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八十章 实诚

第二百八十章 实诚

  行了两步,穆连潇突然顿了步子。

  杜云萝就跟在他身后,险些撞到他身上,却叫穆连潇眼疾手快扶住了。

  “怎么停下来了?”杜云萝抬眸望他。

  穆连潇松开了杜云萝的双肩,握住了她的手:“还认得回去的路吗?”

  杜云萝微怔。

  她想起了那年的望梅园。

  他亦是这样问过她,而后牵住了她的手。

  那是今生他第一次牵她,彼时小心翼翼的试探,到如今成了理所应当的自然。

  杜云萝扬了唇角,回握穆连潇的手,十指相扣:“不认得了。”

  这是骗他的,她岂会不认识,定远侯府的后院,便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杜云萝能都找到想要去的地方。

  可此刻,她就想如此说,让他牵着她,引着她。

  杜云萝见穆连潇笑了,笑得暖过冬日阳光。

  而柏节堂里,吴老太君缓缓踱回了正屋里。

  西暖阁的地火龙烧得滚烫,她盘腿在罗汉床上,示意与她一道进来的周氏在下首坐下。

  “老婆子瞧着是个实诚孩子。”吴老太君不疾不徐开了口。

  周氏闻言,斟酌片刻,道:“是实诚,可我怕她太实诚。”

  吴老太君眉心一皱,朝屋里伺候的大丫鬟芭蕉抬了抬下颚。

  芭蕉福身退了出去,里头只留了单嬷嬷一人伺候。

  吴老太君靠着引枕,叹道:“我晓得你意思,嫡长房嫡长媳不好挑,太实诚的掌家管事是要吃亏的,好在我们两个还有些劲儿,若她是个能挑担子的,就一点一点教吧。”

  周氏颔首:“我也是这么想的,谁也不是生下来就会掌家的,我当年也是您手把手教的。”

  提起当年事,吴老太君笑了笑,而后又叹息一声:“她要有你一半聪慧,教起来也省事。”

  周氏垂眸,聪慧一词,见仁见智。

  若聪慧的代价是丈夫的早逝,她情愿做一个傻子,就像现在,只要穆连潇和杜云萝能恩爱携手赴老,周氏不介意有个傻媳妇。

  暗暗感慨,周氏挤出笑容,道:“老太君,总归是连潇喜欢。”

  “这倒是句实话。”吴老太君笑意更深了,“阿单早上去韶熙园,回来跟我说,连潇跟他媳妇好着呢。”

  周氏偏过头去看单嬷嬷:“是吗?”

  单嬷嬷垂手,笑道:“老奴去时,夫人正替世子更衣,小脸红通通的,那蜜里调油的样子,老奴都要不敢看了。”

  周氏抿唇直笑,她早知那两人感情好,可也只是知道,听了单嬷嬷这番话,心里总算是踏实了。

  吴老太君有些乏了,眯着眼睛道:“日久见人心。”

  周氏应了声,起身告退。

  单嬷嬷眼皮子一跳,替吴老太君盖了锦被。

  老太君满是褶皱的手一下子抓住了单嬷嬷的手:“阿单,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做对连谋媳妇有些不客气了?”

  “嫡长就是嫡长,”单嬷嬷语气平静,“前些年是大太太身子骨不妥,您才让二太太掌家的,如今世子夫人入府,把中馈交还给长房是合情合理的事体。”

  “话虽如此……”

  单嬷嬷道:“老奴知道老太君的担忧,二太太掌家多年,叫她都交出来,一时之间是难以接受的。”

  “嘴里的肥肉,谁肯吐出来。”吴老太君苦笑,“就像景国公府上,从一个姨娘手里收中馈,都闹得乌烟瘴气鸡飞狗跳的。”

  “那是妻妾、新旧之争,新夫人又太过急切,与我们府里是不一样的。”单嬷嬷劝道。

  “是啊,要慢慢来,这两年,该得的好处,连谋媳妇得了也不少了。”吴老太君放开了手。

  单嬷嬷掖了掖被角:“老太君您说过,水至清则无鱼。”

  吴老太君阖眼,没有再说话。

  中馈之争,各家都有,她早年还听说过做婆婆的不肯放权给儿媳,闹得后宅不宁的,这说到底,争的就是一个话语权。

  而在吴老太君眼中,除非是嫡长房嫡长媳不堪重任,否则就该是长房来挑担子。

  脑海中,是杜云萝浅笑嫣然的模样。

  她想,她真不能操之过急,先看看杜云萝有没有那个才干,要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她就不折腾了,免得刚交回给长房,又要再让练氏接手,一来一去的,徒生怨气。

  杜云萝和穆连潇回到了韶熙园。

  韶熙园只有一进,但东西带了大跨院,配了小厨房,也不算是个小院子了。

  两人在明间里坐下了。

  连翘通透,唤了院子里伺候的人来给杜云萝磕头。

  杜云萝一眼望去,多是前生的熟面孔。

  连翘自不必说,让她在屋里当差,杜云萝是放心的,至于玉竹……

  她看了穆连潇一眼,等下回机会合适时,她要问问穆连潇为何会把玉竹调进来。

  院子里另有四个二等,八个三等,又有两个粗使婆子,和一个厨娘。

  分批磕了头,杜云萝让锦蕊分了赏银。

  等让锦蕊、锦岚并两个陪房妈妈给穆连潇磕了头,规矩就算全了。

  因着一直有人进出,帘子起起落落,吹进来不少寒风,明间里远没有东稍间暖和。

  杜云萝和穆连潇一前一后进去。

  “我身边那几个,云栖和九溪你是认得的,还有鸣柳和疏影,过两日让他们来见礼。”穆连潇道。

  杜云萝低低应了一声“好”。

  穆连潇睨她,拉着她在罗汉床上坐了,抬手按了杜云萝的太阳穴:“认了这么多人,累了?”

  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杜云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姑母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她是针对母亲,不是针对你。”想起认亲时的状况,穆连潇便解释了一句。

  穆元婧与周氏之间的是是非非,杜云萝一清二楚,并非她偏向周氏,而是穆元婧实在无理取闹了些。

  “我没有放在心上。”杜云萝道。

  杜云萝的声音不似平时般绵软,透着些许小情绪,但也着实可爱。

  穆连潇听出来了,搂着她的腰将她带到怀中,笑道:“云萝,你之前问我,长辈不喜欢你怎么办,可我怎么觉得是你不喜欢他们。”

  认亲的时候穆连潇就看出来了,杜云萝待吴老太君和周氏态度恭谨,但对有些长辈分外疏离。

  族中的浒三太太的刻意讨好,杜云萝也一直回避着。

  杜云萝身子一僵,抬眸望着穆连潇近在咫尺的容颜。

  穆连潇的眼底满满都是关切,他照顾她迁就她,从不责备她,从前如此,现在亦如此。

  杜云萝又是感激又是心酸,五味杂陈,她伸手回抱住穆连潇,小脸埋在他胸口,闷声道:“世子,他们都是你的亲人,只要是待你好的,我就会待他们好。”(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