云茹出阁前,告诉女儿花烛夜要如何过,可真是为难死她了。

  杜云茹脸皮薄,才听了一两句就臊得抬不起头来,使得甄氏也不晓得如何继续,磕磕碰碰才算把事体讲明白。

  这会儿对上厚脸皮的杜云萝,甄氏觉得,这回教起来不会那么难了。

  “世子是你丈夫,哪能不理他。”甄氏轻轻点了点杜云萝的额头,“就你这点儿出息,你舍得不理他?”

  杜云萝呼吸一滞,这话她反驳不了,她肯定不舍得呀。

  甄氏看杜云萝的眼神就知道答案了,笑得直摇头:“他肯定理你,你也肯定要理他,依着规矩,明日喜娘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见过云琅、云澜娶媳妇的,待吃了交杯酒,新郎官是要出了新房去前头敬酒的,到时候乡君应当会陪着你说话,等世子回来之后……”

  说的到底是夫妻间的私密事,饶是甄氏放松许多,到了要紧关头还是有些难以启齿。

  好在杜云萝除了脸颊红了之外,并不似杜云茹一般反应,这叫甄氏舒坦许多,到底是教导完了。

  “都听明白了没有?”甄氏低声问她,“世子碰你,你可不许推他啊。”

  杜云萝眨巴眨巴眼睛。

  她并没有听明白,很多地方甄氏笼统带过,因为甄氏说不出口。

  但床笫之事,她其实很明白,毕竟她和穆连潇做过一世夫妻。

  杜云萝自然不会让甄氏再说一遍,道:“听明白了,我不推他就是了。”

  甄氏松了一口气。

  姑娘家嘛,不用全部弄得一清二楚的,有了大致的概念,别被吓到了就好,等过了明夜,就什么都懂了。

  就像杜云茹,甄氏认为她听进去的根本没有杜云萝多,现在不也是一个孩子的娘了嘛。

  甄氏搂着杜云萝又安抚了一番,这才把锦蕊唤进来,叫她伺候杜云萝歇息。

  杜云萝睡下了。

  可她根本睡不着。

  心心念念了这么久,事到临头时,她有些手足无措了。

  之前有杜云诺和甄氏陪着说话,倒不觉得如此,这会儿静下来了,整个人就有些懵了。

  翻来覆去的,杜云萝久久无法入眠,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穆连潇。

  是他的爽朗笑容,是他温暖的手掌,是他一瞬不瞬的目光。

  前世今生,来回交错,到最后汇聚成一身红色喜服的他。

  他掀开了盖头,给了她笑容。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心里烧得热热的,差点就要炸开来了一般。

  她几分懊恼几分纠结地捶了捶床板,这会儿就已经这样了,明日对上穆连潇,她岂不是真的要把自己给炸懵过去?

  不行,可不能那样!

  杜云萝一把拉高了锦被,逼着自己入睡。

  没一会儿,又露出了半个脑袋,弯着眼儿笑了起来。

  呜……

  也不知道穆连潇睡着了没有,会不会也在想她……

  折腾到了半夜里,杜云萝才睡着了。

  天未亮时,又叫锦蕊给唤了起来,迷迷糊糊地梳洗了一番,起身往祠堂去。

  杜公甫与杜怀礼在等着她。

  冬日的清晨,风吹在脸上跟刀子一般。

  杜公甫拄着拐杖站得笔直,丝毫不像一个瘸了腿的人,而像是一棵松。

  杜云萝给祖宗牌位磕了头。

  杜公甫点了香,让杜怀礼取了赐婚和定期的圣旨出来。

  “该交代的,你祖母和母亲都交代了,云萝啊,不要让祖父失望。”杜公甫一字一句道。

  杜云萝鼻子一酸,认真地点了点头。

  回了安华院,没过多久,替她梳头的甄淑人就来了。

  按着辈分,甄淑人是杜云萝的姑婆,可论年纪,甄淑人比甄老太爷年轻许多。

  甄淑人笑盈盈看着杜云萝,道:“云萝瞧着比去年及笄时更漂亮了,当真是女大十八变,这才三个月,就越发水灵了。”

  杜云萝换上了大红的嫁衣,直直坐在梳妆台前,一头乌发散下。

  甄淑人的手轻柔拂过绸缎一般的长发,从锦岚手中接过了梳子,只听她道:“一梳梳到头……”(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