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大礼

第二百七十二章 大礼

  <=""></>

  莲福苑里,夏老太太身边热闹极了。

  过府来吃喜酒的姻亲家的太太奶奶们围着夏老太太,说了一通吉祥话。

  一身盛装的杜云萝到了夏老太太跟前。

  夏老太太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着:“我们云萝是真要出阁了,这身喜服漂亮极了,跟个仙女似的。”

  杜云萝浅浅笑了。

  西洋钟一圈一圈地走,不时有丫鬟来报,说前头几位爷又出了什么题,世子爷又是如何答的。

  夏老太太连连道:“去跟云琅他们说一声,差不多就行了,别误了吉时。”

  “这姑娘还没嫁出去,老太太就心疼姑爷了。”

  一句话引得众人一阵笑。

  前头府外,杜云琅几个也是有分寸的,眼瞅着时辰不早了,便叫迎亲的众人进了大门。

  田吴氏带着迎亲喜娘欢欢喜喜往后院花厅去。

  一进花厅,就见杜公甫和夏老太太端坐正中,下首是杜怀礼与甄氏,又依着顺序坐了杜云萝的叔伯婶娘。

  田吴氏跨过门槛,笑盈盈催杜云萝上轿。

  催嫁催三回。

  杜云萝跪在皮垫子上,郑重给长辈们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来时,眼睛晶莹一片。

  她没顾上擦拭,大红的盖头就落了下来,遮住了她的视线,目光所及之处只剩下红色。

  杜云荻蹲在门边,待杜云萝在他背上趴好,他一把将她背了起来。

  舅爷背着新娘,后头跟着观礼的人,笑声不绝于耳。

  “云萝。”

  在笑声之外,杜云萝听见了杜云荻的声音。

  许是因为背着她走路的缘故,杜云荻的声音有些发沉,却一字一句都很清晰:“云萝,往后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回来跟哥哥说,哥哥帮你揍他。”

  杜云萝眼睫颤颤,吸了吸鼻子,心中五味杂陈。

  换作平日里,她一定会笑话杜云荻,说“就哥哥从书院里学的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哪里揍得了他”,可这会儿,她半句都说不出来。

  她努力让眼泪不落下来,慢慢点了点头,低低应了一声“好”。

  轿帘掀开,杜云萝被喜娘扶着上了轿。

  鞭炮声在耳边炸开,噼里啪啦不停歇。

  轿夫抬起了花轿,微微一晃,杜云萝本能地捏住了手中的帕子。

  呼吸之间,炮仗的味道浓烈,杜云萝并不讨厌这个味道,她坐直了身子,平静看着前方——虽然除了喜帕的红色,她什么也看不到。

  可她知道,在不远的前方,穆连潇就在那儿,他骑着高头大马,迎她过门。

  花轿越行越远,甄氏忍不住,眼泪簌簌。

  杜云茹把意姐儿交给了奶娘,亲自扶着甄氏,红着眼睛安慰母亲。

  杜府里开宴,苗氏不肯让夏安馨忙碌,把她拘在夏老太太身边,自个儿忙得脚不沾地,都没顾上和回来吃酒的杜云瑛说几句话。

  而花轿里的杜云萝分不清东西南北,只觉得队伍在京城里绕了两圈,才到了清水胡同。

  鞭炮声又炸了起来,比在杜府门外更盛。

  花轿四平八稳落地。

  手中被塞了红绸,杜云萝被扶出了花轿,边上的喜娘低声与她说话,引导她跨过了火盆,跨过了门槛,一步一步走入了定远侯府。

  喜堂里,亦是热热闹闹的。

  田吴氏道:“老太君,侄媳妇不负所托,把新娘子给迎回来了。”

  吴老太君大笑,抬眼望着一前一后进来的一对新人。

  盖着喜帕,吴老太君不知杜云萝模样,她的目光落在了凤穿牡丹的喜服上。

  饶是眼力不及年轻时,吴老太君也看出这喜服绣功了得,又想到这两年送来的栩栩如生的花瓜,她就知道这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了。

  新人拜了天地。

  夫妻交拜时,杜云萝瞥见了穆连潇的作揖的手,骨节分明的手中握着红绸,她浅浅勾起了唇角,仿若被握住的是她的手一般。

  新人被引入了新房。

  窗户上贴了囍字,烛台上大红的双喜蜡烛燃着,杜云萝在床边坐下,双手交叠在膝盖上。

  红绸被收走了,手中一下子空荡荡的。

  穆连潇站在杜云萝跟前,半垂着眼看她,他知道杜云萝很紧张,就像他一样。

  喜娘欢欢喜喜催着新郎官掀盖头。

  杜云萝抿了抿唇,眼前却突然一亮,她下意识地抬起眼帘,视线直直撞入了穆连潇的眼睛的。

  那双漆黑的眸子如有水光,倒映出了一身喜服的她。

  满满都是她。

  杜云萝杏眸一弯,笑了。

  穆连潇怔了怔,脑海里空白一片,隔了会儿才回过神来。

  原来,她穿嫁衣是这个样子的,比他想得还要好看得多,好看到他根本舍不得挪开目光。

  喜娘把酒盏交到了两人手中。

  纤细的手指捏着酒盏,淡淡的酒香萦绕鼻尖……

  酒不醉人人自醉。

  饮下交杯酒时,穆连潇只想起了这么一句话。

  杜云萝就在他身旁,交杯时他们挨得极近,比以往的每一次都靠近,胭脂香气袭来,激得他心中滚烫一片。

  床上撒满了桂圆莲子花生,半生不熟的饺子被端了上来,杜云萝就着喜娘的手咬了一口,听她问“生不生”,她低声应了句“生”。

  大婚规矩多,到了末尾时,便是杜云萝这个一心一意盼着成亲的人,都有些吃力了。

  好在,一样样礼数都周全了。

  喜娘丫鬟婆子都退了出去,内室里只留下了杜云萝和穆连潇。

  一时之间,两个人谁都没有动。

  杜云萝正琢磨着说些什么,刚转过头去看穆连潇,突然就惊呼了一声“痛”。

  她抬手按住了后脖颈,这身行头实在是太重了,一整日下来,她的脖子就吃不消了。

  穆连潇听她唤痛,赶忙伸手托住了她的脖子:“先揉揉,等下让丫鬟进来替你摘了。”

  并不是穆连潇不想帮她摘了凤冠,而是他不会。

  之前听云栖说过,千万别小看了新娘子身上的装扮,看着是好看,重也是真重,娇滴滴的小娘子根本撑不住,可若想摘下来,绝不是简单的事情,云栖曾想替锦灵摘,结果毛手毛脚的反倒是把锦灵的头发弄断了几根。

  有前车之鉴,穆连潇不敢随意动手。

  杜云萝这一头乌黑秀发,他可舍不得弄断了。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