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谢恩

第二百七十七章 谢恩

  杜云萝对单嬷嬷很熟悉。

  单嬷嬷是吴老太君身边的老嬷嬷了,很得老太君信任,而单嬷嬷也当得起这份信任。

  从前,杜云萝不受吴老太君喜欢,单嬷嬷待她依旧恭敬,却也疏离。

  这会儿杜云萝抬眸看去,单嬷嬷的笑容亲切多了。

  单嬷嬷一身簇新的藏青棉褙子,回字纹的滚边,头发梳得整齐油亮,看起来很是精神。

  她笑盈盈向两人行礼。

  杜云萝跟着穆连潇给单嬷嬷回了礼。

  单嬷嬷收起了元帕,笑着道:“老太君吩咐了,进宫谢恩是要紧事,不能耽误了时辰,还请世子与夫人先进宫去,晚些再去柏节堂里。”

  穆连潇应了。

  因着要进宫,早点便送到了韶熙园。

  杜云萝昨日就没吃什么,夜里也只拿点心垫了肚子,这会儿早就饿了。

  清粥馒头小菜,还有一碗鸡汤。

  连翘道:“这是给夫人补身子的,厨房里细细熬煮了,应当不会油腻,也不知道合不合夫人的口味。”

  杜云萝对定远侯的口味自是习惯的,她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

  鸡汤上的那层油脂都撇去了,只留下清汤,加了青菜红枣,入口温和,的确不会油腻。

  吴老太君讲究养生,行房第二日,都会上一碗鸡汤,晨时赶不及,中午也会端上来。

  杜云萝彼时还觉得麻烦多事,夫妻屋里的事体就因为这一碗汤,闹得厨房里都知道了,可后来见到蒋玉暖那里也是如此的,这才慢慢习惯了。

  她小口小口喝完,热汤暖胃,一碗下肚,整个人都舒坦了。

  等用完了早饭,马车已经备好,穆连潇与杜云萝一道往宫里去。

  踩着脚踏上了车,杜云萝见穆连潇也跟了上来,不由奇道:“世子不骑马?”

  穆连潇应了声,在杜云萝身边坐下,自然而然牵住了她的手,握在掌中轻轻捏了捏。

  锦蕊跳上车来,眼观鼻鼻观心地坐在车帘边上。

  马车在宫门外停下,锦蕊替杜云萝整理了衣摆,又回到了车上。

  今日是九溪随行,他笑着问锦蕊:“姐姐,今早上爷练功了吗?”

  九溪年纪不比薛宝大多少,性子活泼,锦蕊挺喜欢他的,点头道:“练了呀,天还没大亮的时候,世子就起来练功了。”

  九溪嘴上道了谢,心里忍不住嘀咕。

  昨儿个娶媳妇,世子练功,今儿媳妇娶回来了,世子还在练功。

  云栖说的“等娶了媳妇就明白了”,看来也是诓他的。

  九溪暗暗哼了一声,就会骗人,下回告诉他媳妇去,看云栖还敢不敢胡说。

  宫城之中,圣上还未下朝。

  两人在御书房外等了两刻钟,圣上才回来。

  见了穆连潇,神色严肃的圣上添了笑容,道:“郎才女貌,朕不赏些什么都说不过去了。”

  内侍们亦赶忙顺着圣上说了一通好话。

  两人谢了恩,又往慈宁宫去。

  皇太后拉着杜云萝的手,道:“哀家知道你们感情好,早些替定远侯府开枝散叶,也是了了吴老太君的心愿。”

  杜云萝垂眸应下。

  皇太妃把手中的一串玉佛珠戴到了杜云萝的手腕上:“等得空时,进宫来陪我们两个老人家说说话,我与太后都大把年纪了,说得上话的孩子都没几个。”

  杜云萝颔首。

  她想,穆连慧也算是那个在皇太妃跟前说得上话的孩子了吧,可如今,皇太妃不召穆连慧进宫了。

  抬举定远侯府,有杜云萝就够了。

  慈宁宫里留人说话,与其说留的是“能说上话”的,不如说是“有用”的。

  待出宫回到定远侯府,两人先回了韶熙园。

  杜云萝换了身衣服,进宫谢恩的华服实在有些沉。

  她暗暗想,世子夫人的装束就如此繁复了,等穆连潇承了爵位,她成了侯夫人,那按品着装时,大概是要累坏她了。

  可就是累坏了,她也想穿,也要穿。

  前世她从未穿过侯夫人的冠服,她只看蒋玉暖穿过,头上的翟冠好看极了。

  她此刻多少能明白些苗氏的心情了,但她和苗氏又不相同,杜怀平没有官位,而她……

  杜云萝打量了穆连潇一眼,侯夫人的位子,原本就该是她的。

  这一回,决不再叫二房的谋了去。

  察觉到杜云萝的目光,穆连潇偏过头来看她,笑着道:“怎么了?”

  杜云萝抿唇,走到穆连潇身边,稍稍踮起脚,在他耳边低低道:“我在想,要是他们都不喜欢我,要怎么办……”

  糯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气息呼在了耳朵上,穆连潇的耳根子烧了起来。

  他垂眸看她,她的声音实在好听,他又想起昨夜她的轻叫低叹声,挠得他心驰神往。

  清了清嗓子,压下心中旖旎心思,穆连潇握住了杜云萝的手,道:“怎么会?”

  他的云萝这般好,谁会不喜欢呢。

  便是真的不喜欢……

  穆连潇抿唇笑了,反正他喜欢,他喜欢就好。

  穆连潇牵着杜云萝往柏节堂去,一面走,一面与杜云萝说着这侯府后院的布局。

  这里的一切,杜云萝都极其熟悉,虽然年老后她很少离开自己的住处,可毕竟生活了这么久,闭着眼睛她都能寻到路。

  但她还是认真地听着。

  穆连潇迁就她的脚步,走得不疾不徐,杜云萝紧紧跟着,时不时问上两句。

  柏节堂在侯府后院的正中,是个两进的院子。

  倒座房是仆妇们住的,第一进的正屋打通做了个小花厅,吴老太君如今极少走动,逢年过节家中摆宴,多是设在这花厅里,第二进的正屋是老太君的住处,三明两暗五开间,日常起居都在此处,再往后的倒座房改成了佛堂。

  此时,吴老太君便在小花厅里等他们两夫妻。

  杜云萝随着穆连潇迈进去。

  问安声一片,庑廊下规规矩矩立着不少丫鬟婆子。

  许是多年未见,许是印象里这些婆子已经过世,丫鬟早已老去,一时之间,杜云萝有些对不上人。

  穿过天井,一步步迈上台阶,杜云萝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花厅正中的吴老太君,除了定远侯府的主子们,亦有穆氏族中有头有脸的亲戚们。(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