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眼中

第二百八十一章 眼中

  一室静谧。

  没有谁说话,怀中人的心跳声清晰入耳。

  穆连潇的薄唇压在杜云萝的长发上,缓缓收紧了箍着她的腰肢的手。

  耳边是杜云萝刚刚说过的话。

  穆连潇不觉得有哪里措辞不妥,可就是因为妥当,杜云萝语调里透出来的哀伤才让他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如平静水面上落下了一片孤叶,不似落石激起千层浪,却随风起伏荡开圈圈涟漪。

  孤身无依……

  穆连潇的呼吸一窒。

  他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杜云萝,从前的她无论是笑是恼是哭,都是那般生动。

  突然之间如此脆弱,是因为不安吧……

  “云萝……”穆连潇低声唤她。

  杜云萝没有抬头,闷闷应了一声。

  细细密密的呼吸喷在他的胸口,即便隔着衣料,依旧清晰。

  胸口生出几分燥热。

  穆连潇眸色一沉,初解男女之事,身子特别敏锐,早晨偷香未得的画面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几乎是刹那间,便是气血上涌。

  但穆连潇没有动,他压下了所有旖旎念头,只是安安静静搂着杜云萝。

  比起床笫之事,他的云萝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新妇不易做,一夜之间进入到完全陌生的府邸,要去接受这么多重未见过的人,并不是易事。

  杜云萝和蒋玉暖是不同的。

  蒋玉暖在定远侯府生活了数年,她对这里的一切都了解清楚,而杜云萝,她不一样。

  穆连潇记得很清楚,他第一回遇见杜云萝的时候,她伤了脚,甄氏“囡囡长囡囡短”地围着她转,明明不是个幼童,她依旧是甄氏的掌上明珠。

  在桐城时,穆连潇见过甄家人,无论是侯老太太还是舅父舅母,他们对杜云萝的喜爱溢于言表。

  听说,杜云萝在杜公甫和夏老太太跟前所受的宠爱,对比甄家,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样一个娇宠着长大的姑娘,离开熟悉的娘家,融入陌生的婆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体。

  她会不安,也很正常。

  穆连潇如此以为。

  两人静静拥了许久,杜云萝才总算从那些糟心的情绪里调整过来,抬眸看向穆连潇。

  四目相对,乌黑眸子里映着彼此,杜云萝心思一动,仰头啄穆连潇的下颚,莞尔道:“母亲说,让你带我在后院里转转。”

  穆连潇捏了捏她的鼻尖,笑道:“依你。”

  屋外不比室内,二月料峭的寒风吹在身上依旧冷得厉害。

  杜云萝抱着个手炉,跟着穆连潇到处走了走。

  似是走得漫无目的,杜云萝却有自己的想法,缓缓绕到了她年迈时住的院子里。

  位于定远侯府后院的偏僻角落的小院。

  与几十年后杜云萝住在此处时不同,当时她身边还有几个丫鬟婆子,给小院带来些人气,而这会儿,院门半闭,里头只剩下个扫地的老婆子。

  穆连潇牵着杜云萝的手,解释道:“前几年,乔姨娘住在这儿,她不肯跟祖母一道住,说两人面对面,徒添眼泪。”

  杜云萝缓缓点头。

  乔姨娘是穆元安的姨娘,她待吴老太君素来恭谨和睦,原也是住在柏节堂里的。

  穆元安战死,乔姨娘白发人送黑发人,身子一下子就垮了,在柏节堂里养着病,谁知老侯爷也马革裹尸。

  乔姨娘性情温婉,不愿****当着老太君的面垂泪,便自请搬来了此处。

  两年前的深秋,她没熬住,过了。

  这些都是从前杜云萝听人说的,言语之中,唏嘘一片。

  “留在里头的妈妈是……”杜云萝开口询问。

  穆连潇道:“是以前伺候乔姨娘的,还有玉竹,她原也是乔姨娘屋里做事的。”

  杜云萝一怔,她本还想着挑个时机问一问玉竹来历,哪知阴差阳错的,这会儿就知道了。

  如此说来倒也合理,若玉竹没有贴身伺候过主子的经验,她是不可能一举成为韶熙园里的大丫鬟的。

  离开小院,又往祠堂去。

  杜云萝站在祠堂前,看着里头那层层牌位,心情复杂。

  与她前世所见的自然是不同的。

  她从前活了七十岁,眼看着这府中的人一个个成了祠堂里的名字,穆连潇的牌位亦在其中,她一眼就能寻到。

  而现在,她寻不到,她也根本不想寻到。

  今生,她不会让他早早被供在祠堂里,就像她不会让祠堂前立起一座贞节牌坊一样。

  “云萝,”穆连潇偏过头看她,“转了一下午了,你能记住多少地方?”

  杜云萝转着眸子笑了:“我要在这儿走上一辈子的,迟早会记住,你与我说说老侯爷,说说父亲吧。”

  那句“一辈子”滑过舌尖,落入穆连潇的心底,他的心霎时柔软一片。

  清辉的眼眸闪亮,他说起了往事。

  杜云萝听得很仔细。

  从前的她对这门婚事不满,也根本没有想过要去了解老侯爷,了解穆元策兄弟。

  等到她明白一颗心都给了穆连潇的时候,她已经无法听穆连潇亲口讲述他记忆里的祖父、父亲、叔父们。

  待到了她知道真相,想回过头去理一理陈年旧事时,杜云萝才发现,她似乎不能问谁了。

  那些见过老侯爷、见过穆元策兄弟的仆妇们都叫练氏与蒋玉暖在几十年间放出府去,陆陆续续去世了。

  而现在,她可以亲耳听穆连潇说。

  两人一面说一面走,到了柏节堂时,吴老太君刚刚歇午觉起身。

  芭蕉引了两人进去。

  吴老太君盘腿坐在罗汉床上,笑道:“来得倒是巧。”

  穆连潇在椅子上坐下,道:“我带云萝在府里转了转,跟她说些祖父的事体。”

  “是吗?”吴老太君望向杜云萝,“怎么问起老侯爷来了?”

  杜云萝抿唇笑道:“我听说,世子小时候是跟着老侯爷习武认字的。”

  吴老太君一听就明白了,笑道:“你是想知道,是怎么样一个老头子教出了连潇?老侯爷啊,直爽、认真、果敢,为了疆土和百姓,他从不畏惧。”

  杜云萝嗓子一涩,垂下眼帘,不敢让吴老太君看出她的情绪来。

  那是吴老太君眼中的老侯爷,亦是她眼中的穆连潇。

  血脉相承,穆连潇不愧是在老侯爷跟前长大的。

  杜云萝亦听出了吴老太君言语里的自豪。

  她羡慕极了。

  她想,若五六十年后,她的孙儿、曾孙儿来问她穆连潇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她也可以这般回答。

  她的亲孙儿,亲曾孙儿。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