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迎亲

第二百七十一章 迎亲

  天蒙蒙亮的时候,穆连潇便起来了。

  屋里点了炭盆,烧得他浑身燥热,趿了鞋子一把推开了窗,外头冰冷的北风灌了进来,穆连潇却觉得舒服多了。

  练功是他每日必做的事情,无关冬夏寒暑,这是老侯爷在时就定下的规矩,常年如此,穆连潇早已习惯了。

  云栖小跑着到院子里,一眼就见穆连潇在练拳。

  明明是大冷的冬天,穆连潇却练出了一身大汗。

  云栖咧嘴唤了一声“爷”,转头跟另一个小厮九溪一道去厨房里取水。

  九溪搓着手,呼出一口白气:“你说哪有我们爷这样的,除夕在练功,正月在练功,连今儿个娶媳妇了,都在练功。”

  云栖扑哧笑出了声。

  九溪莫名看着他:“怎么?我说得不对?”

  “嘿嘿……”云栖暗暗笑了一通,“哪天等你娶媳妇了,你就明白了。”

  九溪脚下一错,刚满十二岁的少年还未褪去青涩,闻言脸就红了:“都把我当小孩,你娶了媳妇你最懂,行了吧。”

  云栖笑得揉肚子,他当然懂,自家世子爷分明是一身精力无处宣泄,只能蒙头打拳,可这话他怎么跟九溪解释?

  就算云栖厚着脸皮不怕吓到九溪,但他怕被穆连潇知道呀。

  前回在胡同里好好笑话了穆连潇一通,害得他提醒吊胆了好一阵,就怕被穆连潇秋后算账。

  热水送到了房里。

  穆连潇梳洗之后,从云栖手中接过了喜袍换上,这才往后院里去。

  柏节堂里,吴老太君已经起来了。

  老年人睡眠浅,又是个好日子,早早就睁开了眼睛。

  周氏伺候她饮了盏茶。

  吴老太君笑着道:“连潇可算是要娶媳妇了,这两年,但凡是见过连潇媳妇的,各个都在我跟前夸她,模样好、规矩好、活泼大方,夸得我心痒痒的,长着脖子想知道我这孙媳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今日可算要晓得了。”

  周氏亦笑了起来:“不止是老太君您,我也盼着呢。

  我挺早之前问连潇,叫他说说他那媳妇,结果这臭小子,一个字都不肯说。

  他媳妇中意他,看花瓜我们就看出来了,他不说,我还当他对他媳妇不太满意,我把云栖叫来一问。

  老太君,您猜云栖怎么说的?”

  吴老太君被勾起了兴致,追问道:“云栖怎么说的?”

  “云栖啊,”周氏笑了一阵,“云栖叫我问得一愣一愣的,说‘爷待杜姑娘好着呢’,我还没品出这个‘好’字来,云栖就挑了匹马儿送到杜府去了。”

  吴老太君抚掌大笑:“是了是了,那匹马儿原本是连喻想要的,连潇不知道,一眼就挑走了,连喻后知后觉,偏偏连潇又去了德安,他理都没处说。”

  外头通传了一声,穆连潇撩开帘子进来了。

  吴老太君看着恭谨行礼的穆连潇,笑容慈爱,与周氏道:“我早说连潇穿红色好看吧,偏他不爱穿,今日是躲不掉了,瞧瞧这一身。”

  周氏上前替穆连潇理了理领子袖口:“一会儿先去给祖宗们磕头。”

  依着时辰,穆连潇拜祭了先祖。

  田吴氏是侯府去杜府迎亲的全福夫人,她今日装扮得格外喜气,与吴老太君道:“您放心,我这就去把新娘子给您迎回来。”

  傧相们陆续到府,打头的便是段观清。

  “阿潇,昨夜睡着了没有?莫不是睁着眼睛盼到了天亮?”

  段观清话音一落,少年们一阵哄笑。

  穆连潇面上微红,没有理会那群人的挤眉弄眼,翻身上马。

  穆连喻摩拳擦掌:“三哥,杜家几兄弟都是读书人,他们拦门,我们答不上来怎么办?能翻墙吗?”

  穆连潇一怔,一旁牵着马绳的云栖差点一头栽到地上去,要不是知道除夕那夜穆连喻被留在后院二房守夜,云栖还当那天穆连潇和他说的话叫人给听了去呢。

  穆连潇回过神来,笑得直摇头:“浑说什么,这是去娶媳妇的,又不是抢。你答不上来,不还有观清吗?”

  犹自大笑的段观清一下子哑了声,摸了摸鼻子:“你让我去对付云荻?你看我像是能辩得过他的吗?”

  “那要你何用?”穆连潇大笑,在一阵鞭炮声中,夹了夹马肚子,出发。

  “我很有自知之明的啊,”段观清一面上马一面喊着,也不管鞭炮声中有没有人听见,“真不行就翻墙吧,翻墙他们肯定拦不住,娶媳妇还是抢媳妇,不还都是你媳妇嘛!”

  定远侯府世子迎亲,阵势浩大,引了无数百姓围看。

  高头大马系着红绸,喜气洋洋,伴着吹锣打鼓声,马上的穆连潇英气逼人,叫路边的小娘子们只一眼就红了脸。

  他扭头看向跟在身后的花轿。

  那里头还没有人,等一会儿,他的新娘就会上轿,跟他回家。

  穆连潇抿唇笑了。

  他的确一夜没有睡好,半梦半醒间全是杜云萝的身影,她的嗔她的笑,她柔若无骨的手,她轻轻点在他唇角的吻,还有萦绕心头无法消散忘怀的淡淡的胭脂香。

  他一直在想,换上嫁衣的杜云萝会是什么样儿的,想了一整夜。

  而现在,他很快就能知道了。

  队伍穿街走巷,到了杜府大门外。

  门口的两只石狮系了红球,门上挂着大红的灯笼,拦门的杜家人把大门堵得水泄不通,杜云荻几兄弟站在最前头。

  段观清三两步上前,笑道:“云荻,你在这儿做什么?赶紧回去背你妹妹上轿要紧。”

  迎亲拦门,最要紧的不是比试,而是你来我往的热闹。

  你方唱罢我登场,逗得观礼的人各个高兴。

  门外的热闹叫人绘声绘色传到了莲福苑里,夏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

  也有人来传给杜云萝听。

  甄淑人替她梳好了头,又绞了面,本就白皙的脸蛋越发清透如玉,细细抹上胭脂,镜中人娇俏可人,叫替她梳妆的甄淑人都有些出神。

  杜云茹抱着意姐儿来看她,张嘴想笑话她几句,话还未出口,眼眶先红了。

  “囡囡好不容易才装扮好,可不许招她,招成了大花脸,叫人笑死了。”甄氏轻轻拍了拍杜云茹,顿了顿,偏过头去抹了抹眼角,“也别来招我。”

  杜云萝目光柔柔望着甄氏,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催着往莲福苑去。(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