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安生

第二百八十二章 安生

  练氏忙碌了一日,好不容易歇下来,她歪在榻子上,让丫鬟替她揉压太阳X。

  闭着眼睛,想起白日里认亲时的场面,练氏心里的火又一阵烧了起来。

  “慧儿在做什么?”她问道。

  身后的丫鬟珠姗答道:“乡君似是在歇午觉。”

  练氏倒吸了一口气,她在这儿C心这个C心那个,穆连慧竟跟个没事人一样歇午觉?

  她躺不住了,挥了挥手,让珠姗扶了她起来,披了斗篷就去寻穆连慧。

  练氏住的风毓院地方宽敞,东跨院给了穆连慧,起居都有个照应。

  穆连慧已经醒了,却没有起来,抱着锦被歪在罗汉床上,手中捧着一本书册,慢悠悠地翻看着。

  练氏撩了帘子进去,一见这状况,强压住的火气又蹭蹭往上冒:“哪家姑娘跟你似的!还像个大家闺秀吗?”

  穆连慧打了个哈欠,道:“那些大家闺秀的姑娘家,可没有封号,我学她们做什么?”

  练氏瞪大了眼睛。

  歪理!这真是歪理!

  穆连慧却像不知道练氏生气一般,又补了一句:“您是没看到云华公主的起居。”

  “可人家是公主!”练氏低声喝道,话音落下,见穆连慧要开口,练氏怕她又说出什么叫人生气的话来,便赶紧止住了,“慧儿,你之前与那杜云萝打过交道,你觉得她如何?”

  穆连慧随手把书册一丢,道:“这事儿您问过我好几回了,我也答了好几回了。她能怎样?就是个叫家里养得娇滴滴的姑娘。”

  “可她跟传言里的不一样,”练氏道,“她应该是个更娇气、更爱折腾的,可她跟连潇却……”

  “却如胶似漆了?”穆连慧笑得讥讽,“阿潇模样好,性子好,又肯顺着她,两人看对眼了有什么奇怪的。”

  “但如此下去……”

  练氏说了一般,穆连慧打断了她:“如此下去能如何?她********都扑在了阿潇身上,能看懂别的?您别杞人忧天了,老太君都没看明白,您怕她一个小丫头片子?”

  练氏抿唇,岂止是老太君,这府中上上下下,哪个瞧出来端倪了?

  穆连慧哼道:“和传言里的杜云萝比,她确实不一样了,也许她的脾气真的改变了很多,但无关大局不是吗?她什么都不知道,也无从知道。”

  穆连慧的笃定给练氏吃了颗定心丸,她把杜云萝的事情先放到了一遍,拉着穆连慧的手,道:“慧儿,你往后是如何打算的?好歹跟娘交个底,你年纪不小了,过年的时候还有人问起来,我都不晓得要怎么说了。”

  “您要在京中找门当户对的,那您就慢慢找吧。”穆连慧极不喜欢这个话题,她把手抽了回来,“明日云萝回门,您都准备好了?不打算给她添些麻烦?”

  练氏手中一空,心里的火窜得老高,咬牙道:“给她添麻烦?在老太君眼皮子底下动手脚,我还想过安生日子?

  你以为我是你啊,做事顾头不顾脚,望梅园的帐可还没算明白呢!

  你自己说说,自打那之后,皇太妃还单独召过你吗?所有的好处都落到杜云萝头上去了!”

  穆连慧的眉头紧紧锁了起来,嗤笑道:“安生日子?从您和父亲选了这条路,可就跟安生日子没什么关系了。”

  练氏语塞,蹭地站起来,来回踱了两圈:“行了行了,你张嘴闭嘴跟我倔有什么用场?你要歪就歪着吧,有本事天天歪着别起来!”

  说完,练氏转身出去了。

  穆连慧望着晃动的帘子,垂眸打了个哈欠,也不去管书册,抱着锦被又闭上了眼睛。

  安生日子?那是什么?

  她从来不知道。

  至于做事,她还真不觉得自己顾头不顾脚,虽然失了慈宁宫里的恩宠,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总归,千金难买她乐意。

  二月的天暗得依旧很早。

  柏节堂里亮了灯。

  吴老太君问了不少杜家的事情,杜云萝一一答了。

  杜云萝答得得体又大方,说的都是些趣事,叫老太君很是开怀。

  吴老太君一面听,一面颔首,她有些了解为何杜云萝在娘家得宠了,该撒娇时绝不扭捏,该闭嘴时一个字不多。

  这个度可不好掌握。

  吴老太君活了大半辈子,见多了各种幺蛾子,哪家后院没点儿故事?

  可在杜云萝的口中,她听不出对娘家人一丝一毫的喜恶偏向,这不是“心宽”,而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是个聪明孩子。

  吴老太君又问起了桐城甄家:“我听连潇说,前回在桐城遇见了?”

  杜云萝含笑说了外祖家事体:“若非世子相助,外祖父也不能请到御医。”

  听说那是邢御医,吴老太君感慨万千,她想起了老侯爷,可当着穆连潇和杜云萝的面,老太君没有提及旧事,反倒是怪罪起了穆连潇:“空手登门实在失礼,下回好好准备一番,带你媳妇回桐城去磕了头。”

  目光从杜云萝的笑颜略过,落到笑盈盈的吴老太君面上,穆连潇心情愉悦,点头应了。

  周氏挑了帘子进来,见暖阁里其乐融融的,不由也弯了唇角。

  杜云萝起身向周氏行礼:“母亲。”

  周氏是来陪吴老太君用晚饭的,见屋里还未摆桌,她笑着道:“我今日已是来迟了,哪知您这里更迟了。”

  吴老太君朗声笑了:“只顾着和他们两口子说话,都忘了时辰了。”

  周氏转眸去看芭蕉。

  吴老太君摆了摆手:“别怪她们,中午用得多,我也没觉得饿。既然人齐了,就摆桌吧。”

  芭蕉赶忙去了,没一会儿,便提着食盒回来。

  吴老太君和周氏都不茹素,又有两个晚辈在,桌上菜色丰富。

  兴许是心情好,吴老太君比平日多用了三分之一碗,还想再添时,叫周氏给拦了。

  上了年纪,用多了到底不克化,吴老太君自己也清楚,不用周氏劝,也就止了。

  待撤了桌,吴老太君便催着穆连潇和杜云萝回韶熙园,让芭蕉送了两人出去,这才与周氏道:“也难怪连潇喜欢,是个贴心懂事的,我瞧着都喜欢。”

  周氏取了美人捶,亲自替吴老太君敲打。

  “贴心懂事”这四个字,很久以前吴老太君也夸过蒋玉暖。

  时至今日,吴老太君依然喜欢蒋玉暖,可这喜欢与从前早已不同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